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三章無語問蒼天4

白夜心奇,乩童上身的是母娘,那在她面前的這個是誰?若她面前的是母娘,那誰上乩童身?
她心中一動,暗暗微笑。雖然她自小修習道家奇門遁甲、降妖服魔之術,但她同時也跟隨佛家觀音大士修練無為之法,當年師父曾說:無為之為大有為。只可惜這不是任何人都學得來的,看來今天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收。白夜心念一動,將周身之氣全數內收至智慧眼,不抵抗、不反應,整個肉身宛若一座空城,周身氣穴、竅門大開,彷彿歡迎大家進城。
身外的這股邪氣突然一愣,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就這樣放棄抵抗。這股邪氣不住地上下左右地試探著,不但感覺不到任何反應,甚至也感受不到這具肉身有任何心念起伏,彷彿是無主之身。這股邪氣變得興奮起來,有一副活生生又有修練過又沒有主靈的肉身是何其珍貴,這對所有的靈魂來說,都是致命的吸引力。
幾番試探後,這股邪氣終於沒忍住地侵入白夜的身體,正打算全面侵佔之時,白夜現身,輕聲一句:關。整個肉身氣穴與竅門紛紛閉上,周身能量場立刻啟動防衛,順利地將這股邪氣關在這個肉身裡。
她這才看清這股邪氣的模樣,是一個全身青色的鯰魚精,修練出人形了,但那顆頭還是那副憨憨鈍鈍的鯰魚頭,嘴上的鬚長得拖地。此刻正氣得在空中張揚著。
吹鬍子瞪眼睛大概就是這副模樣!白夜一副看戲的神情看著這鯰魚精氣急敗壞的滿肉身的瞎撞,想找到出口逃出去。
在鯰魚精幾經折騰之後,發現這肉身固若金湯,絲毫沒有破口可逃,壞脾氣地發出尖銳的尖叫聲。同時間,廟內的乩童突然仰天尖叫著。
那聲嘶力竭的叫鳴聲之後,驟然昏厥。
這怪異的場面嚇壞眾人,瞬間一陣沉默,耳邊彷彿,場面有些驚悚,廟裡的道士師父們全都楞在一旁,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們平時都是聽由乩童使喚,除了誦經作法會,收收信眾的禮金,行禮如儀地照章行事外,其餘一律不懂,此刻群龍無首下自然不知所措。
白夜眼神示意眾人準備離開,忽地,四面八方的妖異鬼怪一一現行擋在白夜一行人面前。
『我還在想呢,這麼多妖異平時都藏身在哪兒?原來在這裡啊!』金錢靈眼一觀,把周遭情勢快速地判斷一輪。
若要硬碰硬,不見得會輸。但現場這麼多村民,難保不受傷害,真打起來,萬一被當人質,縛手縛腳的,也不佔優勢。
金錢看向白夜,等她決定。
只見白夜不動聲色,只是淡淡地停止呼吸,讓肉身瞬間成為一個真空室。鯰魚精感受到彷彿有隻手掐著它的脖子一般,窒息般的痛苦讓它連喊都喊不出聲音來,白夜內在的這股力量堅毅地逐漸加強力道,鯰魚精逐漸感到自己正在消逝中。
這種氣息逐漸消散的死亡感被所有的妖異一同感知到,它們有些震驚於眼前這群人的力量。但又不敢退開,左右為難之際,鯰魚精已經受不了,它痛苦地向白夜求饒。
白夜鬆開力道,緩慢地呼吸,讓精氣逐漸流入體內,鯰魚精這才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
衛菁這時候也來到白夜身旁戒備著。
兩方人馬彼此在廟口廣場對峙著,白夜正在盤算著如何把鯰魚精帶走時,廟裡的乩童此時也幽幽地醒來,似乎是發出什麼指令似的,眼前的這群妖異突然消失。
白夜等人迅速奔離靈石廟,帶著鯰魚精回到咖啡館。
回到咖啡館的白夜立刻坐回牆邊的太師椅上閉目養神,整個人神色慘白盤坐椅上,猶如石化般定格不動。
眾人既擔心又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圍在四周守護著她。
白夜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此刻要將這個鯰魚精從自己的肉身分離出去,沒有個損耗是不可能的。最怕的是這個鯰魚精要是心存報復,離體時鉤住自己的精元或靈體,那自己大半修為可能就此沒了。
白夜調動靈元成一個能量球裹住鯰魚精,再旋開氣穴與竅門,輕吐一口氣,將鯰魚精往體外送出。
眾人看到白夜的臉上有一隻鯰魚的頭浮了出來,接著就像一陀果凍膠般的人形就跟著脫出肉體,滾到地板上。
白色的果凍膠人形逐漸形成了一個六七十歲老婦人的模樣,一頭灰白頭髮,滿臉皺紋、疙瘩、班點,嘴角還留有兩條三吋長的鬚若隱若現的。
鯰魚精似乎感覺自己有些異樣,摸了摸自己的頭臉,驚奇的發現,自己有了人臉了,這奇異的變化讓她異常驚喜。修練數百年,修練了人身,卻怎麼也化不出個人臉來,如今須臾間自己就成人了,她簡直喜出望外。
白夜慢慢睜開眼睛看著鯰魚精,氣若游絲恭敬地說:『方才情急,對您多有得罪,請您見諒。為表歉意,我將我大半靈力償還於您,願您海涵,原諒我的冒犯。』
鯰魚精從不曾得到這樣的尊敬,連她的師父也只會使喚她,甚至奪取她身上的精氣。如今卻平白得到了白夜辛苦攢下的功德與靈力換得人臉,她激動得磕頭:『您是我的恩人,我感恩恩人大人不記小人過,不僅放我一馬,還助我化形。我從修練起,從不曾得到這樣的恩惠,即便是我的師父,也不曾給我這麼純正渾圓的靈力助我修練。小的願向恩人報犬馬之勞。』
白夜緩緩搖頭,輕聲說:『不用,稍後會有人送你去觀世音菩薩的功德林下,你在哪裡好好懺悔你所造的惡業,直到了清業報,菩薩會為你擇一仙人為師,教導你修練成仙。』
鯰魚精以為她們也會像師父一樣使喚著她,奴役她做牛做馬,沒想到居然還會幫她修練成仙,太大的驚喜讓她都呆了,但眼淚卻不住地流下。
精怪一族歷來都難成正果,除了本身氣質難以修練外,更難遇到好機緣。仙人看不起它們,人間道士追殺它們,妖魔一族更仗著自己的精明狡詐把它們當作囉啰壓榨著。沒想到數百年後,自己竟能有此機遇,可以重新修得正果,再不受異界眾生的欺壓。
鯰魚精只能不住地向白夜磕頭。
此時的白夜已經再也睜不開眼,只能微微的點點頭,勉力地將精氣神匯聚一元,靈脫體而去了。
#玄幻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