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謫月》無題01

謫月,月無缺單性轉,R18學步車。
一個熱愛哥哥的妹妹故事,OOC,慎入

======

辦公中的劍謫仙聽聞有人敲門,便直接讓人進入。

一般來說很少有下屬會直接上樓找他,多數是通訊軟體或電話先行報備後約在會議室,少數重要事項才會在總裁辦公室談論。

也因此沒通報來拜訪的人屈指可數,所以來人只會是他心中所想。

「哥哥。」

果不其然,一襲淺黃小洋裝的月無缺踩著平底涼鞋快步走近,都還未來得及發聲便被人抱個滿懷。

「我考完試了!」

月無缺簡直像是用跳得撲向自己兄長,劍謫仙怕她跌倒而摟緊纖細的腰,但也因此臉埋在小妹胸前,雖然不會呼吸困難,但衣料材質輕薄,內衣的壓花沿著洋裝外緣顯露而出,他不著痕跡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月無缺雙手撐在他的肩上,滿懷期待看著自家兄長英俊的臉龐。「你說考完要帶玉人吃飯的!」

「我說的是晚上。」

「晚上是晚上,玉人一離開學校就來找你了,哥哥肯定還沒吃中餐,走嘛一起吃~」

說畢又想找人討蹭,劍謫仙乾脆將人抱到大腿上,熟悉的位置讓月無缺剛好挨著劍謫仙的臉親了一下。

「妳親錯地方了。」

「哥哥不餵飽我就只有臉頰,哼。」

佯裝怒意但卻牽著劍謫仙的手滑入自己雙腿間,劍謫仙原先淡漠的神情此時有些嚴肅,不過就其他人來看,也許僅是眉毛上抬5度的變化。手指微動就聽見月無缺帶有一絲媚意的呻吟。「內褲呢?」

「在你的西裝外套…啊!」早上被劍謫仙送去學校,趁中途路經加油時進行的小小惡作劇,沒想到兄長完全沒發現。雖然底下中空有點緊張害羞,但又有種與日常不同的興奮期待感。

也許是期末考的關係,同學們大多忙著複習,誰也沒留意月無缺的變化,加上被列為只能遠觀不可褻玩焉的冰山毒舌美人,平常除了倦收天原無鄉與夢丹青一票好友外,其它時候她大多生人勿近,雖然是出名校花但追求者甚少。

她一邊寫著試卷一邊想著向劍謫仙揭露時,兄長會有怎樣的反應?是難得的出聲呵斥,還是直接懲罰呢?

想著想著,突然有點後悔不該不穿內褲了,因為自己好像又濕了不少。


食指與中指逗弄突起的小硬粒,惹得幼妹嗯嗯呀呀的聲音在耳邊連綿不斷,軟軟的奶貓聲讓自己底下也頂起帳篷。早上因天氣炎熱,他僅將西裝外套置於臂間,進了辦公室後隨意放在沙發上便開始工作。雖然知無缺愛玩,平常也都配合她,但沒想到這次如此大膽,劍謫仙溫柔的愛撫雖未停下,卻也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惹得月無缺夾著他的手不住摩蹭。

「哥哥…肚子餓…」

「嗯。」

劍謫仙伸進三指擴張按壓內壁,姆指與小指反覆刮弄柔軟的大小花唇,月無缺的臉蛋更紅,眼底的情慾讓她有些心神蕩漾,顫抖的手輕觸劍謫仙的褲襠,拉開拉鏈扯下四角褲,被解放的巨物立時展現眼前。

