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九

蠟燭
十九,也許是數字,也許是捲尺上不算長的度量衡,也許是數學上無法因式分解的質數,也許是某種歲月的流逝。
十九,也許是孤寂的最佳註解。
一 蠟燭
醒著,但仍想繼續賴床,即便沒有理由留在被窩裡,打個電話給同學幫忙請個假,一切照舊,沒什麼特別也沒什麼改變,我還是我昨天照鏡子裡的那個我,僅此而已。
口沫橫飛的教授,似乎在和電腦展開第三次世界大戰,儘管他講的在生動在精采,學生們也只是呼應笑一下點個頭,接著繼續滑IG點讚,我仍然敵不過睡意,再一次醒來已經是中午了。今天是星期四,午餐要和所謂的死黨一起去學校後街吃。站在教室一樓外,已經十二點五分了,很好只有我到,拿著手機準備傳個訊息,
「哈喽,你也剛下課嗎?」
「沒有啊,我下課很久了,今天提早下課。」
「喔,啊其他人勒,還沒下課喔?」
「嗯。」
後面他說了什麼我不記得了,反正沒有很重要,我也不太想聽只是低頭不耐煩地看了看時間。
「我來了,他真的是沒有一次準時放人ㄟ,啊那個誰說他有事所以不來。」
真的喔,我希望你可以再慢一點或者不來也沒差。
「那要吃什麼?」
「後街嗎?後街有什麼好吃的?」
「隨便吧,哪裡有位置就吃啊。」
我實在是不懂,很想找個藉口逃離現場,不想跟這兩個死黨一起共度美麗的午餐,但我第一步就走錯了,從見面第一次談話就錯了。
第一次,遇到娜娜,只是單純的打個招呼,跟著她們一群人回宿舍,去了他的房間小聊一下,就這樣很單純,對她沒什麼特別的印象。接著好像為了系上的迎新活動一起去買了布。
第一次,遇到然,是在一群人中寒暄個幾句,畢竟是同班同學嘛,就這樣沒了。
第一次,遇到小宇,是一起去買柔軟精,那時候全班我跟他最熟,常常在通訊軟體上聊天,但我敢說這只是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孤單而已。
要說為什麼會有這群烏合之眾,好像跟我脫離不了關係,換句話說是我把他們聚在一起的,該死的我當初在想什麼呢?
好一個中午啊為什麼過得如此漫長呢?
「晚上要不要去逛夜市好久沒逛了ㄟ?」
「去啊,反正應該沒事吧。」
你們好了嗎,已經一起吃中餐了還想怎樣,但我還是點頭了,敵不過生理反應的點了下去,本想著就今天,今天就不要再有這種麻煩的關係,但還是失敗,為什麼做不到呢?也許真的有病吧,好一陣子都這麼覺得,可是卻沒有一個真正的病名,「sunny」,我是這麼稱它的,聽起來很可笑但卻表明了最明顯的症狀,我不是馬奎斯寫不出百年孤寂如此精闢優雅的名稱,就姑且將就點唄。
晚上,準時的在宿舍前的長椅旁集合,準時的去逛了夜市,是啊,我也去了。才逛到一半娜娜和小宇就說有急是先走了,剩下我和然走回學校聊了一下天,突然間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喔,對耶今天是十月二十九,我的生日,十九歲的生日。看著他們拿著蛋糕,出於禮貌的我笑了笑,像個正常的朋友一樣,和他們度過了我十九歲的夜晚。講到這裡,有沒有一種這女人很神經的感覺呢?也許吧,如果沒有sunny我會這麼想的,但這就是我們的思考模式。我躺在床上,想了一下我剛剛在做什麼,真猖狂啊,想著十九歲的感覺,沒什麼只不過離死亡又近了一點,拿起手機點開Spotify,選了r and b 的歌單、戴起耳機,沉浸在我的小世界裡,聽著聽著感覺臉濕濕的,這才發現我又不自覺地流了淚。
以上,我的一天,在吹熄蠟燭的那一刻,完結。
#蠟燭 
分類:藝文

Try to be brave.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