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短篇│闢謠 番外-2

罪狀 世界
死性不改,但為什麼要撒這麼多謊?

  其實不是想細數R的罪狀,只是想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但正好遇到這種人,講句明白點的,就算衰小囉?
  R實際上是個很難配合,同時也是個很難共事的人。

  最初一開始,Xun尚未從前公司離職前,Hao曾找他及R協助第一個商旅小案子。
  當時只是為了發包燈具,Xun找了過去前前公司ZY熟識的廠商。
  只是當日廠商忘了時間,因此R有說自己那裏也有一包廠商,估價比Xun那邊的廠商便宜,本欲直接換掉。
  但Hao及時阻止了他,告訴他說:「你如果要換廠商,至少要先跟Xun告知一聲,這樣他也好跟對方說要取消。」
  因此R聯繫了Xun,但兩人在電話裡,始終沒有結論。
  Xun覺得好不容易找了人,也請人估價,結果卻沒找對方做,事實上估價和R那邊廠商的估價只差800,說實話並沒有到非常多。而且對方也答應傍晚六點可以趕過去施作。
  可是R踩得很硬,儘管語氣婉轉,卻絲毫沒有要讓步的意思,只不斷重複堅持要用自己的廠商,逼Xun退讓。
  鬼打牆大約三、四輪後,不遠處的Hao說道:「我來說。」
  他接過R的電話,安撫Xun道:「怎麼了,講這麼久?有什麼事跟我講。」
  Xun將自己顧慮的點告訴Hao,Hao了然,對他說:「好,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多800沒關係,就這樣。」
  「是嗎?」Xun狐疑道。
  Hao淡定說:「我們沒有窮到付不起800塊,R有聽到了吧?這樣就好。」

✴   ✵   ✴

  而後第二件事,是Xun離職後,那個透天民宿案子第一次被業主洗臉的傍晚,Hao及Xun、R,仨晚上語音開線上會議,Hao簡略地敘述這件事情的經過,畢竟此事來的猝不及防,隨後開始討論後續該如何處理。
  談論接近後半尾聲時,Hao說出了金額,R聽了覺得不對,開始詢問分成分多少。
  發生那件事情已經夠難受了,Hao還來不及調適,R就針對這件事情開始解釋自己的立場。
  R在敘述時看似娓娓道來,可實質上卻咄咄逼人,過於冗長且毫無重點的字詞不斷重複,聽久了只會令人失去耐心。

  「我覺得金額這種敏感的東西,應該要先講清楚。」R說,「畢竟日後還要長久合作,沒有先說開的話,以後會衍生出更多無法預期的情況。」
  「⋯⋯」Hao到後來陷入了沉默。
  最終在一個很糟糕的氣氛下結束了通話。

  畢竟隔天還約了A要面談。(A是介紹民宿透天案子的中間人)
  隔日,四人坐在長桌前,A對Hao及R,直接開天窗說亮話。

  A解釋了自己做什麼的,因何緣由分成,包括與Hao談工作上的協議等等。輪到R開始解釋時,又開始喋喋不休。
  R在A解釋完幾輪後,再度敘述自己的立場,不停地重複、重複。
  直到A轉頭乾脆地制止他:「好了,可以停了,這件事情不需要一直說。」
  是的,那是當時的情景,Xun幾乎是緘默的,但眼前發生的,他看在眼裡。
  R的這個點,相當惱人,除了碎碎唸並且沒有重點以外,完全感受不到他究竟想表達些什麼。

