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夢見前同事

又夢見芳吟了,這一回是她問我最近的近況,我剛好看見人家同志伴侶結婚,然後我就哭了,但我什麼也沒有說。

內心還是有焦慮吧,覺得身邊的人,就算沒有走向婚姻的,她們也都有自己伴,但我自己就好像漸漸被市場淘汰,連自己都不信自己還有幸福可能。

但為什麼夢見芳呢?成為她就內心強大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