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33

分享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6

回到台灣已經2003年2月了,就在家低落的每天過生活,然後轉眼間快要三月中了,要準備飛回去德國了,雖然我有辦休學一年(要繳交醫生證明),但對德國體制來說,就是這一年就算你去上什麼課程學分都不予計算,主修課你想上課,老師有時間就可以排你的課程進去也不用額外收費,因為你還是學校的學生。而每個人使用休學Beurlaub的方式最多只有兩個學期。申請滿就要回來繼續正常上課。休學的時候你人在哪裡,學校都沒有意見,跑去西班牙學畫畫,或是跑去法國定居一年學法語,或是待在你的家鄉,不管如何,休學就是休息。你可以計畫要做任何什麼事情。

等於是在學制學期的這條路上,按了一個「暫停鍵」。
媽媽姐姐也在問:妳要飛回去了嗎?我說:我不想。我根本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接下來的一切。(因為當時留學的台灣人沒有一個人唸這個科系,大家都是演奏科系),我已經能吹豎笛,正常吹奏了嗎?根本還沒,嘴巴下巴還是微麻的。那我回去要幹嘛呢?
然後媽媽說:自己考慮清楚。
就在三月底,SARS突然爆發,從香港開始,而姐姐要飛回去德國,必須在香港轉機。那時候大家第一次遇到這疾病人心惶惶,我也嚇到 怎麼會這樣那時候我用了這個理由,跟媽媽說,我不要回去德國了,我要先待在台灣。媽媽問:那回程機票呢?我說先改期吧!先用拖字訣,就往後延了六個月。

然後姐姐決定她還是要飛回去唸書,長笛是她最喜歡的事情。那姐姐和初戀的男友(國二認識的,我從小看他們長大🤣同班同學班對),到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交往六七年左右了,姐夫是念師大音樂系的。他們兩個在機場互定終身,且許下願:願今生與往後的下輩子都要在一起,所以開始誓願和吃素(蛋奶素)。

我,留在台灣,爸媽開始到處問人,找到一間廟宇拜拜,然後就開始我的拜拜之路(一年),一個星期去拜拜2次左右,師兄說,要我回家唸大悲咒,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大悲咒的開始。每天早上媽媽陪我開始唸經固定次數,但我一直研究不出來,怎麼短短88句,我就是背不起來,我覺得超難的,每一尊神明的名字怎麼都那麼像阿。
然後爸媽也找了一個算命命理老師想去請教我未來的路的事情,想知道到底怎麼了,然後我就又被帶去命理老師家。一進去之後,是個胖胖的命理師,我心裡有點害怕但我也沒做什麼壞事,就只好跟著走進去,大家坐好位置,總是父母他們都會先開口因為想問老師事情。那個命理師聽完後,觀察我,跟我爸媽說,先請我出去,(那時我鬆一口氣,耶,可以先出去到大廳)然後他們就不知道在裡面講什麼,之後又叫我的名字,我又進去坐下,命理師問我:妳是不是目前沒有活下去的念頭,我只有默默點頭。(心驚,被發現了。)然後他就問了一些我的生辰八字,之後開始說:我只講一次,你們可以錄音下來,不準以後可以拿來問我,就開始分析我的命格我的什麼,有幾個講的有準啦,說我非常適合財經類的,會計之類的,會如魚得水,但我講話比較笨,要修行......(此處機密檔案不公開)......等等的。其實念頭被發現我就已經很想鑽入地底了。最後他跟我說 妳要活在當下。(那時候年紀還小,不太懂,但我有記住,慢慢去思考這四個字。)
然後最後他說:妳來,這邊有尊觀世音菩薩,和妳很有緣,妳對著祂拜拜,妳可以告訴她妳有什麼心願,然後我就站起來去合手拜拜,我沒有講什麼話,我只在心裡說:謝謝您。然後命理師突然 喝!大聲喊一聲,我嚇到,然後他說 沒事,這是收驚的一種,然後他突然說:菩薩,也說謝謝妳。我聽完當下已經眼眶泛淚了。
我當場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反正不管如何,我的念頭是不好的,但有人發現告訴提點我爸媽,這也好,不然他們永遠都不懂,我也無法說出口。

在家偶爾看看新聞,或什麼,但心情始終無法回到像從前。因為我沒有受過這麼大的打擊。身心靈同時受創。
偶爾和我爸聊天,但內容還是卡在:我這樣好嗎?我每天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彈鋼琴吹豎笛我一律不碰,太傷心了。)爸爸每天陪我講話,還說什麼我現在待在這裡也是在治癒他,他可以陪我講話。但我們已經講話了快一個月,我爸還是無法讓我轉念,(而我也不知道原來那就是憂鬱症),但我知道我的精神是開始不太健康的,後來我只好鼓起勇氣問我爸爸,我去看精神科好嗎?或許接受專業的治療可能會有好轉。
爸爸想了想說:好吧 ,妳是我們家最聰明的一個,這個病或許是未來的一種文明病,不然你去試看看就醫好了。然後我們就選擇中國醫藥學院,我自己去看初診門診的流程操作,還有如何掛號等等。

台灣 德國 香港
#台灣  #德國  #香港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5
  • 下一篇
  •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7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