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外國老公眼中的奇異老婆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我的我的外國老公」,敘述我的日本老公在文化與國情的不同與碰撞中,在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與莫名其妙之下,惹出許多笑話的故事。

所謂文章的最高境界是,從不言「愛」,但卻讓人感受到滿滿的愛。而我的日本老公應該可以說是,他自己不笑(不知道笑點在哪裡),卻惹得大家哄堂大笑,真是達到搞笑的最佳境界了。

畢竟他成長的環境與背景和我不同,我ㄧ昧地把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想法,硬是冠在他身上,看他出糗,笑的咯咯咯咯花枝亂顫,身為老婆,未免太薄情了一點。所以,我今天分享一下他眼中看到的「奇異」老婆。還他一個公道。哈


洗不完的頭
前一陣子,我的老公跑來問我,「是不是換了潤髮乳呢?」我說,「沒有啊!」
老頭說,「最近這個潤髮乳很滑順,又很會起泡,又香的不得了,很厲害呢!真的沒有換啊?」
我被他這麼一說,也覺得最近這潤髮乳有點奇怪,怎麼越潤越乾,越潤越打結,越潤髮質越差,奇怪了,是買到什麼不好的便宜貨嗎?
一臉納悶的我跑去浴室查看,這才發現,原來……兩瓶都是洗・髮・精!!
一向講究環保與資源保護的我,總是買補充包,自己添到罐子裡。我…裝錯了。啊……。
每次都連續洗兩次頭,髮質會好才怪!而且,我也沒有發現,只覺得最近怎麼頭髮越來越像鳥巢?還好,在老頭僅剩的幾根頭髮,還沒變成像小丸子她爸爸波平大爆炸以前,我又去買新的潤髮乳了。
(舊的潤髮乳瓶子內還有好多洗髮精,我覺得丟掉可惜啊!)
我鄭重宣布,「這個小小兵的瓶子的潤髮乳是「假的」潤髮乳,這個新的小叮噹的瓶子的潤髮乳才是「真的」潤髮乳,這樣聽懂了嗎?」
兩個人似懂非懂,總是濛濛然半歪著頭走進浴室,再半歪著脖子頂著一顆湿淋淋的頭走出來,我看他們的頭髮後來都沒有變成鳥巢,應該是已經懂了吧?
這個頭洗不完事件,居然是我添錯瓶子以後一個半月後才被發現,這杉山一家的神經,真是粗到頓感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溝通 異國婚姻 天兵 日台友好 湯先上還是後上

小小兵的瓶子,兩瓶都是洗髮精喔!

之二
還是洗不完的頭
又過了不久,我新買來的小叮噹瓶子的洗髮精和潤髮乳又用完了,我又在兩個瓶子裡添了滿滿的補充包。
老頭又頂著一顆湿淋淋的頭,表情哀怨的出現了。「老婆啊!」
「又怎麼了嗎?我不是說過了嗎?小小兵瓶子的兩個都是洗髮精,小叮噹瓶子的才是洗髮精和潤髮乳啊!」
又怎麼了嗎?怎麼那麼笨,到現在都記不清楚呢?我先發制人。
老頭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不是!妳自己去浴室看。」
看什麼?你老婆我很忙耶。不看則已,一看不得了,這一次裝相反,洗髮精的瓶子裡裝著潤髮乳,潤髮乳的瓶子裝著洗髮精。
於是,我又再次鄭重鄭重宣布,「親愛的家人們,小小兵瓶子裡,潤髮乳的瓶子裡裝的是洗髮精;小叮噹瓶子裡,洗髮精裝的是潤髮乳,潤髮乳裝的是洗髮精,這樣,聽懂了嗎?」
這次,老頭跟洋平的頭更歪了,只能用「妳說的每一個字都是日文,可是,我們沒有一個字聽得懂的。」來形容。
他們倆個ㄧ定在想,連洗個頭都要這麼辛苦,這人生太難了吧?
經過這個洗髮精事件,我發現,人的邏輯只能存在一套,結果,老頭記得的是,小小兵的瓶子,潤髮乳不能用,要用另一瓶。洋平記得的是,小叮噹的洗髮精和潤髮乳是倒過來的,小小兵絕對不碰。
到了最後,小叮噹瓶子最先壽終正寢,我想這樣太亂了,把小叮噹瓶子扔了。從此,我家的,頭洗不完事件,希望可以就此絕跡。

之三     
我不是偷信賊
每天回家之後,進門拿信箱鑰匙,開信箱拿信是每天的必行公事。我這個人總是懶得去拿信箱鑰匙,但我還是拿得到信,大家想出我是用什麼方法了嗎?
信箱上方有個十公分左右的小小投遞口,那是給郵差投信的,我每次都是把手硬伸到那空隙裡、硬搆硬撈,把郵件勾出來。雖然土法,屢試不爽。
溝通 異國婚姻 天兵 日台友好 湯先上還是後上

