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穿越后,我把他们全都送进了监狱 4

第四章 主动捉奸快乐多
生活生活,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活得愉悦,就不要故意给自己找不痛快。
兰黎换了班级,也换了课。现如今的班级是学校唯一以音乐和表演为培养目标的班,同学也都是音乐或播音主持相关的。现在,她除了一门英文主修必须见到冷梓渊,两门选修必须见到池鉴,体育课必须见到伪娘小唐女主狄野,其他课完美回避所有雷。
和池鉴比琴让她在音乐班一战成名,兰黎收获了穿越之旅后第一批朋友。昨天借她琴的女生名叫简单,也是中5,恰好跟她同班,课也有很多重合的,和她交流也最多;她座位右边是中乐团弹琵琶的男生,青嵩,坐在她前面的是拉大提琴女生,何适,后面是西洋打击乐组的男生,俞悦。
是的,她坐在日本动画里常出现的“黄金主角座位”,班里倒数第二排靠窗。小手一拨弦,生活比蜜甜。她很快乐。
第二天放学,兰黎参加了第一次排练。乐团指导老师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沈老师,退休后学校返聘回来的,出现了一下就回去了。负责作曲的女团长是中6的朱姵棋,指挥是副团长杨普西,也是中6——普西副团长长了一张正经的脸却有一个难听的绰号,但团里没人敢叫。学指挥和会写big band的作曲都是大爷,当神仙供起来都还来不及,没人敢惹。
高中学生乐团水平肯定不能和各国技术配合都非常成熟的爱乐乐团相比。兰黎很理解,就耐心的跟着一遍一遍的过。池鉴倒是如约前来排练,但态度恶劣挑三拣四在所难免。
“池大少,输了就耐心配合。这里不是你家,不要乱吠。”
妈的,老娘都没抱怨,你配在这逼逼赖赖吗?狗东西。
池鉴被噎到没话讲。一来他是男人,要面子不想跟女人吵架,二来,她说的都对。
每次他企图抱怨的时候,兰黎都会恶狠狠地横他一眼。两三次下去池鉴就老实了。兰黎没好气的叹气。还好乐团只安排周二周四周五排练,不用天天都和这个狗东西见面。
第一天排练不到5点结束。兰黎打电话给来接她的司机大哥约了别的地点,就和简单俞悦一起三个人结伴去北角买奶茶和鸡蛋仔。
简单个子不高,比兰黎矮半头,一张小圆脸肉肉的,性格开朗活泼,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前额偏右处长了一撮白头发。她说是天生皮肤周围缺乏色素很怕阳光,所以总是戴着帽子。俞悦长得高大一身肌肉,讲话阴柔,留了一个基佬名媛头,并称兰黎为姐妹。
是姐妹,实锤了。兰黎确信。
三个人背着乐器和书包,端着奶茶边走边聊,聊着聊着,话题从排练转到了校园八卦上。俞悦自来熟,这位姐妹是个超大八卦收集器,学校里任何角落有个风吹草动他都知道。
“黎黎,你造吗?那个日本来的狄野今天被江含幂刁难了。”
“江含幂?谁?”兰黎问。小说里没这人吧…大概。
“嗨呀,就是上学期和冷梓渊睡过的女生,刚好和狄野一个班。你不知道还是忘了?我怎么记得上学期你还跟她撕过逼……”
“嗯嗯嗯,我看见了,上学期体育课的事儿,”简单说,“你骂她是爬床的贱婢。”
“啊,抱歉,我一时忘记了。”兰黎扶额。啊,天哪,闹了半天,她兰黎不是冷梓渊的前女友,只是前未婚妻,还是绿帽很多的那种未婚妻。难怪她姐姐要说她绿帽多到能拿去卖!
俞悦表情复杂拍拍兰黎的肩膀:“姐妹,健忘是好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姐妹满街跑。恭喜你脱离苦海弃暗投明!”
