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43

分享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3


Ps.早期錄音,鋼琴聲有雜音,加減聽XD


在爸爸的提議之下,我開始感到很難過,我一點都沒有想要出國去。

美國:我在國二的時候,跟著音樂班學校成立的樂團,去過林肯中心音樂廳巡迴表演,那時候我們去做音樂文化交流。
管弦樂樂團 演出曲目有:彼得與狼....曲目忘了,這首很難。
國樂團歌曲:丟丟銅仔 望春風 等等很多台灣歌曲
不會忘記我們音樂停止時,過了幾分鐘台下才開始一堆鼓掌!畢竟我們非常年輕,只有13歲左右!

那時候還有錄音留紀念,錄製了一張CD, CD還在我爸家,放出來還有聲音(沒有變飛盤)。到美國表演之前,我們先在台中的中興堂舉辦一場巡美前音樂會。之後被選中樂團的人員可與一位家長同行(自費)繳錢,(有旅行社幫我們集體辦理 機票事宜行程護照等),飛到美國去。
指揮老師還安排了,帶我們去聽歌劇魅影,看現場的!!!(當然要事先買票!),然後集體下榻旅館住一晚,演出隔天後我們開始做租的遊覽車集體去觀光幾天幾夜,逛唱片行,也去看了茱莉亞音樂學院,尼加拉瓜瀑布,自由女神,華盛頓DC,....等等,最後飛回台灣時,好像有到阿拉斯加機場(飛機加油或轉機)(沒有出境),再飛回台灣。

當時還有被外交駐美大使 胡自強先生 招待到雙橡園去參觀,慰勞我們樂團。

一聽到茱莉亞音樂院就讀一學期要幾十萬以上,(OS:心想,謝謝再聯絡!! 太貴了。
但那時我很喜歡那家唱片行和旁邊賣了Hallmark的卡片!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這品牌的卡片,非常喜歡,買了好幾張。
(改日再分享)

我從美國之旅回來,我還是喜歡台灣,我對美國沒有特別喜歡,只喜歡阿拉斯加,原住民印地安人的皮革編織東西,我好喜歡!

時間回到高二下學期,我常常私下去找爸爸問:我一定要去德國嗎?可以不要去嗎?然後說著說著我就哭了......爸爸跟我說:你想想看,這是一個機會,可以和姊姊一起出去,你們可以住一起互相照顧。一起學德文。
然後我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我在台灣唸大學,可能唸完四年,還是得要出國留學,因為台灣的市場,國外留學文憑比較吃香。
哭了幾個星期後,想說四年後可能還是面臨要抉擇一次,那這次就跟著姐姐一起出國,在高三畢業以後。

爸爸和我們都討論過,不要去佔大學的推甄或聯考名額,既然要出國,就不要參加聯考了。要去德國,又在台灣大學佔一個名額,不厚道。但私立女校校方需要妳,立下寫份切結書: 表示你願意放棄參加聯考的考試,不參與。(這樣學校的升學率在計算時,就不會因我二人行為受影響。)   
OS:好無聊...的官方
高二下學期開始學習德文,在台中找德文老師一對二上課,媽媽也加入學德文行列。之後變成一對三,德國人老師(科隆出生的)來家裡家教。

中間有出現921大地震1999年。(快轉跳過)剛剛寫了一些但覺得或許會勾起一些人難過的回憶,我刪掉了。

2000年10月08日出國,兩張單程票,出發去德國(不要問:為什麼這張還在,它真的還被我保存,而且日期永遠不會忘記....)
美國 台灣 台中 德國 音樂院
接下來帶過故事會加速....因為我覺得回憶有點痛苦了。
先在科隆這個城市定居,租屋,打理生活,自煮三餐或兩餐,之後去上語言班課程,星期一至五每天四小時的德文課。三個月後,開始旁聽一些音樂院學校老師教授的主修課,去認識教授,去毛遂自薦,之後2001年一月底開始到處音樂院考試。
全德國每家音樂院都只能報考兩次。各別招生各別報名,各自公告考試日期,如遇重疊,自行選擇。
(意思是這間學校你考了兩次都沒有考上,之後就不用再報名這家了,不給予考試機會,學校有記錄,包括後來所謂的碩士班博士班也沒有機會)。
二月考試結果出來,姐姐一次就考上Detmold音樂院了,但我一間學校都沒有考上,也報名不多間啦,好像才三至四間。
但我們要準備搬家,搬到Detmold這個城市來,三月底開始註冊,姐姐就讀,我繼續每天通車40分鐘,去隔壁的大城Bielefeld唸語言班,我拿到B1的德文檢定證明(中級)。到五,六月又再去到處我報名的城市再去考一圈音樂院一次。
德國當時,都是採「直接現場考試」! 本人親自去,不是用美國制的看托福成績或是什麼資料去做申請。

我一直很希望,我可以和姊姊同一個城市,另外我太喜歡這個Detmold小鎮了,好漂亮,散步優美,安靜,大自然,市中心還有個城堡,有小花園可以逛,藥局/咖啡廳/酒館/旅館/游泳池/書店/服飾店/茶葉店/石頭店/圖書館/超市什麼都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是我非常喜歡的城市!「慢活」

我焦慮待考的時間長達半年左右,還找日本豎笛老師學習幾堂私人個別課(用德語上課)。因為我在台灣換德派的老師太晚了,以前我幾乎是美派吹法,自己都不知道,然後我吹黑管的聲音就被挑剔,不適合德國人想要的聲音。

終於上天聽到我的心願,讓我第二次終於考上Detmold音樂院。我終於可以留下來了,開始就讀,從2001年10月,正式有長期簽證,可以長期居留。收我當學生的老師,不是教授,是一名男講師。年約40初頭。長的像阿部寬...很高很瘦,臉很長....。(我只要能留下,是不是教授我無所謂)(而他剛好也是這學期新進老師!)

那一年,考上此間音樂院主修單簧管者,只錄取四位新生,三個道地德國人,我一個亞洲女生(那次只是單簧管主修考試大約來30幾人,世界各地,韓國的日本的,歐洲的,南美洲的等等,沒有美國人。)。不過當時那個城市已經有很多台灣人在那邊留學唸書了。很多不同樂器的領域。
路就此平順嗎?沒有,更曲折的還在後面......
To be continued.......

美國 台灣 台中 德國 音樂院
#美國  #台灣  #台中  #德國  #音樂院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走路運動 Part.3
  • 下一篇
  • 仰望的力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