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4

分享

橡树下 Riftan's POV 第四章

第四章
前言:
对不起!(跪下啪啪磕头)我拖太久了!
因为番外真的好硬啊,我太懒太废,两个月以来始终缺乏翻译的勇气,就以番外还没完结未有拖更。但是眼见着番外越来越长,四十多章了还是不结束,这个理由就越来越薄弱了。终于!我在更新了一些有的没的之后,痛定思痛鼓起勇气继续这个大工程了!
这一章字少。我这几天会加更第五章的呜呜呜呜呜...可能先更一章贝蕾特?
总之,开头国际惯例,感谢翻译成英文的天使。
英文文章来源:lightnovelheaven Translator – LF

第四章
就在利夫坦径直跑到铁匠铺的时候,一幅劳工们在铁匠铺内从一大早就在跑来跑去的场景展现在他眼前。利夫坦对个景象感到疑惑。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体状况才让他觉得铁匠铺比平日更忙。
“你终于出现了!”
当他走进铁匠铺,要给正在敲铁的铁匠正大声斥责他。他把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利夫坦感到很不自在。
“你根本没生病,你看起来很正常。”
“…我今天早晨刚醒过来。”
那个铁匠大声嚷嚷道:
“你是在说我应该赶走你然后另外再找个傻瓜来替你干活儿吗?”
利夫坦咽下喉咙中想要报复的冲动。他刚在中毒中痊愈,但他也只是到了今天早上才能从床上起身。就算这样,他也不想站在铁匠的对立面然后被他那油腻腻的手抽打自己的脑袋。那个铁匠用可怕的眼神盯着他,然后指着堆在角落里的那一堆麻袋。
“就在昨晚,皇家骑士团来了,工作因此堆积如山。我想马上完成。但是我手头的活儿满了,所以这次我是没办法才重新接受你!”
无论什么事你都会大声嚷嚷。利夫坦开始默默工作,满腹的讽刺在他身体里沸腾。正如铁匠所说的,这里育一大堆的工作要做:修理盔甲,剑,狼牙棒,战斧,矛头,盾牌,还要制作上百个箭头。
我在猜这些工作应该如何进行。
他们要给皇家骑士团的“战马队”做的上百个马蹄铁。所有铁匠都在心事重重的工作,就连利夫坦都被叫去做事了。
“你已经来到这里几个月了,所以你一定知道如何制作马蹄铁,对吧?我会给你一个样本,你可以照着它做。”
他之前从没被教过任何东西,现在却突然有一份工作丢过来,利夫坦感到震惊,不过他敲打着铁块一个字都没说。一直以来,当他在铁匠铺里跑来跑去,他会绕过铁匠的肩膀,从后面看他们如何工作,而后会试着模仿他记下来的东西。
他把烧红的铁块放在燃烧的木炭上,用锤子敲打,敲成马蹄铁的形状。只是看着如何做和他真的上手做相比之下有很大的不同。可他手很巧,那块金属在他手中很少违背他的意愿,他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四对出来。
铁匠检查他的成品,确认大小、厚度和耐用性。他对产量感到满意,然后把完成了的马蹄铁扔进装成品的篮子里;利夫坦的工作通过了。他就继续去完成其他工作。
利夫坦从几乎都没办法在床上起身的状态来到这里。他现在大汗淋漓,不停地捶打直到肩膀酸痛的厉害,感觉自己正处于死亡的边缘;但是他不敢说出一个字或者表现出他的痛苦。如果他敢休息一小会儿,铁匠们就会叫他去见鬼。
他捶打了很长时间,等那只篮子里装满了马蹄铁,他把篮子扛到肩膀上前往马厩。就在他快速穿过树林的途中,一栋别苑出现在他眼前,令人产生怀念。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抬脚就走了进去。
他感觉自己像个扛着一篮子金属的蠢货,但他不能摆脱想亲眼看到那女孩当下如何的欲望。
随着他渐渐接近,他放慢速度并且用眼睛小心翼翼地搜寻整个花园。那个小女孩正坐在花坛前头,用手里攥着的树枝刮地面。
他看到她安然无恙的样子,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但他看到她灰色的眼珠心不在焉垂头丧气的望着地面,他的心也徒然感到沉重。
可能她还在等我把她的狗带回来…
他掉头向马厩跑去,想把那个孤独的小身影从脑子里甩开。不过,即使看到每每被打理到干干净净的小马驹,他心中的悲悯依旧挥之不去。
利夫坦机械性的换好马蹄铁,而后立即返回了铁匠铺重复捶打金属。直到日落时分,忙碌了一整天的铁匠们才开始收拾工具。
“清理完了再回家。”其中一个铁匠直言道。
利夫坦扫掉所有的灰尘和土,扑灭锻造炉里的火焰。
一切打扫干净,在他可以回家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勾住了他的脚。他低头,一只被压扁了的马蹄铁正躺在地板上。它的样子看起来是个没有通过检查残次品,也没有被好好抛光。
利夫坦弯下腰,捡起弯曲的铁块。他脚尖一转正要丢掉它。某个念头冲进他的脑袋。他摆弄着这个马蹄铁犹豫起来。
他刚完成了清扫;他的身体快累垮了,他刚刚能从床上爬起来就要被逼着做苦力,他快累死了。快些回到家去睡一会儿对他来讲是划算百倍的最佳选择。
但,他回到了火炉旁,点着了木炭。他用的仅剩的力气拉动风箱,让温度升高。等到了合适的温度,他把蹄铁放到火炉上,用铁锤敲打。他的肩膀和前臂感到不可思议的酸痛。
利夫坦感到不悦,不过,他把那块扭曲的金属压平,用工具把他坳成了皇冠的形状。他努力过了,但是这东西还是看起来非常粗制滥造,而且光秃秃的。
利夫坦瞪着这顶铁王冠,处理了几处褶皱的位置。他叹了口气,把它推进了衣服里。