“两条腿的姐妹也很多!你又漂亮拉琴还这么厉害,天涯何处无芳草!冷梓渊再帅也是个渣啊!恭喜你脱离苦海弃暗投明!”简单表情同样复杂。
兰黎热泪盈眶狠狠点了点头,放下书包和奶茶向两位姐妹伸出双臂:“来,姐妹们拥抱一下。恭喜我脱离苦海弃暗投明!”他妈的,原身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兰黎个子不矮,170cm的个头在南方女生里算巨人,她的身高能让视线恰好越过俞姐妹的肩膀看到斜后方——哦哟?她看到了什么?是她爹老兰的车一晃而过!还开进了一家高级酒店的停车场!
兰黎忽然想到她前世的老妈带着自己抓老爹出轨的经历。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抓奸,她现在可是熟手!
啊哈!送上门的肥鸭来了!兰黎计上心来。她松开姐妹们,拎起书包和琴就往后跑,奶茶都忘了拿。一边跑一边对朋友们喊:“姐妹们,我突然有事今天先走一步不去玩了,明天姐姐我会换个身份来学校。爱你们~~~”
所谓捉奸,不能哭不能闹不能崩溃,一定要克制冷静有计划。
兰黎跟着老兰的车进了酒店地下停车场。等确认亲热挽着老兰的女人不是兰妈妈之后,兰黎放心的跟着老兰去了酒店大堂,先他一步上了电梯。这间酒店高级套房只在28到30层,兰黎在这三层的消防梯上上下下死死盯着电梯,不久就看到了老兰搂着那个年轻女人进了2903号房。
她先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顺着消防梯一路往楼下找,直到看见打扫酒店卫生的阿姨。她拿出ID,说自己是应邀来这边演奏的青年小提琴家,不小心在2905号房间的某处落下了东西,想请阿姨行方便给她开个门进去取。阿姨和酒店前台取得联系,带着万用房卡跟兰黎上了楼。
兰黎拿出手机调整到闪光灯连拍模式,一登上28层消防楼梯抢过阿姨手中的房卡拔腿就跑,掠过2905房,直奔2903。她在阿姨的惊叫下开门,冲进去,拍照,开灯,一套组合拳打下。
套房卧室里她家老兰赤身裸体搂着年轻的肉体,酣畅淋漓大放情怀之时突生意外,开门声响后一片闪光灯划过,老兰和小情人乱叫一通,屋里忽然大亮。老兰抬头,看到自己的小女儿从天而降出现在套房中,举着手机,向他微笑,后面是姗姗来迟的酒店工作人员。
老兰大怒,指着打扫的阿姨大骂:“谁让你们随便放人进来的,你员工号多少?我要投诉!”
“老兰你少他妈别转嫁责任!是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你他妈的敢投诉酒店员工我现在就给姊姊打电话!”兰黎怒吼。
老兰不出声了。
兰黎客客气气把房卡还给打扫阿姨,道歉并解释说床上的人是她爸爸。阿姨见多识广恍然大悟,叹气点头直说小姑娘你也不容易,接过门卡退出门去。
兰黎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窗前把的窗帘拉开,大量的光从厚实的窗帘后投入套房,套房中央豪华大床上是一对野鸳鸯,脚下地毯上是一片鸳鸯皮,窗户边摆着一套漂亮的实木茶几椅子,有个精巧的女士手提包正搁在椅子上。
兰黎走过去想拿起那只提包,老兰抱着的年轻女人尖叫着冲上来就抢,兰黎调转手机镜头对着她的脸,闪光灯咔嚓一下就把她定在原处。
