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選者 七~十一章

第七章
"這個結界真厲害,完全感覺不到異常"走出悟的別墅,百合回頭看自己走出來的地方,伸手去摸,觸摸到了岩石的觸感,不禁一臉感嘆
這種不但欺騙視覺甚至連觸覺都一起欺騙了的結界,她只有在帝都裡面看過,光憑這一點,百合已經對於悟的提案有了一點心動,如果能夠排除掉危險,她也不想放棄冒險者等級提升的機會
"畢竟在魔獸森林生活,沒有安全區就算是我也會很困擾的,我看看...Share sight,阿阿...你們有口福了"悟聳聳肩說完遮住左眼,使用了共享使魔視覺的魔法,過沒幾秒就看到了一頭七階的雙頭王蛇
這種魔物天生可以使用隨機兩種屬性的魔法,很棘手,不過對於悟來說,唯一的評價是,很好吃,一部分川燙配上類似薑的魔力植物翻炒,另一部分燉湯,哇~糟糕,口水快流出來了!
"什麼?"百合一臉茫然看著悟
"是使魔魔法,我共享了我的使魔的視覺,走吧,我找到了我們的晚餐"悟做出了解釋,接著帶路
"你會使魔魔法,還會結界,還有把我們放倒的那個奇怪的魔法...悟,你方便說說你的魔法師等級是幾級呢?"百合有些驚訝,作為魔法師,她深知魔法的深奧,許多魔法師一輩子都只會在一條路上前行,不是因為他們不想研究其他魔法,而是因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眼前這個神祕的魔法師似乎打破了這個定律,短短的接觸她已經看到這個魔法師使用了使魔、結界、和未知體系,這三種不同體系的魔法,處此之外,他還似乎精通藥劑學,怎麼會有人這麼全能
百合也是年紀輕輕就有個水魔法(4)的等級,從小就被人叫天才,百合自己也這麼認為,但是眼前的變態是怎麼回事!
"魔法師等級?我的老師說我的魔法已經是(5)但是我沒去測過呢~"悟隨口說到一邊用魔杖將前面的草撥開,渾然不覺後面有些僵住的百合
這個世界不分職業的等級劃分很簡單區分為
初心者 技能裡面有 (1-2)的技能
熟手 技能裡面有(3-4)的技能
精通 技能裡面有(5-6)的技能
極技 技能裡面有(7-8)的技能
半神 技能裡面有(9)的技能
天穹 技能裡面有(10)的技能
所以別看(4)和(5)差一階,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大階位的天壤之別......
悟發現雙頭王蛇的位置有一段距離,不過兩個人並沒有很無聊,同為魔法師,對於魔法的交流是十分有趣的行為
做為可以在魔獸森林中,擊敗七階的高級魔獸,團隊的主要輸出魔法師百合有著與年齡不符的魔法造詣,而有著智慧之書的悟憑藉著自身也不低的智慧,加上不同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三年的研究下來,魔法造詣只有比百合高深,魔法研究 (5) 的技能不是放假的
不管是因為從來沒有同齡人能夠和自己聊得來魔法的百合來說,還是好奇著本世界人對於魔法認知的悟來說,對於魔法研究這個話題,兩個人聊得十分開心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時不時悟還會停下摘取一些藥草,兩個人就算使用了加快移動速度的魔法,也是過了好一段時間,兩人才來到雙頭王蛇活動的位置,同時也看到那龐大的身影
"悟!別動!是雙頭王蛇!太倒楣了...怎麼會遇到這麼麻煩的魔獸,看顏色,似乎是火和雷兩種元素,我擅長水、冰兩系的魔法......額!!餵!"百合也看到雙頭王蛇那龐大的身軀頓時全身緊繃,攔下悟,緊張的快速卻聲音極低的說,額上還因為緊張冒出了冷汗,不過沒等她說完悟就按著她的頭把她拉到一旁,接著直接走向前
"那麼,burrow"悟看到雙頭王蛇的瞬間,不等對方反應直接打了個響指,巨大的坑洞頓時出現在它的下方,雙頭王蛇頓時墜落