月無缺每每都覺得這麼大的東西,自己真的吃得下去嘛,容納時又被充盈感惹得頭昏眼花酥麻無力,好想要哥哥的肉棒一直插在裡面不要離開。

「餵無缺吃中飯~」

「嗯。」

抱起人放在桌上,讓月無缺雙腿環住自己的腰間,濕潤的花穴隨著動作也跟著收縮一綻一放,晶瑩的愛液有些滴落在底下的文件上。劍謫仙心想下午回來要重簽一份了。

「無缺想吃飯要說些什麼?」

「唔…玉人…喜歡…」

「喜歡什麼?」

「哥哥的肉棒…哥哥的牛奶…」

縱使已經被調教多年,但生性害羞的人還是忍不住偏頭低喃,但媚眼流轉的誘惑總能勾起劍謫仙隱藏極深的慾望。

「想要哥哥插進來…裡面…肚子餓。」

劍謫仙並不急著進入,僅讓陰莖上下磨擦月無缺的肉唇,惹得幼妹無意識扭動腰,想快點吃到最喜歡的哥哥肉棒。「沒想過走光的後果?」

「玉人以…我以為…哈啊~哥哥會發現…嗚嗚…我今天沒跟任何人說話,哈啊、哈啊…啊!」

劍謫仙挺進前端,碩壯的龜頭卡在充血嬌紅的穴口,月無缺一向喜歡劍謫仙插入時的那一刻,被哥哥佔有讓她身心都無比滿足到想落淚。

事實上濕潤的湛藍也是可憐兮兮的望著劍謫仙。

「無缺知道錯了,哥哥懲罰無缺好不好…嗚嗚…」

「那我們去吃中餐吧。」

說完作勢要拔出分身,被慌亂的月無缺緊緊吸附,腿也更加夾緊劍謫仙精壯的腰身不放。「不要不要~不要拔出去,哥求你…不要欺負無缺哈啊…」

就算因為月無缺的惡作劇而有些不快,與其說是不快,不如說是擔心無缺的人身安全,要是不小心走光被偷拍該如何是好。身為情人的獨佔欲才剛竄出,就容易因身為兄長習慣性寵溺妹妹而被壓下心頭,對月無缺的任何要求還真的從來沒有拒絕過。


連自己都沒察覺似的嘆了口氣,低頭咬住為了索吻抬起的粉唇,緩緩往內挺進。將月無缺的洋裝推至胸前,解開內衣,揉捏早已挺翹的粉紅奶尖,深淺不一的律動讓月無缺的呻吟斷斷續續,話也是說的上氣不接下氣,環住腰的雙腳勉力支撐,滑落時又被劍謫仙扶住大腿向內擠壓,肉棒更往深處肆虐,給予身下的人更多快感。

「哥…哥哥,嗯啊…好…哈…哈啊…」

顧慮堅硬的桌面可能會讓月無缺不適,彎身將人抱起,邊往待客沙發走去。月無缺被行走的震動顫得連呻吟都哽住,過度的內部刺激讓她只能抱緊劍謫仙脖頸,發出狀似討饒的綿軟哀聲。

「嗚…啊…哈…哈…嗚…」

被抱著坐下才剛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隨即又被直往上頂,因姿勢而分開的雙腿更因為重力無法撐起身體,只能被兄長的分身釘住動彈不得,開始新一輪的抽插。劍謫仙知她耳朵敏感,細舔耳廓反倒使底下陣陣緊縮,加深自己更難把持的慾望。

「哥哥…哈…哈…啊哈、喜歡…嗎…」

「無缺不論怎樣哥哥都喜歡。」

「每次…都、哈啊、只有這…句……嘻…啊啊!」

月無缺對劍謫仙一向的評價就是高山神木,千年難尋大木頭,稱讚永遠都只有一百零一句,但其實聽了很開心,因為她的哥哥只會說實話,從不欺瞞。感覺體內的衝刺漸漸變快,奮力在男人頸邊用力吸吮留下紅痕。

「我也…喜歡哥哥…哈、哈,最…喜歡…你!」

聽著幼妹難得的告白,劍謫仙覺得沒拿手機錄下實在有些虧了。可無缺臉上幸福的笑容卻已烙印在心,永不抹滅。


情事畢了,劍謫仙從西裝口袋掏出月無缺的小淘氣,仔細一看上頭還有水漬痕跡,躺著沙發上喘氣休息的人見他這麼盯著自己的內褲,直接雙手捂臉假裝看不見。

「無缺。」

「?」偷偷透過手指縫隙望向表情依舊正經八百的劍謫仙,像是在研究什麼重要學術般的認真專注。

「妳今天就保持這樣,內褲我先收著。」

「!」要、要這樣去吃飯嗎!?終於是懲罰了嗎?

「今天再不乖乖聽話之後就別穿了。」

…好像不錯,但新買的內褲就不能給哥哥看了。

「無缺?」

被拉開雙手,臉上紅暈未褪兀自想法天馬行空的月無缺反應過來,對著最喜歡的人說:「不管穿不穿,哥哥都要負責餵飽我,上下…都是。」


《END》
#謫月  #劍謫仙  #月無缺 
分類:日記

布袋戲坑深幾許。劍謫仙x月無缺/恆山一家。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