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見彩虹的小屋⋯Rainbow House(下)

最近整理屋子,意外發現了《看見彩虹的小屋(上)》文中所說的那篇論文,并在FB上找到了原文的作者謝鈺鈺,原來她并非房客,而是採訪者,并提供了當時(1994 年)的被訪者的照片,真的太有趣,太有緣了,一股衝動湧上心頭,於是就動手寫了這篇《看見彩虹的小屋》續集,現將謝鈺鈺的原文貼上(有幾處地址和實名略加修改):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上文雖然沒有標示寫作的日期,但這泛黃的紙張,正在訴說著歲月的故事。文中的6位房客中,曾經的四號房的房客何肇衢先生,他的畫室目前還在小樓上,他已經90高壽,仍筆耕不輟,常常還是來小屋畫畫。附上天下雜誌報導何老師的文章:「何肇衢老畫家的畫室,淡水最好窗景之一」
https://smiletaiwan.cw.com.tw/article/240
上篇中已寫四號何老師及二號房周夢蝶的故事,帶著好奇心,還想了解其他的幾位,就上網搜尋,先在FB上搜作者謝鈺鈺,沒想到一下就找到了,還傳來了當年她的採訪對象⋯3號房的藍恭旭的照片。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以上為和謝鈺鈺FB聊天截图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三號房的藍恭旭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藍恭旭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周夢蝶送給藍恭旭的詩集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周夢蝶養的小野貓

看到這几張二十多年前的泛黃老照片,雖然我當時還沒來小屋,不認識藍先生和周夢蝶,但還是百感交集,這是小屋歷史的一部份啊。藍恭旭如今安在?去Google一下吧。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現在的藍恭旭

三號房的藍同學,現在已在藝文界小有成就,已經是國藝會獎勵組的總監了。
再來看看一號房的劉洪順,哇哇,也已經是一位大作家兼編輯了。曾經整理陳履安的《學佛心路歷程》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再來看看六號房的陳月里。
以下是在網上找到的一篇文章的一段:『1993年夏,拜訪了當時還居住在淡水的素人畫家陳月里及詩人周夢蝶,方巧他們二人同時賃屋於淡水教堂附近的一棟大宅子。當時二、三層樓高的宅子分租給不少在附近就學的學生,二位老人家即與學子們一同寄居於此。宅子位在小山坡上,從陳月里的房間窗戶可看到觀音山,她為了讓我們看清楚淡水河的美麗夜景,特別將燈熄滅。隨後,又帶我們登上頂樓眺望。那夜由高處俯視的印象,給了我深刻的感受』。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陳月里畫的《淡水月光》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小屋窗外夜景

那時她獨自居住在六號房,這是一間套房,窗外就是一覽無遺的淡水河及觀音山景,那時的她,半夜起床如廁,要用手遮蓋眼睛、匆匆走過窗前,只因她太了解自己:「只要定睛看見河面上觀音山的淒美倒影,或是粼粼波光,我就會不捨得睡。」可能就在那不捨得睡的某一晚,成就了這幅《淡水月光》。深藍的色調,確實有種淒美的感覺,畫家對顏色的感受,與他們內心情感及生活的經歷有關。陳月里親歷了二戰的戰火,經歷坎坷,畫風比較淒美。而何肇衢經歷比較顺遂,畫風陽光而溫暖。
此外,在這小屋的一樓院子里還有另外二間房子,其中一間曾經住過一位特殊的房客---畫家王春香。王春香何許人也?找google大神一查便知!
王春香是當代女畫家,但是最常被稱呼的頭銜,卻是「第一夫人吳淑珍的表姊」。吳淑珍,台灣人都不陌生,陳水扁的太太,曾經的第一夫人,和王春香從小一起長大。王家比吳家更有錢,吳淑珍的母親吳王霞家族,除了父親是保正和地主外,有個堂哥因經營營造業,事業相當成功,財富比吳王霞有過之而無不及。而這位吳淑珍的堂舅,有一位女兒,就是知名女畫家王春香,她和吳淑珍是從小玩到大的莫逆之交。吳淑珍這樣形容王家的財富:「我記得那時候王春香她家就有汽車,房子外面的磁磚還有雕花,每次看到舅舅打開他的○○七手提箱,裡面裝的都是金條。」王春春與吳淑珍情同姊妹的關係,無人能取代。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這張《阿扁與阿珍》就是王春香的代表作。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當年王春香租的這間,之后又被擴建了,當時沒有這屋頂,而是一個獨立的小院子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王春香改建的玻璃屋現況

大約30年前,王春香還是個小畫家,租了我家院子的一間偏室,原本只是院子一隅的一間獨立小套房,套房外有一個看景的小院落,很是別緻.她租下后,自己掏錢擴建了一間玻璃屋,做為景觀畫室。照片中左側這間玻璃屋及頂上的日式壁紙,和右側這間套房的地板,都還是王春香當年改建留下的,當年她花了二十幾萬改造這間小屋,不愧是畫家,改建后的畫室別有一番風情,她在這里使用了十几年,到現在還留有余韵,也要感謝她。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先生和吳淑珍在此相遇

有一天,她帶著吳淑珍來到這間畫室,那時陳水扁還是台北市長。當時我先生剛好在院子里遇到她們,王春香指著坐在輪椅上的吳淑珍,問:「蔡先生,你認識她嗎?」,因先生有青光眼,視力不好,從不看電視,他說「不認識」,「市長夫人,你都不認識?」,「哦,原來是夫人啊,失敬失敬!」,想必當時市長夫人的臉色一定很難看。我先生就是有眼不識泰山,對吳淑珍如此,周杰倫亦是如此,可謂是一視同仁吧,哈哈!
院子中的二棵雞蛋花,是婆婆當年種的.看著樹上的老皮,就象是人臉上的皱紋,泄露了它的年齡,這是一幢有故事有厚度的房子.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筆耕至此,抬頭看了一下手机,時間已是2021年8月23日,從2018年7月寫了《看見彩虹的小屋》上篇,至今一晃已是整整三年,從謝鈺鈺的論文(1994年),到現在已是二十七,八年了,光陰荏苒,岁月如梭,一茬茬的房客,如流星般的閃過小屋,短則几個月,長則數十年,但終究都是過客.我們雖是房東,也不過是住的久一點的過客,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這世界上的匆匆過客,如果能留下些筆跡,几句文字,就如謝鈺鈺般,也許今后還能讓有緣人有所回味,故此補上這篇.以為留念.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又見彩虹🌈,

雨后的天空,灰濛濛的,就像一張皺皺的宣紙,

一道彩虹🌈,不期而至,却又轉瞬即逝,

從藍恭旭,劉洪順,何肇衢,陳月里,王春香, 謝鈺鈺,周夢蝶

如是如是,

就像一道道絢麗的彩虹🌈,滑過淡水河的天際,

矅亮小屋,

落日餘暉,珍珠般灑在海面,日復一日,

又見彩虹🌈,
感恩老爸,讓我們能住在,看見彩虹🌈的小屋,

惟願惟願

凡踏著風雨而來的, 我將與彩虹🌈,還送於你。


隨緣堂2021年8月23日寫於淡水彩虹屋
#謝鈺鈺  #何肇衢  #淡水  #陳月里  #王春香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看見彩虹的小屋---Rainbow House(上)
  • 下一篇
  • 日月潭隨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