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賺錢不需要依靠當沖與作空

我自己曾經短時間嘗試過當沖與作空,但很快地就意識到這不是我該做的事情。三天前(8/18)航運股開低走高鎖漲停,許多人都當沖放空被強制留倉。還好隔天並沒有大幅度跳空上漲或無量漲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很多人都不覺得這種極端狀況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但如果遇到了你承受得住嗎?今天我想藉這次的事件來分享一下我對於當沖與作空的看法。但在這之前,先讓我說個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
1901年的時候,美國有一個鐵路大亨叫做赫里曼(Edward Henry Harriman)。他在1898年的時候買下了一間經營不善的鐵路公司-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Union Pacific)並且在短短的三年內透過7500萬美元融資取得了全美1800英里的鐵路,並且賺回了所有的初始投入成本。在這個過程中他意識到併購其他鐵路公司是降低成本並增加收益的最有效方法。於是他持續併購競爭對手取得鐵路控制權,最終壟斷了內布拉斯加州的奧瑪哈市以西的鐵路運輸業務。幾乎美國西半部的鐵路運輸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為了要拓展自己的鐵路霸權到東半部,赫里曼知道有個關鍵的公司他必須要吃下來,那就是位於芝加哥的伯靈頓昆西鐵路公司(Burlington & Quincy Railroad)。只要能掌握這個鐵路公司,就等於掌握了東西向鐵路系統的樞紐。如此一來就可以聯合太平洋公司將成為美國最強大的鐵路公司。與此同時,有個叫希爾(James Hill)的人也有類似想法。希爾背後有個大咖在撐腰,就是鼎鼎大名的摩根(J. P. Morgan)。他們擁有的北太平洋鐵路公司(North Pacific)為了壟斷南北棉花運輸的生意,也打算要把伯靈頓昆西鐵路買下來。
當時伯靈頓昆西的老闆伯金(Charles Perkin)已屆退休年齡,因此也正打算把公司的股份賣掉。他先連絡了赫里曼並且開出每股200元現金收購的條件,但赫里曼認為這個價格超出市價太多,不願意接受這個條件並且開始在股票市場搜刮伯靈頓的股票。被拒絕後,伯金也聯絡了希爾並且出了同樣的價錢。最終伯金決定把自己的股權賣給希爾。希爾取得伯金的股權後,加上在公開市場收購的股票最終控制了伯靈頓坤西。戰爭的火苗就此點燃,但結果卻迎來眾人都意想不到的金融災難。
赫里曼知道這個消息之後非常不爽,因此他想到了一個方法來反擊,那就是跑去收購北太平洋的股票。當時希爾與摩根只持有約23%北太平洋公司,並沒有實質控制權,因為他們不認為有人會想花錢買下價值一億五千萬美金的鐵路公司。於是赫里曼開始低調地在市場收購北太平洋的股票。
時序來到1901年5月。赫里曼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買了將近8000萬美元的北太平洋股票,只要再取得40000股就可以掌控北太平洋公司。當希爾知道這件事情後非常憤怒。他知道一定要阻止赫里曼取得這最後的40000股。但問題來了,當時他的老闆摩根正在度假,他必須先發電報給摩根並且取得批准之後才能動作。
5月4日星期六開盤期間,希爾還在等待電報的回覆。赫里曼已經向證交所遞出40000股北太平洋股票的買單。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巧,當時經手這筆訂單的一個中間人是個菜鳥。他搞砸了這筆訂單,他的主管雖然有注意但也沒有積極在當天處裡。,但並沒有及時處裡。5月5日星期日晚上,希爾終於等到了摩根的電報並獲得批准。一場震撼世人的世紀金融事件就此發生。
5月6日星期一開盤,希爾不計代價瘋狂買進20萬股北太平洋股票。強大的買盤讓股價從每股110元瞬間上漲到130元,赫里曼也察覺到自己的40000股訂單一直沒辦法成交,他知道有人也在大力收購北太平洋的股票。
此時市場的短線交易者發現北太平洋的股票漲勢極度不合理,因此開始放空該公司。
5月7日星期二,股價被喊到了150元。這些放空者短短一天就損失了15%,開始感到壓力。為了維持保證金額度或是彌補損失,這些交易者開始賣掉手中的持股換取現金。
隔天5月8日星期三,這些放空者更加恐慌。市場大量的股票被拋售變現,導致道瓊工業指數下跌了20點(當時也才100點左右)。北太平洋的股票則被推升到200元,世紀大軋空開始。
到了5月9日星期四,大家終於明白市場上放空的股票數量遠遠超過所能取得的數量,意識到這點之後所有的放空者發瘋似的把所有能賣的股票都賣掉並換取現金。但因為赫里曼與希爾控制了所有剩餘的股票,因此放空者買不到任何股票。而股價也從開盤的160元被逐漸推升,來到1000美元的瘋狂價位!一支股票的放空導致了全市場的恐慌與大跌,當時融資利率也飆升到了60%,你沒看錯,是60%!