这算哪门子的王冠?我又做了徒劳的事情。他嘲笑着自己,直直的走出城堡的土地。
因为他启程比平日晚,夜幕笼罩着她的归途。等他走到山坡下,一边要当心别被石头绊倒,一边鼻子也被从他们那座小木屋里飘出来食物的味道搔到痒痒的。
利夫坦揉揉满腹的牢骚,打开门走了进去。他的母亲坐在房间明亮的那头,眼睛里都是怒火。
他被她的过度反应吓了一跳,就停在了门口。她的母亲不情不愿地看了他一眼,迅速站起身。
“你..今天晚了。我给你热晚餐,先休息吧。”
她把她乱七八糟的头发塞到耳后走到壁炉前。他困惑的看向她。他母亲正诡异的颤抖着。她是在怪我回家晚了吗?利夫坦面色阴沉着坐在桌前。
“…爸爸在哪?”
“他..他还没回家。”
她搅动着锅子,含糊不清的轻声说。利夫坦对她皱起眉头。他的继父很有可能在村里的哪个酒吧里玩命的喝酒。那是那个男人生命中唯一能获得的愉悦。利夫坦,他除了能摆出失望的表情外不能做任何事,他深深叹了口气。
他不懂他的继父的意图。他已经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十年之久;倘若他脱离那个漠不关心他的妻子以及那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黑皮肤男孩,他会过得更好。
他吃掉了满满一碗粥,用湿润的毛巾草草擦了擦脸,然后倒在干草铺的床上。她的母亲看着他,快速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他母亲突如其来的关注让他感到陌生,所以他干脆地回答她,翻了个身面朝墙壁躺着。
女人踌躇着,拉起毯子盖过利夫坦的肩膀。她小心翼翼的手让他的鼻子皱了起来。利夫坦闭上眼睛,一遍一遍的回味,以至于觉得那些痛苦看起来也没那么糟糕。
====我是分割线====
第二天依旧忙到不可开交。从黎明开始他一直在锻造工坊里跑来跑去。铁匠们都在为抢在皇家骑士团准备离开城堡之前完成所有的维修工作感到无比焦虑。
他试着不被染上同样的焦虑。当利夫坦看到一缕红色的卷发,他还在努力于他的工作。
利夫坦,他正背着一大捆木柴,傻乎乎的眨眨眼。公爵的长女正躲在门后,探头探脑的往铁匠铺里瞧。
你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他眯起眼睛看看门外,那边没有任何人陪同她。利夫坦拉下脸。铁匠铺距离别苑可是相当远的。
是她自己一个人跑这么远的?他把柴火扔到锻造炉旁边然后走向门口。她在短短几天前还身陷危险之中,然后又出现在这里,毫无防备。
为什么他们会让你一个人乱跑?那些卫兵的脑子还好吗?为什么他们不看护你?
他坚定的步伐被铁匠打断,铁匠粗暴的抓住他的胳膊。
“假装你没有看到任何东西。难道你忘了仆从不允许主动和贵族说话吗?”
“但是小孩子来到这边很危险!”
“那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问题,那是照顾她的女仆的责任!”
利夫坦不满的瞪着他,可其他铁匠看起来都很同意那个男人说的话,还用愤怒的眼神盯着男孩。每个人都知道她在这里,但全都选择无视。利夫坦站着一动不动,铁匠挥舞着拳头威胁他。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假装她不在这里,继续干你的活儿!”
利夫坦不情不愿的转过身去。但在他挥舞铁锤的时候,他无法阻止自己偷偷往门那边看。那女孩用她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铁匠铺里面。
你在找什么?
对一个孩子来说,这个铁匠铺里有太多危险的物品。武器堆得满地都是,炽热的火花四处飞散,空气中满是烟尘。他焦虑地看着,担心那女孩走进铁匠铺,却巧遇她的目光。
她似乎被吓了一跳,然后躲到门后。利夫坦注意到从门边伸出来的扭曲流苏和波浪一样的猩红色长发,无奈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不知道你藏在哪里吗?利夫坦摇摇头,小女孩又探出头来看他。当他们第二次眼神交汇,她就又藏到门后去了,然后又伸出小脑袋第三次看他。。。
利夫坦皱起眉毛。没准你是来找我的?她一定是过来问他为什么他没有把狗带回来给她的吧。想到这里,利夫坦感觉自己被刺痛了,他转过头去。
他没有胆量告知女孩他早就埋葬了她的狗。利夫坦开始重新捶打,装作自己很忙。
就这样过了很久,当他回过头向门那边望去,女孩已经不在那里了。她或许是因为觉得无聊了就折回别苑去了。利夫坦咬咬嘴唇。他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乱转。
利夫坦假装要从仓库里取一些稀缺材料,拎着空麻袋走出铁匠铺。他抓过铁匠铺旁边的手推车,此时有个不熟悉的东西抓住了他的眼睛。
他茫然地眨眨眼睛。在窗封旁边有一顶由五颜六色的夏花编织起来的头冠。他把那个拿起来,端详它,然后抬起头用眼睛向周围寻找。女孩正藏在一棵树后面,正看着他。
是你故意放在这里的吗?
他犹豫着把花冠放回窗封边上,然后握起手推车的把手。那个红发女孩跳了起来,跺着脚,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利夫坦笑了笑,重新拾起了花冠。

第四章 完
#利夫坦  #橡树下  #轻小说 
分類:藝文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