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限輪迴夢境


做夢中夢,不是第一次,但我第一次感到情緒這麼激烈。



-


時好時壞、情緒一波又一波的釋放的最近,身心差不多到達了一定程度的疲憊了,結束完下午的工作後我倒往床的方向,打算來個不設鬧鐘的午睡。

最近一直無法安然入睡,就算心情感覺是輕鬆的,總是到睡前還是很多思緒在腦海裡,這段期間,我默默養成了睡前冥想和聽塔羅牌的習慣。還在練習那種進入狀態時的微微熱麻感,偶爾好像可以隱約感覺到自己每個感官都被放大,最有感的是,當思緒稍微平穩下來時,我總會感覺到白光,如果我夠專注,這股白光會越來越亮,亮得好像我人就躺在大晴天的海灘上一樣。

還不太曉得這樣的狀態是否正確,可以篤定的是,這種感覺蠻舒服的,而我總在進行這樣的練習之後,思緒平復許多。

-
回到今天下午的午睡。
我一邊播著占卜的影片一邊閉著眼睛,試圖讓自己聽到睡著,後面抽到的牌出現了「Dream」以及「Light」 

夢境會給你想要的答案,你可能是從事一份帶給人光亮的行業。
塔羅師幽幽地說。

後來一直覺得自己呈現要睡但睡不著的狀態,索性開啟輕音樂幫助入眠,這種已經快要進入睡眠但又瞬間清醒的感覺已經持續好幾天了,我總要更用力地放鬆才能讓自己睡著,今天也不例外。

接著,我總感覺我快要睡著了,但做了一些夢,記不太來的夢,我甚至不曉得是否真的有睡著,還是快要睡著時的那種突然閃過的片段夢境?
於是我意識又醒來了,但仍然努力試圖入睡。
隱約之間,我感覺我的身體重量不斷在往下掉,我可以明顯知道自己側躺在床上,我沒有拉上窗簾,外頭的陽光有點刺眼。這股莫名的下墜力量讓我很不安,非常強而有力的想將我整個人往下拉,我突然不爽了,決定跟它對抗到底!
我記得我努力地往上掙脫,一種想劃破薄膜試圖爬出來的感覺(當下真的有感覺自己被困在一層無形的白色薄膜裡,很像初生的動物試圖擠出母體子宮外)
我感覺到快要突破了,身體是一種奮力要往另一側翻的感覺,掙脫過後,我還不放棄地往回送了一個拳頭。(對,我在揍我自己的床...)
哼你拉不住我,想困住我?你吃拳頭啦!! 
大概是這種感覺。



在一個荒謬的掙脫和揍床之後,又漸漸想睡了,快要入睡之際,我感覺到頭頂的部分有股熱麻感,是很溫暖的感覺,從頭頂暈散開來,有股白光清晰可見。「咦,又是這個白光啊....」 接著,我便睡著了。

不曉得睡了多久,醒來之後,我看見好久沒見的朋友傳LINE給我,一陣閒聊。然後,你也久違地傳了訊息給我,分享了一首歌,你說這首歌的歌詞很棒,你最近一直在聽。我忘記歌名了,只記得是一串英文,但給我的感覺是一首天藍色、有海洋感覺的歌曲。我沒忘記那種感覺,終於看到你的訊息了,我很開心很開心。

能再次跟你聊天很開心很開心、見到朋友也很開心、有許久未聯絡的朋友傳訊息來了也很開心,你們通通都還在我身邊,原來我不是一個人,很開心很開心......你們這些人啊,都是在我心中占有重要位置的人啊!就算很久沒連繫了,我以為只有我在掛念著你們,原來你們也沒有忘記我呀?以前的我會覺得還要聯絡感情好麻煩啊,但現在的我不會這樣想了,你們啊,都是在我心中占有重要位置的人啊....



眼睛睜開,我醒來了。



時間下午6:30,距離我開始準備要睡覺,大概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
這次是真的醒來了,我的姿勢呈現在夢境裡掙脫後的側躺姿勢,但我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沒有醒來,我一直都是睡著的狀態。
不曉得自己何時睡著的,但我的確在睡著時做了好幾個夢中夢,我以為我醒來了,其實我一直都是睡著的。
做夢中夢,不是第一次,但我第一次感到情緒這麼激烈,並且能如此完整地記得自己的夢境,以往總是在壓力很大或精神狀況很糟糕時才會出現這樣的夢中夢,醒來後總是異常疲憊。

試圖與自己對話的這幾個月之間,發現夢境真的是很能反映內心的戲劇,一場又一場,一幕又一幕,我從不覺得自己能試圖在夢中找什麼答案,畢竟以往的我的夢總是亂七八糟又各種科幻,實在不曉得到底跟真實人生有什麼關聯......
想起在夢裡那麼篤定又堅定地想衝破障礙的我,好像真的是某種答案,真實的我會不會其實早就知道了呢....?


而令我心頭一緊的是,我竟然還是會夢見你,夢裡的我們好像交情很好。
現實中的我,理智告訴自己不要這樣期待,但在夢境裡還是無法克制呢。
分類:生活

總是凌晨三點半睡覺,陷入泥沼時便沉沉慢慢地思考,投入溫熱的夜晚裡。

評論
上一篇
  • 喜悅之日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