"rock"沒有給雙頭王蛇反應的機會,悟又打了第二個響指,一顆巨大的石頭出現在巨坑的上方隨著引力落入坑中,就算是異界,牛頓先生的發現仍然存在呢~
「嘰啞!」慘叫聲從坑中傳出
「Earth heal」悟接著使用讓裂開的大地合攏的魔法,大地癒合,原本是在開拓新的荒地使用,改變地形地生活魔法但隨著使用時機的不同,魔力供給的多寡,也可以在符合條件時成為殺傷力很強的魔法
合攏的大地伴隨著雙頭王蛇死前的掙扎不斷的炸出火焰和閃電,但是因為悟他的的距離足夠遠,並沒有任何效果
「最後一擊,Super Earth heal」悟加強魔力的釋出,強烈的魔力加持下,大地癒合的效果增強,隨著轟哢一聲,一個震動,雙頭王蛇的反抗終於消失,一套連招下來雙頭王蛇還沒反應過來就失去了反抗能力讓一旁的百合看傻了眼
「搞定,clear rock ,今天的晚餐就是這個了,這可是好東西」悟嚥了口口水使用了消除魔法效果的魔法將元素魔法製造出來的岩石消除,然後將被大地夾成肉餅的雙頭王蛇收入戒指中
「你你你你!剛剛那個魔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用吟唱咒語,只需要喚名的高位施法技巧是怎麼辦到的啊!!!還有為什麼可以捨棄詠唱使用這麼大範圍的超魔施法!還有......!"百合不斷的搓揉自己一亮麗的金髮,崩潰的大喊
作為一個魔法師,她可以在理論上理解悟剛剛一連串的施法動作,其實就是捨棄詠唱,利用喚名來換取施法的速度,但是喚名雖然可以加快施法,但卻會加大魔力的消耗,且減少魔法的威力
但是百合清晰的看到,土系魔法不但沒有減弱,還將一個戲法般的挖坑魔法,瞬間用超魔施法這種可以擴大法術效果的高階技巧,變成了強大的法術,而且那個強大的法術在出現之前幾乎沒有魔力的氣息是怎麼辦到的!
這不魔法啊啊啊啊!
「百合,百合!嗯...Quiet」悟看著抓狂的百合喊了兩聲最後受不了直接使用靜音魔法讓她安靜下來
「......!?」發現自己突然沒有聲音百合呆了好一下才反應過來看向悟
「這裡是魔獸森林就算是我,太大量的魔獸攻擊我也是攔不下來的」看到百合冷靜下來悟很無奈的對她說一邊取消掉魔法效果
「抱歉我一時間失控⋯⋯可是你那些魔法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百合這個時候已經回過神知道自己剛剛的行動是多麼的危險,所以她很乾脆的道歉了但是道歉完過了幾秒,她實在是忍不住再次開口問
「先回到安全區吧,這裡的血腥味在魔獸森林裡面非常的危險」因為剛剛的吵鬧很血腥味,悟已經感覺到不遠處已經開始有了騷動,現在不是說明的時候
「也對,先回去吧」百合這時也感受到森林中的騷動,連忙點點頭,不久前才感受到死亡臨身的感覺,她對於這座森林的危險有非常深的印象...

第八章
兩個人快速的離開原地回到了山壁別墅
「抱歉,我剛剛失態了,我不應該詢問你魔法的奧秘」一進入別墅中百合馬上轉過身子對著悟道歉,顯然,這種詢問他人魔法機密的行為非常失禮,雖然他十分的好奇
「阿...沒關係,這並不是什麼機密,我可以教你,作為交換,也請跟我交流你施法的技巧」悟擺了擺手,說到,有著智慧之書,這些知識對他來說唾手可得,不過就算有智慧之書他也不是什麼都知道,所以他很期待和他人交流
「真的嗎?」百合訝異的問,悟的施法技巧顯然十分高深,可以減少詠唱時間,降低施法時的魔力反應,這些都是現今每一個魔法師的課題,能做到的不是至高的賢者就是某一方面的佼佼者,因此對於悟的說法她很驚訝
"只有交流才能為魔法帶來更多的進步,一個人的智慧終究有其極限,只有經過分享和交流,才能讓無盡的魔法走向未知的道路"悟很認真地說,前世也是因為網路的出現讓眾人的智慧得以交流最後帶來了21世紀的科技大爆發
百合聽了,有些呆住,和悟不同,身為傳統魔法師,她知道魔法師們對於自身的奧秘藏的有多深,有時寧願把奧秘帶入死亡也不肯進行分享,悟的發言為她帶來極大的衝擊,這時,百合突然想到,方才的狩獵路途中,悟講解的一些魔法知識,似乎還真的是滿滿的乾貨...
