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分享

【創作】(靈異)喂?最近好嗎?-7

※本篇以第一人稱書寫※
「你怎麼這麼虛弱啊…」原來是B。
「不知道欸…」我又想睡下去。
「你別睡了!快!起來!這麼多人來叫過你,你都沒起來啊?」
「有嗎?」我揉揉眼睛。
「你現在跟我到一個執事的家裡去。」B拖著我。
「欸欸欸,幹嘛幹嘛?」我下意識的抵抗。
「快點!不然就來不及了!」
「為什麼?不是說星期天?」
「我現在沒辦法跟你解釋這麼多。走就是了!」
想了一下,我要不要像鬼片主角那樣作死呢,嗯,還是不要好了,反正我自己也理不清什麼,不如去聽聽看。
「好啦好啦,等我一下。」
我拿了手機,螢幕一直亮著,我感覺有點奇怪,電力顯示7%。
「你把那手機拿離我遠一點。」
「喔,怎麼了嗎?」
B嘆了一口氣,「你相信咒詛嗎?」
「????」我神智不清的又聽到什麼了??

「叮咚!」這時手機突然跳出訊息,「不要去。」
我愣在原地。
「上面寫什麼?」走在前面的B轉頭問我。
「他說…不要去…」我緩緩抬頭,直勾勾的盯著B。
「你有跟他說什麼嗎?」B嚴肅起來。
「沒…有…啊」

叮咚!

「離開那個人,你們原不屬一國。」

我看著B,下意識的退後,「他說我們不是一國的,你…不會…要害我吧…」
B看起來很焦急,我剛睡醒,身體虛弱,腦筋很不清楚,無法分辨B到底是要不要幫我。
「我的主啊,他這時候還在懷疑我?」B無奈扶額。
「算了,走吧。」我把手機收到口袋。
跟著B的時候,手機規律的叮咚叮咚一直響,越靠近那個執事的家,響的越頻繁、越密集。
我不敢拿起來看。

到了執事家之後,B進去了,我卻被擋在門外。
B往後看,跟我說,快進來!進來呀!手不斷揮舞。
「我也想啊,但我進不去。」
「什麼叫進不去?快呀!」B急得快瘋了。
「不知道啊,我就被釘在這裡的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阻擋我。」我雙手揮舞奮力掙扎。啊,是那些東西…是他們…靠上來了…用一種極其古怪的扭曲姿勢,慢慢地扭過來。
「好,你在這等我。」B跑上樓,準備把執事請下來。然而在他轉身的那一刻,我眼前全黑,什麼都看不到,好像結界一般與世隔絕,感官都被關閉。我的光不見了。剩下一堆呼嚕呼嚕的聲音。他們扭著靠近我,空洞的眼窩貼上來,我像瞎了一樣。
我努力聽到B下樓的聲音,後面跟著一個人的腳步。這些聲音好微弱,伴隨著他們呼嚕呼嚕的聲音,我眼睛緊閉,不敢亂動,卻覺得自己一點一點的變薄…我也不會形容那種感覺,就是整個人乾扁、虛弱的感覺,摸不到實質的東西、聽不見外界的聲音,所有都化作18赫茲的頻率。
「你在哪啊?」我感覺到他們在我面前轉來轉去,好像看不到我一樣。
「你先等等,禱告一下,看主告訴你什麼。」執事告訴B。
B心裡焦急,完全靜不下來,很像所有感官都被關閉。但他總算感受到一些東西了。
「…要趕鬼嗎?」B怯怯地說。

我聽到這兩個字,頭暈目眩的,失去意識。

「唉,說還會再見的,非要在這種情況下。」好像是Y的聲音。
「叫你不要去,偏要去,他們會找到你的。」

手機剩下6%。
「最近好嗎?」
「好啊。」
靈異 靈異小說創作 鬼月

Photo by Olesya Yemets on Unsplash

#靈異  #靈異小說創作  #鬼月 
分類:藝文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創作】(靈異)喂?最近好嗎?-6
  • 下一篇
  • 【創作】(靈異)喂?最近好嗎?-8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