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偶發的樹聊

公園 樹木

路邊的樹

偶發的在正中午到公園走走,撿到了這些樹掉下來的果核。對,果核。果實已然炸開,內裡的種子也不知道彈到哪去,只留果核。
「你們的果核好漂亮啊!」我說。
樹呵呵笑,「那就送妳吧!」他說。
公園 樹木

在公園邊有好多這樣的果核,每個都像花一樣漂亮

「?!這樣你不會覺得可惜嗎?」
『為什麼要可惜?我給你的也不過是"殘骸"而已。』他這麼說。『我身上有的依然存在,給妳的也不過是果核,內裡的種子早就遠播,已然完成了傳承。』
其實他用的不是殘骸這個字,但我一時找不到更精確的字眼記錄。
「但你們為了傳承要把種子爆開,因而會讓部份樹枝斷裂,不覺得不舒服嗎?」我問。
『為什麼要覺得不舒服?』他用一種訝異的語氣問我,彷彿我問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要延續種族、傳續生命本就要先放手,不先放掉部份的枝葉,怎麼完成傳承?』
這講得像是"要放手讓孩子成長"的概念。也是,沒有誰可以陪誰一輩子,誰都只能看著誰成長,卻不一定幫得上忙。
於我笑一笑,沒說話。靜靜的走了一段。
忽而看到腳邊有些多的殘枝,忽而又抬頭看了看另一棵大紫薇樹。
「這樹枝掉得有點多啊。」我說。
『我們也是要自我修剪修剪的。』那個樹這樣說。
「修剪?!」我覺得有點好笑。
『是啊,可不是只有你們人類會修剪樹木的,我們自己也會自己修剪啊。』他說。『枝多了,就修掉。把過多的、不必要的通通丟掉,這樣就舒服了!』
中午的太陽很大,已經忘記有沒有風。
我微微笑著走在行道上,不再說話。
今天這場對話之於我而言,很多了。(笑)
#公園  #樹木 
分類:日記

生活,記錄。無論是礦訊、接訊、或者其他雜七雜八的生活記事。

評論
上一篇
  • 開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