“回去躺着别动。好心提醒你,手机相册云端同步,抢了白搭,不怕人尽皆知就尽管来。”兰黎晃晃手机,又按了一下拍照按钮。刺眼的闪光灯闪过,女人缩回被子里不敢动了。
她从那只包里左翻翻右翻翻,翻出女人的ID和驾照,举着手机,拍了照片。
“恩,很清楚。”兰黎看看照片,满意的咂咂嘴把ID放回去,拽着椅子转半圈正对着床,坐下。这时候她觉得少点什么,轻轻低头扫了一眼茶几,有一盒烟正摆在上面。她在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又把烟灰缸拉过来,放好。
老兰惊了:“黎黎,你什么时候——”
“老兰你闭嘴。”兰黎懒懒的说。老兰的女儿不抽烟,可她兰黎是抽烟的。老兰的女儿纯情恋爱脑,可她兰黎不是。她弯腰把地上的女人衣服一件件捡起来,向床上抛过去。
“你先穿好衣服,我不为难你。”
年轻女人怔了怔,从被子里伸出手把衣服拖进被子,悉悉索索的穿。
“但法院可能会为难你。”
年轻女人抖了抖。她很快穿好衣服从床上爬下来,别别扭扭低头站在兰黎面前。她不敢看兰黎,可她的包还在兰黎手上呢。
兰黎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弹弹烟灰,慢吞吞把手里女士包递给她,和蔼的笑着说:“二十多岁的年纪总想不费力搞钱,我理解。这次回去之后,最好把我家老兰送你的鞋啊包啊,可能还有车啊表啊的,找个好点的典当行卖掉变现,然后还回来,不然就等法院传票送到家。你年轻,不懂法,他送你的礼物在法律上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你拿就是盗窃罪,我们家是有权追回的。分手也别狮子大开口要分手费,我会告你诈骗罪,最高监禁十四年。听清楚了吗?”
女人接过包,点点头。
“听清就行了,你走吧。”
女人跌跌撞撞离开房门,走了两步,原地绊了一跤。
“哎呀,走路小心点。”兰黎贴心嘱咐道。对方头也不回的跑了。
套房门吧嗒一关,屋里陷入死寂。老兰看着女儿,她无愤怒,无怨气,表情无波澜,轻轻松松,自自在在,莫名其妙带有一股压迫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继续沉默,沉默到老兰心里抓心抓肝。兰黎手里的烟逐渐烧尽,到了她点了第二根,才开口。
“老兰啊,”她吸了一口烟,吐出来,语气语重心长,“爸爸,你知道吗,女人会随着年龄增长对男性的要求降低容忍度提高,从想让他一生一心一意只爱我一个到只求他不违法乱纪杀人防火,都是因为岁月流淌见多识广,看开了,看破了,看透了。你们十有八九都是这副拿不上台面的臭德行,桃烂烂一筐,嗨,根本挑不出不大烂的。”
被子里老兰探出头,想着办法接话茬:“黎黎,你还小,你不懂。爸爸没有不爱你们,没有不爱这个家。只不过逢场作戏,玩玩而已,最重要的还是你们。”
兰黎点点头,伸手弹了弹烟灰,两条腿上下换了换。
“嗨,我知道,老兰,你爱我们和你婚内出轨睡小姑娘是两码事,一边是责任一边是爱好。这个呢,我理解。因为很普遍嘛,对不对。”
“黎黎啊,你想要什么?爸爸能做到都满足你。你别往外说。你要爸爸给零花钱,要爸爸写保证书都行。爸爸保证就这一次,也就这一个!”老兰拿出了诚恳的态度。
兰黎噗嗤一声笑出来,嗤之以鼻:“我倒是信你只有这一个啊。”
老兰语塞。兰黎心想,呦呵,还真不止一个!