最後,赫里曼與希爾終於意識到這場災難最後沒人會得利,因此兩人決定休戰。取得控制權的希爾也同意釋出北太平洋的股票並允許放空者以160美元回補部位,放空者雖然損失慘重但至少沒有遭受致命的打擊。
---
故事聽完了,我來講講我對當沖與做空的看法。
當沖...這個錢真的不好賺
我不反對當沖,這只是操作策略的一種,能不能用得好看個人。但我認為當沖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是難以上手而且風險極高的策略。坊間有人說當沖其實風險很低。因為是當日沖銷,所以即使看錯方向,也只是損失一點點的本金。盤中一發現苗頭不對馬上回補就好。會說這種話不是騙人就是搞錯了風險的本質。投資的世界裡面,真正的風險是被迫實現損失。而當沖這種每日都必須要平倉的限制本身就是一種高風險。也因為這樣的限制,所以當沖者必須要能精準掌握買賣點,這是一種非常困難的技術,必須要透過大量的練習與天賦才能上手。能夠長期依靠當沖穩定賺取財富的人並非沒有,但數量如鳳毛麟角般稀少。一般的業餘玩家在缺乏練習的情況下進場多半就是當肥料。當沖基本上就是市場玩家技術的比拚,如果想靠當沖賺錢可能要先問問自己究竟是獵人還是獵物。
另外一個當沖容易讓人誤解的地方就是以為成本很低,殊不知其實當沖成本超高。當沖進出一次的手續費加上稅金是0.435%,而當沖一般來說賺個2-3%就很不錯了。即使賺了3%,費用占獲利的比率高達14.5%,成本極高。要是考慮到勝率成本就會更高。假設你當沖的勝率只有6成,那麼費用占比將高達24%。
高成本還會衍生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不佳的風險報酬比。不管投資還是投資,都必須要重視賠率與勝率。一般來說不管做長線還是短線,都是以停損不停利的概念來拉大風險報酬比。當沖操作因為必須限制在當天平倉,因此獲利會被限制。這導致了報酬被侷限在一個小範圍裏面,再加上高成本導致停損的空間就變得很窄,這樣一來會陷入兩難。如果要拉高風報比(賠率),那麼勢必停損範圍要窄,於是就容易被掃出場。如果接受了較差的風險報酬比,那麼就要提高下注的勝率。而我相信高勝率也是所有當沖交易者追求的目標,難度之高也不言而喻。更不用說大部分的人根本沒想過、也沒測過自己的勝率有多少。下注也不挑賠率,亂下一通。
綜合以上這些想法,我認為當沖並沒有想像中的好賺。難度高還要盯盤,實在很累人。不僅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與精神來創建操作策略以維持高勝率與穩定性。更重要的是,這些策略通常會隨著時間就失效,因為市場的動態調整幾乎不會讓某一種策略持續有效。所以持續地投入修改策略會非常的耗費心神。如果上述這些名詞與邏輯你都從來沒有想過,那麼我肯定長期下來你只是送錢給人家。
做空是不必要的
做空是一種很棒的策略,而且也很帥,給人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然而,我認為做空是不必要的。如果是以累積財富為考量,其實只要掌握做多的知識與技巧就能達成。此外,單做一個方向所需要投入的心力就已經非常驚人。要能同時掌握做多與做空的技術並且熟練的運用,絕不是一般業餘玩家可以輕鬆辦得到的。如果身為多方還無法累積大量財富的人,那麼做空可能情況會更糟。市場大部分的人都喜歡做多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做空有些天生的缺陷。