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瓶蓋(三)

今天是第六天,天才剛亮,我就急著從床上彈起,昨天睡前就先把制服穿在身上,只要刷牙洗臉後就可以背著書包出門。
「你怎麼這麼早起?」剛下夜班的大姐坐在客廳用狐疑的表情看著我。
「上課呀。」
「不會是要趁一大早約會吧?跟什麼⋯⋯晴的那個?」
「她叫詠晴,可以約會就好了,我快一個禮拜沒有看到她了。」從來就沒有真的約會過,但如果條件放寬的話,其實我跟她是天天約會啦。
曾聽她說過,她都很早起床,很早出門,是第一個進教室的人。我得趁沒有人的時候,先衝去她班上找她,問個清楚,這些流言蜚語我已經聽夠了。
坐上公車後,再轉搭火車。
北上的月台上站著各個學校的學生,背著書包,打著哈欠看著被翻閱好多次的單字卡背單字,也有些三三兩兩,拎著早餐袋笑著聊天。
我從來沒有這麼早起過,這比我平常起床的時間還早半小時,這種景象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她也是這樣坐公車又搭火車的嗎?她說她會在早上吃順路買來的飯糰,在月台上吃著。她嬌小的身軀,肩上撐起沉重的書包,在火車站獨自一人,那畫面光想著就覺得孤單。她總是一個人上學,一個人放學,明明我們同一間學校,卻不讓我陪著。
「這不是親愛的小泰泰嗎?」一陣熟悉的聲音從右邊傳來。
是和我同班的李致維。
「你不會也是搭這班火車上學吧?」本想著趁大家都不在的時候去她的班上找她,看來今天是不可能了。
「不是。」他突然面容嚴肅「白癡喔,不搭這班火車我在這裡幹嘛?」
「是喔。」
「你不會是遲到怕了,所以突然轉性要這麼早起吧?」
「是。」每天晚上都跟她聊天,所以幾乎天天遲到,雖然我不是因為天天遲到而羞愧到早起,但也不能把我打算要做的事情告訴他。
距離六點二十五分的火車還有五分鐘,月台上的列車顯示跑馬燈閃過延遲五分鐘的字眼,廣播隨即響起制式的女性聲音,毫無情感的宣布列車延遲的消息。
「欸,你幫我拿一下。」心裡還在排演待會若是見到面該怎麼問的戲碼,致維突然將書包掛在我肩上。
只見他快步走向兩個往月台左側走去的同校女生。
「欸欸欸欸欸欸,妳們剛剛在說什麽,重複一遍給我聽。」致維忽然表情嚴肅「這樣搞不清楚狀況就亂說話,妳們不怕下地獄嗎?有什麼毛病呀!妳們認識她嗎?知道她家住哪裡嗎?知道她生日嗎?知道她爸媽長什麼樣子嗎?都不知道嘛!那在那邊亂說什麼東西呀!不羞愧嗎?妳們爸媽知道妳們都這樣在外面亂講話嗎?啊?說話啊!」
致維突然的連環炮,嚇得她們往更左側的月台快步走去,站在附近的工作人員聽到他不停調高音量的情況,眼神死死的鎖定。
「你幹嘛啊!有人在看了啦!」我見情況不對,只好抓住致維的手。
「最討厭這種喜歡亂講話的人,有病!」
高二認識致維以來,從沒有看過他生氣,就算是被同學取笑調侃,他也只是跟著大家笑著帶過,有時候甚至會跟著一起開玩笑。
「你幹嘛這麽生氣啊?」
「沒有,只是看不慣在別人身後議論人的人。」他接過我拿給他的書包,情緒還沒有舒緩「這種女生很噁心。」
「她們在說誰讓你這麼氣?」
「我不想說。」他的眼神露出凶光,惡狠狠的瞪著那幾個女生的方向。
沒關係,我其實也不是很想知道,我還在腦袋裡計畫,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趁你不注意的時候,到她班上去找她。
從發生事情之後,致維的情緒一直降不下來,連上了火車都還故意站在離那群女生約五步的距離瞪著她們,瞪得對方一路上都低著頭,連話都不敢說。
火車搖搖晃晃一下就到站了,我趁他無法分心的狀態下,搶在他之前跑出車廂,那群女生被他這樣對待好可憐,但我沒空注意。
我想見妳,想要跟妳說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也想跟妳用紙條聊學校流傳的流言蜚語。
六點五十分的校園很安靜,麻雀啾啾喳喳在教室窗外大聲喧嘩,排了三十九張桌椅的教室只有一兩個同學,睡眼惺忪的坐在位子上吃著早餐。快要七點的陽光慢慢散發熱力,清晨的涼風逐漸轉熱,一掌一掌往我臉上打來,她桌上的彩色紙鶴一隻隻起飛。
紙鶴……為什麼有紙鶴……?
「許平泰!」一陣熟悉的聲音傳來「你為什麼來七班?」
李致維?你為什麼來七班?
我還來不及開口,只看見致維轉進七班後門,直直走向她的位子,在她座位上輕輕放下一隻彩色紙鶴後從前門走出來。
「所以你來七班幹嘛?」他表情嚴肅的質問我。
那你來七班幹嘛?
#瓶蓋  #霸凌  #小說創作 
分類:親子

你好,我是阿鯊,沒事寫寫文章,抒發身為鯊魚的一點想法。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