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三章無語問蒼天5

鯰魚精看著白夜突然不動了,以為她大去了,哭得捶胸頓足地,直喊著對不起恩公。
『別哭了,』金錢摳著耳朵,鯰魚精的哭喊聲讓她耳鳴。『她沒死,只是入定去了。你別大驚小怪的。』
『這白夜也真是的,大半靈力都送人了,她要多久才補得回來?』衛菁撓撓後腦杓,有點苦惱。
『你的恩公沒事,但是我們現在需要你幫忙,就當是你還恩,可以嗎?』老宋對著鯰魚精說。
鯰魚精一愣,心想,還是要我報恩吧?!
『請說,我可以的話會盡量幫忙。』鯰魚精用袖子擦乾眼淚,坦然的說著。
『我們想知道,你跟靈石母娘的關係是什麼?你們廟裡這麼多妖邪在那裡作什麼?』老宋說。
該來的還是要來的,鯰魚精自覺受了人家這麼大的恩惠,將這來龍去脈交代清楚也是應當:『我原是在水溝邊的一條鯰魚,因為河川污染淹淹一息之際,有好心人看到就將我帶到這後山的靈泉水邊放養。經由天地精華化育成精。幾十年前,有個出家師父來到靈泉口看到了我,他告訴我,僅僅是依靠天地化育是不夠的。如果我想要修練成人,我要為人類服務。他帶我來到村子教我如何吸收靈氣,我便拜他為師。師父說,我是一隻鯰魚,靈泉的水氣有助於我的修練,而泉口的那顆奇石氣韵柔韌,若我棲身在這石頭裡,日夜受靈泉澆灌,再受人類朝拜,我就能吸取人類的靈氣,化出人身來。若再努力幫助人類達成他們的心願,有了德行善業,我就會可以換一張人臉。』
『所以你寄居在靈石裡扮演母娘?』老宋問。
『母娘這個稱號也是建廟後,廟裡的乩身跟小師父們取的。平常若村民有什麼事情要求母娘幫忙,乩身就會請我降駕辦事。』鯰魚精說。
『那今晚你在這裡,那在乩身身上的那個又是誰?』衛菁疑惑很久了,終於可以發問了。
『是其他的靈。』鯰魚精有點尷尬的說。才說要幫助人類,卻又被發現自己並不認真辦事。『不過那是因為我另外還有其他的工作,所以忙得時候,就讓其他的靈上乩身去辦事。』
『乩身難道沒有發現嗎?』寶寶好奇著。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上他身的靈不太一樣了,可是他怕失去信眾的信賴,所以他也從來不過問為什麼母娘換了其他靈來辦事。』鯰魚精解釋著。
『你師父呢?現在人在哪裡?』老宋問。
他感到這位『師父』是關鍵人物。
『師父不常來,他有大事要忙,大概每年年中才會來我們這裡一趟,看看我們,順道拿…,』鯰魚精說到一半突然停頓,他意識到接下來的話不應該說。
『拿什麼?』老宋發現了,追問著。
『啊!我不能說。』鯰魚精緊閉雙唇。
『你看看你恩人,現在要重新累積出那一大半靈力,都不知道要幾年,現在她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你對得起你恩人嗎?』金錢狠狠地威脅著。
『不是,這是,我們業內機密,不能說的啦!』鯰魚精有點內疚。
老宋語重心長地對著鯰魚精說:『等一下你就要跟著使者去功德林懺悔了,所有你做過的事,都要面交給菩薩,所以如果你現在還想隱瞞什麼,你覺得你有臉面見菩薩嗎?』
鯰魚精楞了半餉,一番掙扎後,決定把一切都交代出來:『師父命我在靈石廟裡為信眾趨吉避凶,我在神壇上聽他們的祈求,自然會聽到很多秘密,我降駕時,就有資料可以開示。信眾們感覺我們很靈驗後,就會將他們家的大小事都交給我們處理。信眾一旦想要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就會開始交易條件。很多信眾會在祈求時發願,例如願減十年壽命給自己的母親。』鯰魚精怕被當作惡靈,急著解釋著。『我們當然不會真的拿走他的壽命,只要他還活著,就一定還會持續跟我們交易,這樣我們就可以再拿走他其他的東西。所以我們只拿走這十年裡他的福報作為替代。或是他發願要做功德迴向時,我們就可以把他的功德拿走。這些功德福報都是人類的靈力,我們就把這些靈力存下來給師父。他每年來就是要拿走這些靈力。』
語畢,眾人一陣錯愕,頓時無語。
『幹,我聽到什麼?』衛菁忍不住說出髒話。
老宋沉思一番:『你師父拿靈力,那你的利益在哪裡?乩身的利益又是什麼?』
『信眾們拿香朝拜我時,他們就把他們的靈氣送給我。』
『怎麼會?只是拜而已耶,怎麼也會損失?又沒有開始交易?』寶寶有點驚慌,因為她還蠻愛去廟裡拜拜的。
『人乃萬物之靈,以佛的形像形塑而成,帶著佛的加持降世。你們的靈性等級遠在我們之上,因此我窮盡數百年都換不得一張人臉,你們一出生就有張端正的臉,因為這是佛的恩賜:告訴你們,你們皆為佛子。但是你們卻向我們這些低階眾生朝拜,無視於你們的高等靈性與佛恩加持,自甘低微無能,並敬我們於你們之上,請我們為你們作主。這行為就是宣示,我是你們的主,我自然可以拿走你們視之於無物的靈性啊!』鯰魚精說得既坦然又帶著輕蔑。
這話的意思是不拿白不拿。
一席話說得在場眾人啞口無言。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