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月潭隨想

20多年前,剛來台灣那時,遇見一位大撤退時期來台灣的杭州同鄉,聊到了日月潭就說了句,"那比起杭州西湖還是差遠了",就因為她的這句話,讓我對日月潭興趣缺缺,以至於來台灣10年都不曾去過。
記得第一次去日月潭,是10多年前,和先生一起去的,當時還沒有開放大陸來台遊,我們到時已是中午時分,雖然已是日正當頭,但還是人煙稀少,一片寧靜空靈,我第一次被這種空靈之美震攝了,完全打破了我對日月潭的印象。
第二次來此,已是二年前,杭州的表姐來訪,因她第一次來時,已去過花蓮了,所以這次就帶她走阿里山-日月潭缐,她說,她的一些來過台灣朋友都說,日月潭比杭州西湖差遠了,沒什麼好玩,所以她對此行也不抱太多希望。
因為我知道,日月潭的美在於她的寧靜空靈,所以當時我上網查了許久,在眾多民宿中選中了這間,可以一窺湖景之美的明湖釆堤,一進門我們就驚嘆不已。
這次是第三次來到日月潭,是陪杭州的同窗好友們來玩,我們還是入住這間,她們推門而入時的表情也是和表姐一樣,驚呼連連。 
來日月潭,一定要住在湖邊,你才能真正看到她的美,因為清晨才是她最美的時刻

那份寧靜,那份空靈,那份淡泊,那份優雅,那份禪意,那份自在,才是她的本來面目。

如鏡面般的湖水,山來山現,船來船現,樹來樹現,人來人現,不參雜任何自我的主觀,忠實地呈現世間的萬象。
這次來的朋友三人中,有跟團來過一次的,有來過二次,也有一次也沒來過的。本來安排這個行程,其中的一位因曾在日月潭邊住過,看過清晨的美景,非常想再次重遊,而另一位只是在中午時分跟團到日月潭的名字旁留影,就算到此一遊了,聽說要再遊此地興趣缺缺,但還是接受了組織的安排。
清晨,天剛濛濛亮,一縷晨光從窗縫中射入,我醒來了,一拉開窗簾,美景瞬間攝入眼球,拿起來手機記錄了這一刻,千言萬語不如視頻几秒。
00:00
姐妹們連刷牙洗臉都顧不到,蓬頭垢面提起相機就往湖邊衝去。
只為緊緊抓住這清晨難得的瞬間。
前一天在阿里山,三點多起來看日出,并不理想,雲層太厚,而今天日月潭的日出卻來的如此及時,完全在預期之外。
人生不就是如此,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然而一切的安排總是最好的。
人們總是喜歡拿日月潭和西湖相比,可能是湖的面積大小差不多吧。我一開始也是被那句"跟西湖比差遠了",這句話誤導了我十年。
如果真的要和西湖比一比,描寫西湖的詩句千千萬,但最有名的就是"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這就是說,西湖總是要靠淡妝濃抹來梳妝打扮的,也就是說她是一位人工美女。
印象中描繪日月潭的詩句并不多,因為台灣只是一個邊埵之地,日月潭更是偏鄉一隅,歷史上很少聞人墨客光顧。
最有名就算是敗軍之將老蔣總統了,正因為這里有西湖的影子,所以這是他倫落他鄉后,最佳的寄情之所,這里還保留了當年他曾經遊湖的碼頭。
沒有西湖這麼多詩句,也許這句"千峰霧壓雨濛濛,一洗人間凡音空",算是日月潭的最佳注腳。
清晨的日月潭,猶如披著一層薄紗的清純少女,在微微的晨風中,白紗飄逸,少女曼妙有形的身軀若影若現,晨光一絲絲撥開她的面紗,漸漸的顯山露水,好一幅仙境的景象。

上午9點過後的日月潭,大量的團客湧入,人潮如鯽,人聲鼎沸,那份寧靜被打破,空靈散去,仙味頓失。此時的日月潭,就像被凌虐過的少女,薄紗被扯掉,披頭散髮,滿臉痘疤,那真的比西湖差遠了。

如果以女子來比喻西湖和日月潭,前者尤如描眉畫唇,穿著華麗,帶著脂粉味的貴婦,總透著几分俗氣;后者則是飄渺空靈,清純優雅的少女,透著幾分仙氣。
如果用瓷器來比喻,西湖就像清代官窯,精工細作,精美有余,匠氣外露;日月潭就像宋瓷,簡潔素雅,混然天成。
如果以繪畫來比喻,西湖就像郎世寧的宮庭畫,每一筆都這么精細工整,完美無瑕;而日月潭則像張大千的潑墨山水,灑脫自在。
如果從禪觀來看,當我們把濃妝還給濃妝,清純還給清純;把貴婦還給貴婦,少女還給少女; 把清瓷還給清瓷,宋瓷還給宋瓷; 把西子還給西子,日月還給日月,把山水還給山水。
其實,西子湖和日月潭無二無別,有所的分別比較都只是我們的意識在作怪。
我出生在西子湖畔,前三十年與西湖為伴,三十歲后生命轉彎,來到台灣,與日月潭為鄰。生命中有此二大美女相隨,有清瓷宋瓷賞玩,人生可謂足矣。
這次我安排了一個潭邊騎車的節目
騎騎拍拍
拍拍停停

停停看看

看看騎騎
人生一大樂也
這次安排同學來台旅行,最出彩的就是日月潭,讓她們一改過去對日月潭的印象,對此留連往返,還想再來。
最後,几位杭州資深美女一致認為,日月潭的晨景比西湖更勝一籌。 

注:文章是2017年8月24日寫於淡水,今天剛好4年,從《美篇》搬家到此地.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看見彩虹的小屋⋯Rainbow House(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