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讀knockemstiff

昨天才看了幾章donald ray pollock的knockemstiff就想起以前看過有人將讀到一本好書或是一段好文字比喻成像是掉入一片私人海域,直到看到knockemstiff前我不認為有任何的閱讀能讓我有這樣的感覺。pollock在goodreads上的評分並不高,如果對星星過分迷思的話可能就會錯過這樣一本好書。他的文字裡充滿暴力,不是將罪惡擺在眼前的暴力,而是字面上那一拳一拳揍在讀者思想上的殘暴。他將手上的筆遞給所有的惡棍,讓他們自己來寫,不問他們為什麼,而是怎麼做。裡頭的惡人甚至會在吃飯前禱告,在腐敗的政府面前他們一樣同仇敵愾,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惡棍讓讀者不知道他們看著的正是一個熱愛小孩的戀童癖。pollock對暴力無知的人性描述的太過透徹,我不禁想暴力這個單字就是他發明的。knockemstiff是由幾個小短篇組合成的一本書,不過每個短篇裡的人終會在某個時間點相遇,表面是雜貨店的毒窟,油膩的餐館窗外,酒吧外淫穢霓光燈下,逃不出小鎮的天真。略薩在書裡提過鄉村帶來詩歌,城市帶來小說,但我更愛pollock筆下的鄉村小鎮,他們當然也有詩歌,只是也許是在大打一架後隨口唸出的那麼一句,城市對他們來說更可能只是墊在桌腳的一張地圖。
#閱讀  #隨筆 
分類:日記

Unprofessional stalker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