第一就是大家常說的「獲利有限、虧損無限」。一檔股票最多跌100%,但上漲可沒有天花板。千萬不要小看這種極端狀況。發生的機率雖低,但是只要遇到一次可能就會登出人生。我認為另外一個對做空者不利的因素是體制。現在的市場並不是完全的自由市場,而是在各國政府的監管下運作。政治的考量會讓當政者傾向做多股市,因為政治的初衷是要服務大多數人而不是市場效率。說白一點,政府要的是選票,大多數的選票都屬於做多陣營。因此做空的人不只是要判斷市場狀況,還需要揣摩政治與政策的影響力。想想去年三月疫情爆發以來,對於世界經濟基本面的影響層面絕對不亞於08年金融海嘯。然而各國政府瘋狂印鈔的動作,直接把股市抬高到前所未見的高點。我想當時做空的人一定很後悔跟體制抗衡。總之只要政府介入市場,供需原則與市場機制就會扭曲甚至失效,縱使最後市場仍然會回歸經濟基本面,但我們也很難抓得準回歸的時間點。以我個人而言,與其伴隨著這樣的風險操作,還不如順著體制持續作多來得輕鬆。
當沖+做空=自殺
最後來談談我個人認為最遭的策略就是當沖做空。當沖加上做空長期來看就是慢性自殺。這種策略集合上述所有的不利因素,我完全不懂為什麼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如果是為了刺激,不如就單純當沖做多,較安全也單純。如果是為了要賺錢,應該有更輕鬆簡單的方法。
不要低估極端風險
前面提到的1901世紀大崩盤跟前幾天的航運鎖漲停的故事,都不斷提醒我們,極端風險其實比我們想像中的更靠近。這種極端風險發生的機率雖低,但如果持續嘗試,總有一天會遇到。1901年這些放空者難道都是菜鳥嗎?難道他們都不會停損嗎?放空長榮的人也都會停損,也都有紀律,但遇到這種狀況一樣是無能為力。應對極端風險的最好的迴避方法就是不要讓自己暴露在風險之下。如同查理蒙格說的:「如果我知道我會死在哪裡,我就不會去那個地方」。大部分的風險並不可怕,因為容易察覺並控制。真正可怕的是小機率的極端風險,但卻也最容易被大多數人忽略,一般人只要遭遇一次這種事件,所受的損傷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復原。有些人甚至直接宣告不治。
因此總結來說,我的想法是對於一般業餘投資人來說,投資賺錢還是以長期做多為最適合的策略。因為這樣比較能兼顧本業,並且降低風險,被迫在不想賣出股票的時候賣出股票。真的想要刺激一下,就拿一點點錢去玩當沖作為消遣吧。至於做空,我認為可以在做多的技術已經純熟且績效穩定的時候才開始少量嘗試建立空頭部位。當然這邊我也要再次重申一下,我並不是說長期做多就是一件簡單或穩賺不賠的策略。我也是持續在學習。要學的東西太多也太廣。長期做多的主動投資者需要學習大量的專業投資知識與長期實際操作練習。唯有正確認識投資的本質、理解市場運作模式、孰悉投資歷史、精熟投資的基本方法論並且搭配系統化且實測過的投資策略才比較有可能在股票市場獲得穩定的超額報酬。如果你認為這樣實在太累人了,那麼就當個被動投資者,持續長期投入市場指數ETF,雖然只能取得略低於市場平均的報酬,但只要時間夠久也足夠讓你擁有一筆可觀的資產。大智若愚、以退無進有時候才是最好的策略!
分類:理財

我就是個普通上班族。喜歡用上班族的角度看世界、分享。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期存股該選中華電信還是0050 (回覆PTT文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