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意相通的途徑

我喜歡綠植。以前長期讀書和工作的時候,只要偶爾有一個午後,可以逛一圈花市,或整頓一番窗台上的盆栽,便足以洗淨我所有的倦怠。
這一段全心投入黑土與綠葉的時間,彷彿進行一場無聲的交流:在脆弱的軟莖嫩葉之中,始終存有一份不輕易動搖的堅韌。當我在努力之中感到無力之時,總能在這寂靜的交會裡,被溫柔地說服步履不停。
窗台上有不少盆栽,是跟著我四處為家,一起歷經求學求職,直到結婚定居在此。舊雨新知,或長或短,我都珍重以待。
寶寶出生以後,為了提供適合寶寶活動的客廳空間,原本以綠植為主的佈置大多撤離,只留下一盆龜背芋。為了寶寶,我撤離很多原本喜歡的事物。但我還是留下一盆龜背芋,為了自己。
這天,寶寶爬上臥榻,玩弄龜背芋盆裡的小白石。小白石撒了出來,散落在臥榻和地板上。寶寶好奇很正常,事後收拾妥善即可。但寶寶不想收拾,把小白石越撥越亂。我坐了下來,打算和寶寶進行耐力戰,持續引導寶寶收拾的行為。
寶寶受到限制,有些抗拒,伸手用力一抓,扯下一片大葉子。
原本打算和寶寶進行長時間對話的我,也有了自己的情緒。我意識到自己不開心了,雖然還不到生氣的程度,但此刻我已無法心平氣和地坐在寶寶身邊。我起身,但仍堅持要寶寶將散落在外的小白石收回盆栽。我並沒有粗聲粗氣,但語氣確實有了變化。這回寶寶動作倒是俐落確實,一下子就收好了。我將寶寶抱離臥榻,請他離開。
我一人留在盆栽旁,收拾被折斷的莖葉。花花引導木木來到盆栽前,我揮揮手上的葉子,讓他看看葉子被折斷的模樣。「葉子破掉了。」寶寶說。
「○○破掉了,媽媽修。」○○可以是書、玩具、卡片等。這句話很常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我會指著破掉的書頁或玩具,搭配輕拍的手勢,告訴寶寶:「所以要輕輕的。」寶寶會模仿我,用手慎重地摸摸破損之處,重複說「輕輕的。」這也是我們之間的一種默契吧。
「對,葉子破掉了。」我重複寶寶的話。寶寶接著說「輕輕的。」接著作勢要摸,一如我們過去的互動。我看著寶寶,認真地說:「不是所有破掉的東西都可以修理。」我停頓,「葉子破掉,就沒有葉子了。」我帶走葉子,留下寶寶。
心裡固然知道不必和寶寶計較,到後陽台丟了葉子,也就不那麼在意了。回到客廳,倒是發現了有趣的場景。
寶寶在客廳晃來晃去,沒有要玩的特定事物,但時不時看我一眼,整體來說,有些彆扭。我坐下看他,他注意到我的關注,又從我身邊踅走。我沒有給出更多回應。我起身打算走進書房。這時寶寶跟在我身後,晃頭晃腦,亦步亦趨,意圖明顯。
我笑著坐在書房門口,向他打開手心,「要抱抱嗎?」寶寶彷彿發現什麼,笑著朝我奔來,兩手圈著我的脖子,兩腳夾住我的肚子,把我抱緊緊。
我察覺到寶寶異於平常的用力。那可能是一種確認,確認「媽媽雖然不開心但還是很愛我」;也可能是一種宣示,宣示「雖然媽媽不開心但我還是很愛媽媽」。
原來,寶寶可以意會到我的情緒了。我不開心,寶寶是知道的。他有些彆扭,因為他在觀察我的舉動;他回應用力,因為面對未知的大人情緒,他有了表達的管道。
主動伸向對方的手心,就是彼此心意相通的途徑。

寶寶和尚未折損的龜背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命名|青永
  • 下一篇
  • 寶寶選擇練習札記01|有愛有律的自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