✴   ✵   ✴

  經由數件事情過後,兩個月過去了,Xun離開團隊。

  R的圖面當時尚未完成。(這先前有提及過)
  一棟民宿透天厝,畫了半年沒畫完不說,成天不曉得在做什麼,到後面5F和夾層沒畫。Hao便與Xun說明,這兩個樓層要發包,當然他還是跟Xun說,如果要想接這份工作,他是不反對,但要好好斟酌。
  畢竟Xun完全不想窗口對R,但是又很想幫忙。
  當初說好離開團隊,回設計公司,除了資源以外,另外就是要繼續進修,並且隨時能幫助Hao。
  Xun的同事Esyuan知道他的心思,便說:「我知道你非常想幫忙Hao,這樣,窗口我對R,我們一起弄完這個案如何?」
  Xun對他說:「你可以幫我嗎?對窗口就行,圖我負責多一點沒差。」
  「好。」
  實際上對窗口的過程中,難免還是令人覺得煩躁。
  R給的圖面有些東西不齊全,他不僅沒補齊,還要催半天,一個檔案傳了兩三次。
  Xun不悅地對Esyuan道:「為什麼不一次全部整理好傳過來?你叫R動作快點。」
  Esyuan說:「他說他晚上才有空。」
  Xun問:「我現在就要進行的東西,他說的晚上,是要到幾點?」
  「我繼續催他。」
  Xun繼續道:「這人是哪裡有問題?樑柱圖沒畫,他還說他有畫。叫他不要都已經交接了,連個東西都傳不好行嗎。」
  Esyuan說:「我去跟他要,你還有什麼缺的,一次跟我說。」
  Xun縱使再怎麼冷性子,可是在做事情的效率及速度上,他是個討厭拖泥帶水的人。
  尤其是檔期壓的相當緊迫的情況下,圖畫完後除了整合以外,還要選材質以及標註,包括整理歸納建材照片讓3D後續好發包。
  他知道自己放框完後以外,只有兩日的時間能作業。
  因此只要中間一有過程延宕脫離自己的行程,便會開始無比煩躁起來,他是無法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
  待材質選完後,Esyuan坐在沙發上,靠在辦公桌旁。
  辦公室內,只餘鍵盤劈哩啪啦以及滑鼠滾輪拖曳的聲音。
  Esyuan看到Xun畫圖時,連標註材質的箭頭都非得要對齊,便皺眉道:「誒,都已經迫在眉睫了,你還硬要對整齊,不用對了啦。」
  Xun邊畫邊說:「但你知道我畫圖就是這樣啊,強迫症。而且一份好看的圖畫完了,很有成就感,印出來也賞心悅目。」
  「我知道。」Esyuan顯得有些欲言又止,「我也真是佩服你的毅力,還是這麼堅持,幹,怪不得都畫那麼晚。」
  「哈哈,你累了你先回去啦。」Xun說,「我是今天勢必要整合完,材質標註完並且轉PDF才能休息了。」
  「你這樣要到幾點啊?」Esyuan問道。
  「希望凌晨五點前能好啦。」Xun說。
  「靠──」Esyuan凝視著他,「看你這樣我都不敢睡覺了。」
  「沒差你不用管我。」Xun繼續緊盯著螢幕,「我明天兩場工地要驗收,一場上午十一點,一場下午三點。我圖如果今天沒完成,明天整天都沒時間畫了。回公司也很累,不曉得幾點,不如現在一口氣一次衝完。」
  「也太拚了。」Esyuan說道。
  Xun說:「對啊,而且明天我上午那場,我還要提早到,因為要補飾品,要去幫忙搬。」
  「誒,對了,我跟你說,R他還問我接這個案子收多少錢,我覺得問這樣很沒禮貌。他都沒發現自己這樣說話很不妥嗎?」Esyuan說。

  「他可能對這部分的人情世故比較不懂,你就裝傻帶過就好。」
  「有啊我裝傻了,我說我不清楚。」
  到了凌晨兩點多,Xun才回家,大約清晨五點前總算將圖傳給Hao。

