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書名 : 逃避人性 :

作者 : 瑪莎.克雷文.納思邦
譯者 : 方佳俊
這本書主要是一本探討法律利基的書籍,說明設立規範與刑罰的「情感」基礎,作者先是說明了情感在於立法的重要性,在探討我們常認為立法依據的情感所可能造成的影響。
  

情感是法律的基礎 :

這點大概有違我們對於法律的直覺,對於我來說,總覺得法律是一種不能參雜情感的規範系統,但作者在一開始就打破我這迷思,提到法律對於侵犯的界定,是透過想像「理性人」會有的情感作為判決。講的簡單點,法律認為要構成侵犯,至少要讓大多數人在感受上有一定程度的不舒服,而這也是說,感受(情感)是立法的基礎,因此也不存在所謂撇除情感的判決。
而情感如此主觀,要如何成為一致的律法基礎呢 ? 這就在於立法者(多數或少數)對於合理與真理的評判,包括思考做出這樣的行為,是否為「理性人」(大多數人)的合理表現或是感受…(我的程度只能講到這了)
  

所有情感都合適成為立法基礎嗎 ?

說明完法律基礎為情感後,接者開始探討不同情感對於法律的影響,並舉出許多例子,在此我先直接說出本書提出的結論 : 「適合做為立法依據的情感最主要是憤怒,而還包括憐憫、悲傷、恐懼、感激與愛,而於法上幾乎完全沒有價值(生活上則有),甚至可能帶來嚴重毀壞的情感,作者著重兩種我們常以為應該是法律中必備的感受,就是噁心與羞恥」
  

「憤慨」為甚麼適合成為立法基礎 ?

作者提到憤慨通常牽涉到實際的損害與侵犯(當然也非全然),且預設人性與責任歸屬,並內含了能公開共享的推理過程,簡言之 : 我憤怒是因為我的權利被侵犯,且侵犯我的人需要為他的所作所為附上責任(其中還包含了針對行為,而非人的本質)
  

那噁心與羞恥為什麼不適合成為立法基礎呢 ?

作者提到噁心雖可能有演化基礎,但那僅限於原始噁心(例如對腐化、黏稠感到噁心),而在許多文化中,噁心的感受都因「社會中介」而擴大,讓與原始噁心有某些相關的群體或個人(女人、身障者等),或被硬套上與噁心有相關的群體或個人(猶太人、黑人等)被汙名化。
而作者提到噁心的運作基礎在於「逃避我們身為有限軀體的動物性、腐敗性與脆弱」,汙名化他人或群體時(將噁心投射在特定群體與個人),便是透過這些群體來投射、替代,以使我們可以保持優越及純潔。光是從上述推論,便可以理解,如果我們將對他人感到噁心來立法規範 (或加重罰則)會有多麼的危險與陷入偏見。
而羞恥雖然跟噁心一樣危險,常被用來投射、排異(或標示異類)、以及自戀,但卻有不同的功用;噁心最主要是用來逃避,避免自己被玷汙,而羞恥則可能讓我們有追求的動力。作者提到羞恥感是一種,與社會對於「正常、完美、應該」的期待有所落差所體驗到的衝突與痛苦的感覺,是種怕自己被良善事務來源(通常是照顧者)遺棄,而趕到的痛苦與緊張的狀態,而這感覺主要與幻想自己的理想狀態(自戀)有關。
  

反對羞恥罰的原因

而羞恥在本書被討論的點與噁心不太同,比較多是在於討論是否能成為刑罰方式,書中提到許多人認為讓罪犯感到羞恥的方式(例如遊街示眾、黥面等),是消除犯罪的有效方式,而作者是持反對立場,原因有下
1. 羞恥罰對人類尊嚴構成傷害,羞恥針對人性特徵的情感,而非行為
2. 羞恥罰涉及暴民正義
3. 羞恥罰在歷史上常搞錯對象
4. 羞恥罰可能造成疏離,更多犯罪以及罪犯的群體認同
5. 羞恥罰可能導致更多人置於社會控制中
而對於立法依據的討論,作者認為許多我們認為羞恥的行為與現象(同性戀、裸露等),通常比起實際造成的侵犯與損害,更多是對於自身優越地位的保護與恐慌,而顯然這樣的慾望並不適合成為立法基礎。
  

結論

或許每種情感都有在生活中的實質意義,但卻不是每種感受都可以成為適當的法律設立依據與刑罰參考,很多時候我們的噁心與羞恥感,只來自於對於自身脆落的逃避,所以就緊握「正常」這虛構的概念,希望由「異常」的人(或群體)背負我們所不願正視的人性,使我們能繼續自我感覺良好。
而本書除了法律的討論外,也有提到關於教育與民主自由的建言,對於教育,作者提到重點在於透過 : 重視個人的內在感受、焦慮、培養感同身受的能力,打造讓孩子感受到 : 「我們即便不完美、無法掌控卻也不會被拋棄的環境」。而對於自由民主信念的堅守,作者提到 : 我們需要另一種關於「人」的政治觀點:「我們所有的人都擁有必死而會腐壞的軀體,都是貧困有需求且殘障的,只是方向不同、程度不同」。民主健全仰賴反制噁心的力量,尊重每個會排泄的人,致力創造援助的環境,讓各式公民得以有尊嚴,互相尊重地共同生活 !
法律 逃避人性 羞恥 噁心
#法律  #逃避人性  #羞恥  #噁心 
分類:學習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評論
上一篇
  • 傷心農場:從印尼到墨西哥,一段直擊動物生活實況的震撼之旅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