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讀《記憶的味道》鹹魚乾篇

來個輕鬆的話題,
你覺得什麼食物最臭?
如果不用料理的話,我覺得大概是榴槤蜜,
老北和老木超愛吃,常常在樓上可以聞到遠處飄來的瓦斯味,
馬上知道又在開吃了~~~

但如果說到需要料理的食物,我想的是鹹魚,味道真的讓人不敢恭維。
摘錄一段森下典子《記憶的味道》鹹魚乾旱班德拉斯篇:
「我把一片魚肉放進嘴裡,有如牛似地默默動著下巴。
我不斷地點頭,無言地咀嚼,和硬梆梆的鹹魚肉進行對話。
啊!多麼深層強烈的味道啊!海潮的鹹味帶著低層庶民的感覺!
黑道男子危險又性感的誘惑.....
探戈舞者近乎惹人厭的誘惑.....
潛藏在土味中濃厚的魅惑氣味,從魚肉纖維裡一道一道的夾層中,
緩緩地滲了出來。
......我再也受不了,於是一聲不坑地用油膩膩的手,將撥開的魚肉陸續放進口中,彷彿鬼上身似地動著下巴,直衝忘我的境地。」
我只能把這想像成吃臭豆腐的畫面,大概就像許多外國人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些台灣人這麼愛吃像臭豆腐這麼臭的食物的感覺吧!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味覺的記憶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