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似曾相識( 7)

6/4
晚上到巷子口日本料理店吃鰻魚飯,臨走前才發現皮夾裡的現金不夠。哈,剛好有個理由找邱浩幫忙。好幾天沒看到他了。
收到我的求救訊息,不到十分鐘,他便穿著短褲和夾腳拖鞋出現在店門口。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我突然發現,你是住得離我最近的朋友。"
"在這種時候,你能想到我,是我的榮幸。"
他一臉笑意,十分開心的樣子。本想邀他坐下,吃點東西,但他說,他剛吃過晚餐。
"那到我家喝茶吧 !我也可以還你錢。"
"好啊。"
他不知道,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邀男性友人到我的住處。突然又有點後悔,雖然我是一個愛整潔的人,家裡隨時都可有訪客,但若能提前準備,肯定可以收拾得更體面一些。
走回我家的路上,他說,他這星期都在台中工廠,下午才回到台北。似乎在解釋,為甚麼早上我們沒有巧遇,我沒有便車可搭。我發現,他今天比過去要輕鬆,也多話。
他坐在沙發上,等我張羅茶具,眼睛盯著牆上媽媽的照片許久。
"你們母女長得還挺像得。都很秀氣漂亮。"
這是在誇我嗎? 雖然認識以來,我知道他對我有好感,但這樣直接稱讚,我還是有點吃驚。
"你呢? 像爸爸還是媽媽?"
" 像爸爸多些吧,親友都這麼說。"
"那你爸肯定是個大帥哥。"
發現我在拐彎誇他,邱浩露出一個苦笑,然後倖倖地說:
"那是小時候的事。父親過世前幾年,我都沒見到他。也沒見到最後一面。"
"你父親是怎麼走的"
"心肌梗塞,猝死。他是個工作狂,平常也不運動,不節制飲食。"
語氣雖然平穩,但仍可感覺他心中的懊悔。
"你為甚麼都不回國?"
剛說完,我就馬上後悔。雖然這個問題在我腦海中盤旋許久,但我們已經夠熟了嗎?
"我父母感情不和睦。從小,家中的空氣常在冰點。母親患有憂鬱症,發病時,對我不理不睬。我從懂事,就計畫想離家出走。父親知道我的心思,便安排讓我出國念書。"
"十八歲那年,母親因吃藥恍惚,墜樓身亡。我回國奔喪,聽到一些流言,對父親非常的不諒解,私下發誓,再也不回來了。"
"年過三十後,逐漸領悟到母親的死就是一個悲劇。那是命運的作弄,人生的無奈,慢慢也能了解父親的難處。"
"總想,哪一天一定要和父親和解。每一年都想,明年就回去。"
他突然哽咽了起來。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他沒有機會和雙親言和,沒有機會和父母親道別,這不只是失去雙親的痛,這是永生的遺憾。
我眼淚簌簌的流下,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
原來我們的連結是,我們都經歷了比別人更多的坎坷。
我們各自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過了一會兒,我起身幫他倒了熱茶。
"邱浩,不要責怪自己,如同你自己說的,這就是造化,我相信時間會幫你化解這個痛的。"
他抬起頭來,眼睛直盯著我說,
"你母親過世時,你一定很傷心。"
是啊,誰讓我去問他那個問題呢? 朋友有來有往嘛。雖然這是一個我不喜歡碰觸的話題。
"媽媽從被醫生診斷肺腺癌末期到離開,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一開始,我不能接受這樣的命運。為甚麼我的人生是這麼慘。自小沒有父親已夠可憐了,為甚麼老天還要把我僅剩的親人也帶走。"
"我又憤怒又悲傷,滿腹委屈的情緒需要發洩。於是常到公園跑步,一面跑一面哭,跑到精疲力竭,眼淚乾了,才回家。"
"只要情緒一波動,就去跑步,總是跑到全身濕透,也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一開始,我的思緒集中在自己的不幸。就這樣哭了一個星期。"
又是一陣心酸。
"之後我看到母親擔心的眼神,我告訴自己,夠了,媽媽所剩日子不多,眼前最重要的是,讓媽媽無憂無慮地離開,我現在不做,以後一定後悔。"
"母親篤信佛法,她相信命定論,所以對自己的遭遇也不抱怨。她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我,她擔心往後我如何一個人過活。"
"還好我從小就是一個開朗的小孩,求學求職都算順利,也有一些朋友。"
他抬起頭,用那雙電眼看著我,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說
"現在,你又多了我這個朋友,不是一個人喔。"
雖然感受到電力,我這次大膽的和他四目對看。
"是喔,你是說,我有需要時,你都會義不容辭的兩肋插刀?"
"我會啊,像今晚。"
我兩大笑了起來。先前的悲戚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送他走時,已經快半夜了。經過一晚的交流,又哭又笑的。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裏想,我們現在不只是朋友了,至少是兄弟。
#似曾相識  #5月  #小說  #日記  #連載小說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