  約莫中午前,Hao打給Xun,關心詢問了Xun的狀況。



  數日後,那個案子開會完後,Hao向Xun敘述了當時的情況。
  「昨天開會他有翻圖,他故意跟業主說,這個圖不夠氣派。我想說,幹,你是哪裡有問題?人家幫你擦屁股,你講這什麼話。」
  Xun問:「你是說,我們五樓跟夾層的圖嗎?」
  「對,他就在那邊說,他要重畫。中間業主方說,你先把你樓下的圖拿來再說。」Hao頓了頓,「你不覺得很差勁嗎?我氣了一個下午,然後又接到Neng打來跟我抱怨,他真的是一個很喜歡惹是非的人。」
  「那他也蠻會煽動人的。我是覺得想辦法把自己事情做好最重要。」Xun思忖道。
  Hao忿忿不平,「本來就是啊,只是人家都幫你了,然後結果你落井下石,是哪招?」


✴   ✵   ✴

  又過了四個月,接著是Neng的案子,Hao再度幫R收拾爛攤子。
  Hao及Xun即使工作來來去去,但始終維持著聯繫,陪伴及分享,過程中,Xun知道了R的事情,後續尾聲也是親眼見識到R真的是令人難以言喻,不知從何說起。
  之前一塊兒共事的時候,R曾經有說他幫一位朋友做裝修,結果對方要告他。
  R當時講的輕描淡寫,彷彿此事與他無關一樣的雲淡風輕,顯得自己多無辜。但Xun知道,在金額的部分,對於討價還價上本來就極具爭議,只是因過去曾與他一同工作,因此Xun和Hao的立場會多傾向他一些。
  只是到頭來,他永遠都認為自己是對的。不曉得是哪裡來的自信,在其他人真正努力的背後,所得出來的成果,他還能自信心爆棚地認為自己的東西是最好的,並且去批評他人的東西。
  可當真正有混這個行業的人看到他這種做事態度及行徑,只會令人感到髮指且噁心,所作所為令人嘆為觀止。
  Xun只慶幸與他共事才兩個月,敬謝不敏。
  什麼事情都可以一直講一直講,講到讓人覺得煩躁崩潰不說,平日不曉得在幹什麼,一套施工圖可以畫超過半年,完程度糟糕到比一名助理還不如。要錢第一名,再來嚷沒錢,發包廠商金額擅自疊加騙外行人,各種抽回扣、監工費%數,但實際上事情根本做沒多少。
  工作就工作,途中還不斷敘述自己經歷了什麼,舟車勞頓、滴水未沾、粒米未進。
  請了很多一般人不會去請的無謂款項,把自己講的很可憐,好像就只有他自己做這些事情最委屈。
  並且極具自戀到一個不行,時常將跟誰打砲以及誰喜歡他暗戀他這種事情掛在嘴邊。
  不管是從施工圖面,一直到發包3D,無論是做什麼事,永遠都是別人要配合他,而非他去配合別人。
  別人不配合他,他就開始批評對方,背後捅刀黑人。
  實在很想說,熟人在前,能夠這麼臭不要臉不怕穿幫也是讓人徹底醉了。

  Xun回想起當時R對自己的那句:「我本來還想帶你跑Neng的案子,想說可以多教你一點東西。」
  真的拜託,千萬不要。
  他敢說,還真令人不敢恭維。

  不是想為什麼一直數落這個人,而是當有一天一個人的缺點多過於優點,覆蓋掉這個人原本的好時,那簡直是徹底無藥可救了。

───闢謠 番外-2(完)



後記:
  我沒想過竟然會有番外2,人與人相處間,有時實在很難找到一個平衡點。
  說穿了,也許是因為性格,在某些部分,或許在與之接觸時便難以溝通,甚至是對方的態度和價值觀都有所偏差時,這也是事後過一段時間才會知道的事。
  人可以因為三寸不爛之舌去說服另一個人,也可以從最初開始嘗試著去信任對方,而付諸行動。
  但不要滿口謊言,最後實際上空無一物,還覺得自己很厲害。
#罪狀  #世界 
分類:日記

人生吧,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一說。學會苦中作樂,經受得住波折。方向是逐漸出現的。https://www.facebook.com/Xuanchangxun/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闢謠 番外-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