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命名|青永

數年之前,我們曾和朋友一起到東部旅行,夜宿在朋友在長濱的小屋。小屋四周荒煙漫草,大海就在眼前。
一日晨起,還沒有目的地,我們預備出門。我在院子散步,等大家到齊,偶然瞥見左方不遠有座似廟的建築,隨口問了屋主,有人提議「就去看看吧」。
原來是座求子的名廟。我們純心參拜一番。那日廟中沒有什麼人,只有一個師姐。朋友們起興求問師姐。那年我剛畢業,心中滿滿對未來的焦慮。我問工作,師姐卻答我婚姻子嗣。兩者我尚遠遠思慮不及,還以為是名廟答問的套路。
當晚,兔子向我求婚。數年之後,我懷上了第二個寶寶,此刻正在我腹中踢踢踏踏。孩子依次性別,一如當年師姐所言。
二寶是我們準備好迎接,卻在意外的時間來到。但這個意外,反而比原先種種的設想,更迎合我們實際狀態。不論是工作上的考量或育嬰假的安排,原本即將面對的若干問題,竟隨著二寶出現而暫時消解了。
初登場就替媽媽卸下一樁心事,想來這應是一個貼心的孩子。
不曾做過跟孩子有關的夢。倒是得知孕後的接連幾天,都夢及不同的男子。人和情節於我都是陌生的,但似乎都和我有某種關聯。於是,我直覺二寶是個男孩。
在確定性別以前,我已開始思考,要送給這個孩子什麼名字。他的名字不必遷就姊姊,我們會花費心思創造全新的祝福,專屬他自己。
二寶將在年底出生,肖牛。我所知的牛,脾性溫和,不與人爭。過去農業社會留在人心的殘影,賦予了牛勤勞踏實、任勞任怨的美德。不論什麼樣的德性,我會希望那是來自他對於人生的洞見,而非僅僅是為了應和他人的要求。
更重要的,我期望他與人為善,但不役於人。前者要不失純心,後者要有智慧。善良很好,但不能任人折拗。
於是,我心中浮現的關於小牛的美好場景,不是良田美池、耕織有序的農村田園,而是林邊清溪,青青草地。小牛飲水吃草,或坐或臥。他的幸福和草地一樣清新無邊,他的自由和天空一樣明朗遼闊。
故首取「青」字。青字本義指色如青草的礦物,泛指一切如青草般的顏色。青構字上半的部件,如今寫作「主」,其實本作「生」。「生」字的創意,象「土地上長出一株青草」,表達青草生命力的強韌。(至於「青」構字下半的部件「月」形,本義和月亮無關,而是象「開採礦石的礦口形狀」。)一願他飲食無憂,飽暖一生。二願他有小草精神,柔軟強韌,作一個溫柔而且堅強的人。三願他無論走向何方,都能看見生命的豐盛美好,所到之處,郁郁青青。
次取「永」字。永字本義指因水有曲折分流,導致交通行路長遠,而有了長久的意義。活在當今,萬事更新迅疾,而高速往往會模糊視線,使人看不清事物的本質。看不清楚,就留不住,有些重要的人事,往往就這麼輕易丟失了。我期望他的步調能與所在之處輕快合拍,也能不忘緩慢的悠遊,停步的靜觀。即使際遇曲折,前路阻長,也能在空間的寬度中體會人生的敞亮,在時間的長度中明白這一生所為何來。
青與永二字,形成我對這個孩子生命全幅的想像:青青河邊草。
比起「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我更期望他的人生能活出「青青河邊草」般的境界:莫失實際,亦莫忘詩意。人生難免會有與人競勝的時候,也毋須諱言其中得失的心情。但如何能不隨物轉,不役於人,終究需要不離自然本心的智慧。
人在世間,不得不與物相刃相靡。我想在孩子的名字裡深深印下這一句詩,讓他一生所遇之人在呼喚他的時候,同時替我傳達:你永遠值得幸福,你永遠值得自由。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寶寶收拾練習札記02|在煙霧消散時看見彼此
  • 下一篇
  • 心意相通的途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