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13

分享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7

(文長謹慎入!,我打算好好的把黑暗史寫完後,留在雲端上,然後好好告別我的過去。 不小心進入閱讀的人,請包涵。
從醫院踏進去後,我很勇敢,因為我告訴我自己說,我可以全程講中文溝通。雖然還是有點不安,去報到之後,對方給了我一張情緒評量表還什麼的,我到旁邊去作答。
裡面問答題目不少問的很詳細,選擇的答案大約都是頻率,例如:很少 偶爾 常常 總是。這類的,問題我忘記了因為太久遠了,但我相信現在有新的情緒評量表。
做完筆式的測驗後,是重度憂鬱症。然後開始進行門診的開藥醫生,和我有選擇心理諮詢師。先有人員來做初步的紀錄和問答,我的煩惱是哪方面的等等的,之後又再約定一個時間,才是與心理師的會面,和另外開藥醫生的門診時間再去報到。

首先先看開藥醫生,第一次初診會問的問題比較多,他也觀察你的狀況,或聽家人描述之後開藥給你,讓你回去服用。

心理師方面第一次會面爸爸帶我進去,爸爸自己先開口說:這個小孩真的很乖,她從來都不會欺負別人,但好像都只欺負自己。------然後我也傻眼,第一次聽到我爸爸對我的評價。是是說 講的也好像沒錯。
之後心理師請爸爸出去後,這是屬於一對一的諮詢模式,所以爸爸出去外面等,我們開始第一次的諮詢,心理師首先會先問一下家庭背景成員等等,排行老幾,幾個兄弟姊妹等,然後再慢慢引導你,由他提問,妳回答的方式,開始進行。.......快轉。

我還記得第一次結束後,他給我一個課題,他說:請我去菜市場走一走,我答:我很少去傳統市場的,他說:那正好是個很好的訓練,妳去走走,下次再告訴我妳發現了什麼?

大致上我進行了長達半年以上的諮詢,每次一小時,照醫院的收費制度走。每次去談話都有不同的內容,也會慢慢講出自己的煩惱,因為就是要去解決問題的,所以我很勇敢地去面對我和音樂的這個問題。

開藥醫生方面:因為總是看病拿藥的人很多,他看的速度常常很快,對我來說,他就是希望我好好服藥,其他的他不會和你多聊。(這是早期精神科門診剛開始的時候,那時候都還沒叫身心科門診),但在第二次看診時,我就很勇敢地問他:請問您怎麼確定這些藥物在我身上會有起作用?然後醫生冷冷地回答說:你相信科學嗎?我想了一下說:我相信!然後他就說,人有新陳代謝阿!然後我想再問他:不會有其他副作用嗎?或是我的身體並未吸收?之後他就拿張紙筆,跟我說:這上面有寫幾本書,妳可以去看看再來。
然後換下一位!
(我真的有去買那些書來看,而且看完我發現,書裡面寫的都是支持服藥,不要亂停藥,會有風險,和書裡介紹各式各樣的精神疾病,例如強迫症....等等的,我認識很多新的精神疾病名稱。)

我還把我的這個對話過程,告訴了我的心理師,他淺淺的微笑,似乎覺得我很有趣,他也說我:勇氣可嘉,之後我們又繼續討論讓我憂鬱的問題....等等。

半年的時間到了,回程機票的時間即將來臨,但我還沒準備好,我連樂器都沒有拿出來練習,我還在探索我和我自己。
然後我跟媽媽說,現在還不是我回去的時候,我還沒有打開自己的死結。
然後機票不能在延,所以勢必只好作廢。無法退費。