硬要從投遞口撈信


但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有一天,我還是照樣,自以為手細,進門以前又把手伸進去想拿信,結果,慘劇發生了。
老頭進門了,我還站在那裡。
洋平也進門了,我還是站在那裡。
洋平進門後,探身出來,「媽,妳怎麼不進來?」
我…我不是不進去啊,而是,我的玉鐲子卡在信箱裡了,我的手拔不出來了。
洋平ㄧ聽,連忙進屋子去幫我找救兵,只見他,「爸〜爸〜〜!不得了了!….…。」嗓門有夠大,我在門外都聽得見。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我也不熟,只知道有這麼樣ㄧ個人,好死不死在我門前走來走去。我低著頭,假裝在拿信,心裡暗嘀咕,(拜託,現在不要跟我打招呼)。
好死不死,洋平這個時候領著我的救兵老頭ㄧ枚跑出來,「爸!你看!媽的手卡在信箱裡了!」
人在極度窘困之下,突然會神經斷裂,我意識到自己現在是一個多麼滑稽的狀態,開始發神經般的狂笑個不聽,每笑一下,玉鐲子就卡到手,一笑一痛,一痛一笑,搞得洋平跟老頭莫名奇妙。
洋平也開始捧腹大笑,從來沒看過哪一家的母親的手身陷囹圄,那個兒子笑得那麼開心的?
沒有人要管那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走來走去的人了。老頭趕忙拿來鑰匙,打開信箱正門,只見我的手,好像在玩恐怖箱一樣,掛在裡面。就算信箱正門打開,玉鐲子還是卡在上方的投遞口,洋平試圖來拔我的手,可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溝通 異國婚姻 天兵 日台友好 湯先上還是後上

只見我的手,好像在玩恐怖箱一樣,掛在那裡


老頭無奈的說,「只能打電話叫消防隊來把郵箱鋸開了!」其實他也在笑,只是他怕被揍,忍著不敢笑出來。
我ㄧ聽急了,「不要叫消防隊啦!明明有鑰匙不用,硬要拿,消防隊會不會以為我是小偷啊?我不管!老頭你要給我想辦法!」
後來老頭拿來乳液塗滿我的手,硬是把卡在信箱投遞口的玉鐲子從我手上拽下來。我的手這才重見天日。
還好,消防隊沒有來鋸信箱,要不我就成了這街頭巷尾的名人了。

之四
吃飯配湯?喝湯配飯?
剛來日本的時候,老頭總會嚷嚷抱怨,「怎麼沒有湯?」
我說,「有啊!在爐子上啊,吃完飯自己去盛啊!」
老頭說不要,他要現在喝!說湯要跟白飯ㄧ起上。
「唉呀!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任性呢?」
又不是小孩,自己不會去盛喔?還有弄這麼多碗幹嘛?我覺得這個老頭真難伺候,我也是抱怨連連。
我想這白飯碗又加湯碗,怎麼多碗太不環保,真是個不環保又任性的傢伙。後來,我才知道,日本人湯跟白飯是要一起上的,我們台灣人吃完飯,用同一個碗去盛湯,其實有沒有湯也都無所謂,有些人沒喝湯也說吃飽了。
日本人不一樣,對他們來說那一碗味增湯,是如同一道料理一般,整個用餐之中不可欠缺的角色。你如果仔細觀察他們,會發現整道定食上桌,他們第一個碰的,一定是那碗味增湯,先喝一口熱熱的爽呼呼,然後再一口白飯,咕魯魯一口湯。
我今天為了寫這篇,我問老頭,「你有沒有覺得台灣人什麼習慣,你覺得很奇怪的?」
老頭第一個就說,「你們湯都最後上,很奇怪!」哈,都十幾年了還這麼記仇,我記得,因為這個湯先喝還是後喝的問題,還跟我吵過架呢!
有沒有人會因為一碗味增湯離婚的呢?
我想是有的,但人貴重在溝通與珍惜。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所以,完全思考邏輯不同的人,也能走在一起到現在。
大家對於另一半,不管有結婚的沒結婚的,一定有許多想法,或者說,兩者之間有許多不同的想法,歡迎留言或討論,大家也許會發現小太陽般的天兵,也在你身邊喔!
(完)
#溝通  #異國婚姻  #天兵  #日台友好  #湯先上還是後上 
分類:生活

定居日本的喜歡言承旭的假太陽。興趣是寫作與天馬行空式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日本的好兄弟們
  • 下一篇
  • 我的口譯之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