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暢憂文學館】好險我不在寫小說,因為太不切實際

我曾經愛上寫小說一陣子,從大學剛畢業到出社會好一陣子,我都一直期待著成為小說家,直到去年我終於醒悟,才台灣要成為小說家實在是太困難,因為台灣社會不把小說家當作一個職業;甚或一個專業來培育。
韓國或日本能為了培育藝人,可以發展出練習生制度,為甚麼我們社會不行用同樣角度培育小說家?
很多台灣人的認知還停留在小說家任何人都可以當,所以不必花太多時間培育,政府的產業政策也並不會刻意重視這塊,所以最後作家或小說家這類職業就會徹底被邊緣化。
其實有寫過小說或劇本的人就知道,寫小說其實是一門專業,他需要大量的實證與社會經驗,同時也需要對多樣專業的了解。很多素人作者最大的障礙就是"田野調查",這個關卡幾乎會折磨死很多有小說家夢想的年輕人,而我就是那個被折磨死的人。因為小說或劇本內容的任何細節都需要靠田調來完成; 包括:人物設定、背景想定、歷史脈絡等。
你想想一個素人寫手怎麼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完成複雜的田調工程,背後肯定需要很多人或者團隊來協助才能完成,這其實就是一種專業。當然你也可以不做田調憑空想像或靠GOOGLE大神來寫小說,但我敢保證你寫出來的小說絕對連你自己都看不下去,你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這種玩意兒應該被誕生"。
最後我只想說: 「多多重視作家或小說家吧」。他們是一群社會觀察家,同時也可能是某些人的心理醫生,亦可能是某個價值信仰的拓荒者,他們的存在絕對可以為社會增添色彩跟質感。
#台灣  #日本  #寫小說  #出社會  #現實感 
分類:生活

瓶中人用自己的思想與信仰來看瓶子(自身)外的世界,用這種方式試圖詮釋世界、理解世界,這讓瓶中人堅信自己的思想自由,但它沒發現的是,它的個人思想及信仰同時反過來禁錮著過度崇尚信仰的自己,這讓它變得不自由,甚至動彈不得。自以為是的思想自由聽起來很矛盾,但不容易察覺,這就是"瓶中人"。

評論
上一篇
  • 【腦洞系列】房價之所以降不下來的另一種可能性 ─── 人性中的劣根性
  • 下一篇
  • 【生活洞察日記】強調努力的背後所衍伸的競爭意識,已經不夠說服人,我們將要改寫規則,讓共善共榮成為新典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