"我知道了,悟,我不會有所保留的和你交流的"看著悟的雙眼,配合著悟剛剛的行為,她突然意識到這個人並不是說說,似乎是真的這麼想,百合頓了頓,便認真地回覆
"我很期待,先來準備晚餐吧"悟笑著說
"百合,悟,你們回來了"蒂娜這時也走出房間,身後跟著走出來了兩個男性
"阿...梵亞,梵斯你們醒了,感覺怎麼樣"百合驚喜的走向前,關心的問
"還有些虛弱,但是已經沒有大礙,只是需要休息五天左右,很抱歉,我們的任務似乎沒辦法完成了"梵亞說到,顯然蒂娜似乎還沒跟他們說護衛一事
"你就是悟先生,感謝您對我們的幫助,我們必會厚報"梵斯看向悟上前兩步恭敬的行禮,感激的說
"不用多謝,我已經獲得了我應得的報酬,請叫我悟即可"悟說到
"悟,跟你介紹,他是哥哥梵亞,他是弟弟梵斯"百合為他們作了介紹
"很高興認識你們,你們身體剛剛恢復,請多休息,百合,我先去準備晚餐,你們聊"悟點點頭表示知道,接著,他對百合說到,再次對眾人點點頭,然後直接走去廚房,和吧檯不同,悟有另外準備一間房間作為廚房的使用,剛好可以給這群人一個私密的空間了解現況
"百合,如何?"目送的悟走進一個房間蒂娜看向百合問到
"沒問題,悟先生很厲害...不,是非常厲害,而且富含著智慧"百合回憶起剛剛兩個小時的經歷,不禁帶著一絲崇拜的語氣說到
"百合...這?"這讓蒂娜三人有些面面相覷,顯然第一次見到老友這種崇拜人的樣子
"他的實力很強大..."百合說出剛剛的經歷,強大的雙頭王蛇在悟的手中走不過五招,還有悟開闊的心胸,以及悟救了他們之後的行為,這讓百合對於悟在短時間內有了不低的信任
"不但生活在危險的魔獸森林,而且擁有奇特的魔法知識,還不介意分享給他人,根本就是故事裡面才會有的賢者"亞斯說到,語氣有著些許的不信任,顯然不太相信現實世界有這種人
"但是他救了我們,而且的確沒有碰我們任何的東西,也沒有要求過分的報酬,而且他的確分享了魔法的知識,對吧"梵亞猶豫地說,最後還看向百合
"是的,悟分享的知識非常的有用,我如果花一些時間鍛鍊會有不小的進步"百合點點頭
"不管怎麼樣,悟先生的確是我們的恩人,沒有他們我們一定會有減員,甚至全軍覆沒,百合既然判斷悟的實力沒問題,我們決定接受悟先生的護衛,畢竟冒險者等級提升不易"蒂娜說到
"護衛?"梵斯疑惑的問
"是這樣的..."蒂娜說出悟打算護衛他們回到邊緣鎮的事
"如果實力可以的話並無不可,畢竟以現有的情況來看,這個悟先生雖然有些可疑,但還算值得信任"梵亞點點頭說到
"好香"百合突然說到
"好香"蒂娜看向了廚房的方向
"好香"梵亞和梵斯一同說到,也看向了廚房
"咕嚕~"四個人的肚子同時發出了叫聲,沒辦法,自從受傷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天,他們都沒有吃東西,頂多是喝一些茶或是藥劑
"聊完了嗎?阿...那麼,開飯吧~"悟一腳踢開門,手上端著雙頭王蛇肉走了出來,印入眼簾的就是四個快餓死的傢伙,這讓他楞了一下,隨即露出微笑,做出指示......

第九章
"......所以總歸來說,就是魔力控制的問題,簡單地說就是控制魔力的技巧只要達到一定的程度就能做到很多事情,不管是超魔施法、捨棄詠唱、寂靜施法都能做到,不過這需要日積月累的訓練,我的方式是使用魔力來繪圖,這有助於我在煉金術的修練,也可以一併修煉到我的魔力控制能力"悟伸出一根食指食指上出現了元素構成的基礎的六角魔法陣圖,接著魔法陣圖在百合眼中出現變化,不斷的延伸出線條最後呈現一個極為複雜的圖案
"這是人類能辦到的嗎?"百合傻眼的看著這一幕
距離百合等人享用完雙頭王蛇的一餐後又過了一天,百合的最後一個夥伴索爾終於清醒,異界的劍士擁有著鬥氣這種神祕的力量,身體十分強健,有著充足的休息和藥物的幫助,索爾恢復的狀況比悟預想中的還好一些,只是仍然沒有恢復完全的狀態,在聽過百合他們的解釋下,也同意了讓悟來護送他們
由於五人需要趕時間,確定索爾的狀態暫時沒問題後,悟將需要的東西收拾完畢後給自己的別墅上了封印,接著就和百合幾個人一同上路
一路上,沒有親眼看到悟實力的蒂娜等人全看傻了眼,悟完全無視掉蒂娜作為弓箭手的探查,幾乎是直線前行,一路上遇到的魔獸,如果悟需要素材就直接拿下,不需要的直接驅逐,輕鬆得很,完全沒有危險的感覺
這讓辛辛苦苦才來到這得幾個人開始懷疑人生,更讓作為團長懷疑人生的是悟一路上不但驅逐魔獸,還很輕鬆地和她交流起魔法,交流的內容直接打破了她對於魔法的世界觀......