過半年以後,有一次我問我的心理師,我可以吹樂器給你聽嗎?他說妳的樂器是什麼?我說是單簧管,他說那這個空間應該可以不會吵到其他人。然後我就先在家準備一星期,重新拿樂器出來吹,這時候的我,臉部神經大致上都恢復正常也可以講話(開藥醫生又叫我多咀嚼口香糖當復健臉部周邊神經)。但當我拿出單簧管吹時,我嚇了一跳,我以前所習慣的嘴型,吹奏的方式,神經的感覺全不見了。就像一個初學者要開始想吹奏豎笛。我很驚訝,沒想到神經雖然回來,但因為我沒有吹奏樂器練習,臉部肌肉和新回來的神經是沒有連結的,更不用說氣也沒有集中,全都散的。

一星期時間到,我回診和心理師說,目前還沒辦法吹給你聽,我告訴他我打開樂器以後遇到的狀況,我說我需要時間,重新練樂器,重新先找嘴型回來,肌肉能控制到不漏氣,等等的,我準備好時,再演奏給你聽。他說:可以,我們又繼續諮詢上次停的進度。

我開始在家裡重新練習吹樂器,由自己以往的學習過程,給自己上課,重新拿出小時候的豎笛課本開始,一個音符一個音高慢慢重頭開始。過了一個月以後,終於比較可以演奏個什麼給心理師聽。自己挑了一首我小時候就很喜歡的曲子,聖桑:單簧管奏鳴曲,我先演奏了第一樂章。
我自己清吹,沒有鋼琴伴奏啦。因為很久沒練樂器,又臉部失調,第一次要吹給心理師緊張到不行。他還叫我先深呼吸。當然他也有曾表達過,他不是音樂專業者或許無法給我太多專業建議,但他很願意聽我吹奏。

第一樂章不長不短,幾分鐘結束。他拍拍手,他覺得很好,他覺得我跨出好幾步了。然後他開始問我,可以有第二樂章嗎?我說:嗯,回去再練....。他突然開始跟我討論音樂,他說他想回饋給我他聽到的感覺,他用像說故事的方式告訴我他聽到什麼感覺,或什麼讓人緊張或放鬆的地方等等。然後他問我,我對這樂章有我自己想像的畫面嗎?我說:還沒有,他問:你要不要試著也去想像看看,這個旋律給妳什麼樣的感覺,寫下來,然後下次我們來討論。
也發現我的想像形容和他的不一樣,但很有趣,這就是版本的詮釋。一個是聽的角度,一個是吹奏者的想像。.......然後我們就一路慢慢完成四個樂章。完成各自的想像和他聽後的回饋Feedback,當時我有個筆記本,諮詢回家後我有記錄下來這些一切。

我不會當他,他不是音樂專業人士,反而我覺得這個互動很棒,因為從來沒有人跟你討論和回饋這件事。而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教學法。所以我寫入筆記本。

然後漸漸開始話題會在音樂和自己的個性上面周旋,而我的那本自創教學法 筆記本,也在慢慢累積,我對音樂的重新認識,和我可以如何做的更好,讓別人聽的更清楚。

時間也快接近一年了,該是抉擇要回去德國還是留在台灣。回去德國:就是去完成從來都沒有台灣人去修過的學分課。留在台灣:就是重新進去補習班一年,去讀書,重新考聯考插台灣大學。但我和心理師說:不甘心啊!我若在台灣唸大學,我同學都要大三了。

之後他第一次講他自己的故事,他說 他以前也是留學美國去的,去念心理學科系,研究所,但還沒唸完,突然得知家裡破產的事,因為他爸爸愛去選舉,就把家裡的錢拿去選舉,沒有選上錢也都沒有,他當時也很氣,為什麼爸爸要這樣?但還是遇到了,他也必須抉擇,他要留在美國靠自己繼續念書不管家裡,或是回來台灣幫忙收拾爛攤子,我問後來呢?他說:他選擇回來,書以後還有機會可以在唸。

那是我諮詢多次以來,第一次聽到,他講他自身的故事,然後他說,妳的不甘心我可以理解。但做決定還是要由妳自己想一想。

口香糖 台灣 心理師 開藥醫生
#口香糖  #台灣  #心理師  #開藥醫生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我學音樂的眼淚之路6
  • 下一篇
  • 走路運動 Part.4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