“而且保证书有个鸡儿用。你是我爸,我也不为难你,你把你在国际学校的那点股份转给我就行。我会写一份授权委托书,委托爸爸你代理我继续在学校董事会行使校董的权利。”
“你要这个干什么?爸爸给你的钱不够多?”老兰裹着被子,挠头。
“不在钱,在好办事。股份不在多少,在股东身份。既然不值钱,就别这么小气嘛。不然我只能找姊姊了。”
“黎黎,爸爸从你小时候开始就一直都很宠你,跟你没有仇吧。”老兰惊了。此时他无法衡量小女儿和大女儿到底哪个更可怕。
见老兰开始打亲情牌,兰黎道:“正因为有养育之恩所以我才对你这么客气。有商有量还要帮你瞒着。今晚就把转让合同拟定好拿给我,不然视频照片和你小情人儿的身份信息不光会出现在姊姊和妈妈的手机里,也会出现在我们家所有亲朋好友的手机上,同时也会以传单形式出现在你公司每个员工手里。爸爸你呢,要么等收离婚财产分割协议,要么可能就直接维多利亚湾底呆着了,”兰黎按灭手里的烟,站起来拉拉裙子上的褶皱。
“行了我走了,快准备合同去吧。别想骗我,记得带律师,不然我不信。晚上见,亲爱的爸爸。”兰黎拎上自己的东西,慢悠悠踱步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退回来。
老兰吓了一跳,眼睛直直看着她。
“快穿上衣服,别感冒。”兰黎笑嘻嘻,把门一关,走了。
老兰风中凌乱。
晚上十点半,老兰带着自己公司的商务律师敲开小兰的琴房门。兰黎停下练琴,正打算招呼老兰二人坐下,见老兰拿起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未拆封的某果盒子。
“黎黎啊,你还小,爸爸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吧,你的手机爸爸拿走了,换个新的吧。”
兰黎呵呵一笑,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老兰:“爸爸你傻吗?照片我早就存云端备份了。不然我能蠢到放心的把手机放在这里让你拿到手?放下放下,”她用琴弓敲敲桌子,催促道,“合同,合同拿出来!签了。”
老兰无可奈何,拿出准备好的合同,同兰黎一起签了,按了手印。兰黎没忘录音,也没忘了给每一页合同拍照留证据。
“你录音干什么?”老兰明知故问。
兰黎:“怕你变卦,怕合同无效,怕你坑我。录一个安心。”
老兰尬笑:“你这孩子,爸爸怎么可能骗你呢。”
兰黎嘿嘿一笑:“那你就别骗我呗。小心我告你合同诈骗罪,数额巨大的要坐牢哦。”
老兰擦擦冷汗,心里挣扎了一会儿,叫律师把公司公章拿出来,盖上。
兰黎满意的确认合同书上的每个条款,对老兰笑眯眯道:
“股权转让手续麻烦两周内办好,转让的个人所得税你出。怎么说服冷叔全看爸爸你,谈不下来就只能来换成别要命协议了,你是过错方,就凭姊姊的本事,告到你老兰净身出户也不是不可能。”
兰黎喜滋滋的收起合同,末了,她向老兰眨眨大眼睛送上飞吻,还拿出乖巧的笑容双手比心:“爱你哦爸爸~下次被我抓到我会更加爱你哦。”
老兰心里不禁颤三颤。
晚上十一点半,老兰送走律师,心中又无奈又心酸,还有点委屈,还有点害怕。这哪里是十七岁的少女,简直就是个阴险狡诈的老江湖!老兰被气了个跟头,但是他能怎么样?他那个高贵优雅单纯的小宝贝哪去了?现在好了,两个女儿,一个是火药桶,一个是笑面虎,哪个都不好惹。
他走到阳台点根烟,看看天上的月亮,心里直犯嘀咕。
这小丫头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么两下子,之前是怎么被冷梓渊气到天天回家哭鼻子的啊。
第四章 完
TIPS:有人可能会对副团长的外号感兴趣。是这样的,香港以前英属,关于英国,有个流传已久的江湖传说:英格兰人喜欢艹羊。普西是英文pussy,俗称vagina。所以副团长的外号是,羊pussy。这是个带有地域特色特别特别难听的外号。
#穿越  #轻小说 
分類:藝文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