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資訊操作的核心之一:人們相信什麼,以及他們的世界觀

(註:此處所提世界觀並非諸如國際視野之世界觀,而是一個意識個體面對外界世界之信念體系)
蓮座:我們曾提及個體遭遇外界新的經驗時,其對應處理所產生的結論或新信念會受其既有世界觀影響。
狼心:是,個體產生的結論或新信念必須與既有世界觀達成至少某種程度的一致性。儘管未必是科學上嚴謹的一致性,而可能是情感或更後層的遙遠呼應。
蓮座:這倒讓我想起,既然新的的結論或信念會受既有世界觀影響,那麼只要改變某個人的世界觀,也就能改變他應對處理外界訊息所產生的結論。
狼心:是,所以有時候,當操作者希望人們相信什麼,未必會直接告訴那些人所希望的結論,而是透過形塑世界觀來促使人們如此相信。
蓮座:甚至有時,人們的既有世界觀被形塑得如此徹底,以至於他們無法相信其他的答案。
狼心:不過若要我來說,人們終究有所選擇。提早一步或回頭再來,打磨自身的世界觀總是人們的選擇。
蓮座:但我們先前也談及幸福國度的廉價世界觀特性。
狼心:人們不願付出打磨自身世界觀的代價,那他們的世界觀就不足以應對複雜局面。
蓮座:而一個不夠複雜深刻的世界觀,在不足以支撐自身的前提下,便容易受其他因素影響而被形塑。
狼心:是,更有意思的是,如果一個個體自身支撐的深度和力量不夠,那麼當外界餵養給他的是能逐步構成一個內部具一致性系統之資訊時,這樣的資訊便容易在此個體心中形成自我強化的迴圈。
蓮座:嗯,同時行使廉價世界觀的個體也缺乏其他信念來挑戰這一迴圈。
狼心:所以形塑完成的資訊便容易在其心中形成牢固的系統。廉價的個體將對此深信不疑,並據此回應世界。
蓮座:如此有心人便能夠藉世界觀的形塑來調控這些人的信念與行為。
狼心:是,未必能如操縱木偶般準確,但大方向是容易調控的。譬如可以不斷餵養人們,某一國好棒棒的資訊。最終這些資訊能形成一組彼此相容一致並互相強化的系統。在這種系統中,人們會因其相容一致且自身的既有系統無從反駁而逐漸相信那便是世界的樣貌。
蓮座:到頭來若出現真實的質疑某國之訊息時,受世界觀形塑的人們反而會判定這樣的資訊和其既有世界觀不一致,從而認為那是虛假消息,某國好棒棒才是永恆的真相。
狼心:是。而當然,選擇相信哪種訊息,其背後還有其他因素,不過在這裡讓我們先著重在世界觀的相容一致上。
蓮座:嗯,世界觀,這便是幸福國度所遭遇的情形。主流群眾的廉價世界觀,恰恰適於餵養資訊形塑世界觀的操作。
狼心:是,不過這裡有趣的點是,在幸福國度境內,有幾組不同的力量在為兩個以上不同的國度進行資訊形塑。
蓮座:哦?
狼心:其中之一與俗稱大外宣者陣營相同,另一則俗稱大內宣。更有意思的是,幸福國度境內還存在著聲稱兩組宣傳是同等罪惡,以及聲稱資訊形塑不存在的言論。
蓮座:這倒讓我想起先前提過的權衡。
狼心:是,總是去權衡罪孽的輕重,總是去權衡一切。衡量是一種非廉價的展現,恰可以使人們避開兩者一樣爛與全有全無律的問題。
蓮座:然而衡量之下兩組宣傳何者是更大的問題?
狼心:自是大外宣者。幸福國度的內宣儘管也十足邪佞,但至少不易牽扯暴力行動,大外宣者則不同,其政權幾乎屬於當代國際一大罪惡。當然正常的認知乃是知曉兩者都在進行宣傳,都在進行著資訊的形塑。同時這世間總是灰色的,從來不存在什麼國度總是好棒棒,完美無瑕的情形。凡是喜歡將事情講得斬釘截鐵,將某國度講得美好無比的,都可能有其目的而脫離真實。
蓮座:嗯,我似乎察覺這與聲稱資訊形塑不存在亦有關。
狼心:是,部分相關。一部分的人會說,幸福人們並非如此容易操弄:直接告訴人們訊息,人們可以不相信。要是說個幾句話人們就相信,那也未免太過容易,因此在幸福國度不存在資訊的形塑。
蓮座:而我聽出你的答案是反面。
狼心:因為資訊的形塑並非直接告訴人們所要的訊息,而是透過世界觀的改變來達成。聲稱這類直接操作難以成功,便由此論斷資訊形塑不存在者,是缺乏此類世界觀概念的認識。
蓮座:而實際情況是?
狼心:實際情況是,世間總是複雜的。資訊形塑在幸福國度是進行中之事,且不只一組國度,而是多方勢力都在進行資訊形塑,包含那不斷提倡資訊形塑的一方,本身也在進行著資訊形塑和內宣之功。
蓮座:然而若一個個體持有的是無從容忍複雜的世界觀,那這廉價系統的全有全無類傾向便容易要求人們必須要在有和無當中選擇,有些人即因此選擇「沒有」的這個答案。
狼心:是,這便是極端化,全有全無非黑即白的廉價世界觀所容易進行的判斷;畢竟人們的心智承擔不了中間灰色的混亂與不直接,儘管這才是世界更常見的模樣。另外,否認資訊形塑的存在,以及聲稱只有一方在進行資訊形塑的說法,可能都帶有其他目的。例如聲稱不存在有時可以讓人覺得自己比聲稱存在者還看得更清楚一點;又或者,如果是正在進行資訊形塑的其中一方,那自然會將問題都推到另外一方。
蓮座: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打磨自身的世界觀,避免廉價的判斷。
狼心:是,記住那種全有全無,非黑即白的斷言風格,如此談話之人通常背後有著另外的目的。
蓮座:對於特定陣營只有吹捧,對其他陣營只有貶低的風格亦是相同,因為這與世間常態並不相符。
狼心:是,可儘管世間複雜,罪孽卻仍有輕重。承擔住這複雜與混亂的世間,不輕易用廉價的方式論斷;總是去衡量,總是去評估罪孽的輕重,這就是深刻世界觀持有者的風骨。
蓮座:嗯,不同的世界觀,便將塑造出不同的個體。
狼心:是,了解一個個體面對外界資訊所產生的信念將與其世界觀相關,而資訊操作正是要形塑一個個體的世界觀,來促使其最終產生的判斷會是操作者所要方向,這即是我們今日討論的核心。
蓮座:我明白了。
世界觀 台灣 政治 社會 資訊操作
#世界觀  #台灣  #政治  #社會  #資訊操作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你看見那些陣營先決的評論了嗎 -1
  • 下一篇
  • 愛情的模樣,與2019 HBO Watchmen影集(有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