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三章無語問蒼天3

白夜冷笑著:『最好的風水寶地,最多茹素有福德之人,卻有著最多精神異常的人。你們不覺得哪裡很奇怪嗎?』
眾人聞言一陣沉默。
這群人裡,除了宋無理精通中國術數、詭陣之外,金錢傳承自巫系,沒有中國福德、善報的觀念,而衛菁除了一身神力與破除迷障的天賦外,並無任何祖傳師承,因此她也是跟著白夜之後才開始認識世間因果報應的運作模式,更別提陳寶寶這個心理諮商師,近些年才從心理領域跨足到超感知靈能學科,對她來說一切都是新奇而陌生的新世界…。
但即便不懂因果業報觀,但是白夜的邏輯很清楚,若有福地加持、人有福德在身,按理應該過上人才輩出、家族興旺、富貴迎門、名利雙收等日子,至少也該是闔家平安、六畜興旺,但是看看這個小地方,窮的窮、瘋的瘋、傻的傻,除了善良,這裡真的一無可取之處。
『怎麼會這樣呢?』衛菁困惑著。
『白夜姐,白夜姐,求你快來救人啊。』小開氣喘吁吁地衝進門。
『怎麼了?』寶寶拍著小開的背,緩緩他的氣。
『吳阿姨,吳阿姨她,她不見了。』小開急呼呼地吼道。
『怎麼會呢?』寶寶問。
『傍晚的時候,護士看吳阿姨打了鎮定劑,一時間醒不過來,就去吃晚餐了,等回來時,就找不到她了。白夜姐,你快幫忙找找,她的狀況不好,怕會出問題。』小開都快哭了。
『找人?不是應該報警嗎?你找白夜做什麼?』衛菁疑惑。
『報警了。可是我看那晚,白夜姐可以讓你們找依凡的靈魂,那應該也能找吳阿姨的人啊?』
『你倒是舉一反三,是個人才。』金錢笑道。
『她家人呢?』白夜悠悠地問。
『吳叔叔去求靈石母娘了。』小開說。
『喔?那是什麼?』這下白夜感興趣了。
『我們村子裡有一口湧泉,是從山里引來的,當時開挖的時候,有一塊石頭壓在洞口,那個師父就說這是一塊靈石,要請下來一起供奉。所以這塊靈石就跟湧泉一起蓋了一座廟在村子中央。我們整個村子都供奉這塊靈石,靈石非常靈驗,從嬰兒出生到生病往生,再到家裡的大災小難都是請靈石化解,廟裡的師父們都說這是我們的母娘,所以我們都說靈石母娘。』小開快速地解釋了一番。
『都有母娘庇蔭了,那還來找我做什麼?』白夜促狹著。
『我…我…,』小開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一時間就跑來找白夜,可能是某種直覺,覺得白夜這群人值得信賴吧!但這話要怎麼說呢?我覺得你們比較可靠?比我們村子裡的母娘厲害?
『放心拉,如果你們這位母娘真如你所說的那樣,她一定會把吳阿姨帶回來的。』白夜微笑著。『好拉,我們也吃得差不多了,一起去見見母娘吧!』
衛菁看著鍋裡的素丸子、油豆皮不住地翻滾著,哪裡吃飽了,就幾碗而已耶。寶寶看出衛菁的眷戀不捨,笑著挽著衛菁的手把她拖離火鍋現場。
『你不要仗著你天天練鈴壺,BMR(基礎代謝率)有一千五就可以這麼放肆地吃東西,你要顧慮一下你的年紀不小了,要克制些。』金錢一旁譏諷著。要知道她可是多麼克制自己才能有今日這樣身材,看著別人可以肆無忌憚地吃喝瘦,她心裡實在過不去。
衛菁才不理她的酸話,哼的一聲就跟寶寶轉身離去。
一行人很快就來到村子中央的廟口。
這座廟以湧泉口為中心,建在村子中央,約三十公分高的靈石就位在湧泉口之處。因為要供奉靈石,自然要把靈石供於供桌之上,便於朝拜者景仰,因此就把地口湧泉接上管子,做成觀音的淨瓶模樣,由上澆灌靈石。泉水再由靈石底部的水盆流出至村子的水道,供全村使用。
由於長年受泉水澆灌的靈石,被打磨得如玉般白中帶抹青色的光澤。果然看起來頗有靈性。
廟口廣場上圍著一堆村民,從村長、到警局局長、和一一群吃飽沒事的村民們都聚集在這裡看熱鬧。
廟裡的乩童正在起乩,靈石前跪著一名中年男子雙手握香,不住地叩拜,乩童繞著男子一邊走一邊說話,似乎是訓誡,只見這男子惶恐地拜得更勤快。
周遭看好戲的村民邊聽母娘訓話,一邊補充這家的故事情節,老宋的耳朵默默地靠了過去一同交頭接耳。
衛菁一到廟口就先去跟局長打招呼。
白夜跟金錢兩人長年跟各種無形眾生打交道,一到現場眼色就立刻互相交流著。這四周有股無形的壓迫力,從四面八方襲來。但金錢卻看不到有任何無形眾生,彷彿有股力量把它們隱藏起來。她看了看白夜一眼,白夜也搖搖頭,表示她也看不到什麼。
金錢全身能量戒備著,仍不忘打趣白夜:『大聖爺,您看這個靈石該不會是當年您出生的那塊石頭吧!?』
白夜頗有興致地笑著:『應該不是,至少現在人家裡頭住著別人。』
哈啾!寶寶忍不住地打了個噴嚏:『好冷喔。』
白夜先是看到寶寶肩上兩把明火瞬間熄滅,她是她們之中能量最弱的一位,一進這樣的能量場自然是第一個被盯上。看著她頭頂那把火正忽明忽暗時,白夜立刻右手握住寶寶的右手掌心,將氣傳給寶寶,低聲說:『護住胸口。』
寶寶點點頭,將右手掌心護在胸口上,左手開始運氣。很快肩頭的三把火立刻明亮起來。
金錢也立刻走上前護住寶寶。
白夜感受到有股壓力從寶寶面前挪過來,從四面八方擠壓著她,這是一股非常侵犯而挑釁的氣場,引得白夜周身之氣立刻啟動防護。只是當白夜的氣開始防禦外氣入侵時,回彈回來的力量讓白夜的身體逐漸感到刺痛。越與之抗衡就越感疲弱,似乎引動的氣正被逐步吸走。
白夜看了看這四周,倒七星佈鎮,逆五行鎮法無處不在壓制她所修練的奇門遁甲之術。看來這是有人刻意為之,讓這些名門正宗之流難以施展神通之術。
『母娘找到人了,現在正在把人帶回來。』繞行的乩童突然大喊。
村民興奮地鼓掌叫好,跪地的先生身子一軟倒在地上,大家紛紛把他扛到一旁休息去。
白夜心奇,乩童上身的是母娘,那在她面前的這個是誰?若她面前的是母娘,那誰上乩童身?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