"只要多練習可以的,你可以從簡單的數字開始,對了,不准使用魔杖,那沒有幫助"悟聳了聳肩,說到,手指上的魔力也從複雜的魔法陣圖變成了數字一接著變成了二,順帶一提,這個世界的計數方式似乎也是十進制
"數字...我試試..."百合點點頭,也伸出白皙的手指,淡藍色的魔力開始湧動,過了好一會,百合原本白皙的臉龐鱉的通紅,費了老大的勁,魔力才在食指指尖處變成一條不斷扭動的毛毛蟲
"好慘"蒂娜頭上三條線說到,差距肉眼可見,作為弓箭手,她也是擁有魔力,能夠使用魔法箭矢的魔弓手,所以她也能看見魔力
"悟先生真厲害"梵亞說到,一路上那些強大的魔獸都被悟兩三個魔法打發掉,原本很不安的情緒,現在早已消失,變成了看戲的悠閒
"你們兩個給我保持警戒,作為劍士,就算有悟先生的力量,我也不允許你們發生放鬆"警戒索爾皺起眉頭看著完全放鬆的兩兄弟喝斥到
「啊...是的很抱歉」梵亞反應過來愧疚的說
作為一個團隊裡面的前鋒他們本來就應該警惕危險,正所謂天堂在右戰士向左,只要遇上危險他們應該要第一個衝向前,不過由於悟太過可靠,往往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悟就已經解決掉敵人,幾次過後他不知不覺地放鬆下來,這是不應該的,夥伴很可靠這是好事,但這不是身為前鋒的他們放鬆起來的藉口,想到這裡梵亞兩兄弟握緊了劍,恢復警惕的狀態見狀索爾滿意的點點頭
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裡,悟隱隱的點頭表達滿意,他對於這隊冒險團的品性十分認可,作為被護衛者他們其實並不需要這麼作只需要接受他的保護,但是他們並未這麼作,在原本的世界看過太多付錢就覺得自己是老大的人,悟覺得自己運氣不錯,遇上了一群值得深交的人
"這並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得的,百合,這需要長久的鍛鍊,基本上數字變化完之後就能做出很多事情,正常的施放法術,wind pressure"悟伸出食指,指向一旁一股魔力波紋出現,從草叢跳出的魔獸花豹向旁跳開,一股風壓才猛然砸在地上,沒有命中
"這是控制後的施法,wind pressure"悟再次說
花豹躲過攻擊,同時施放魔法,一陣模糊之後直接分身出現五六隻花豹,正想撲上前一股風力猛然出現砸在正準備撲出的所有花豹身上,直接將它的分身全部壓爆,本尊則是被風壓壓在地上動彈不得,魔法的出現十分突兀,完全沒有方才的魔力波紋
"足夠的控制能力可以讓你的魔法完全沒有前置的魔力氣息,防止被敵人感知到後進行閃躲,好東西,可以做魔力藥劑"悟一邊對已經傻眼的百合解說,一邊走向前將花豹身上的花朵取下
這種魔力之花是很有用的素材,只有在這種稀有魔獸身上才會生長,同時獨特的共生關係讓這頭原本只有五階的魔豹變成六階的花豹,可以使用獨特的幻化魔法,不斷幻化出有實體攻擊能力的分身,不過對悟沒用就是了
採完了花,悟接著就開始盡情的擼貓頭,花豹作為強大的六階魔獸當然不會就這麼讓悟搓貓頭不斷地想抵抗,不過隨著悟補上一個響指,強化風壓後,它在次動彈不得,不斷被擼的貓頭雙眼逐漸變成死魚眼
"......那是六階魔獸,有著迷惑之花稱號的花豹,對吧"蒂娜看著像是家貓一樣被擼著頭毫無反抗能力的花豹,頭上三條線,伸出手拉了拉身旁的梵亞傻眼的問
"阿...對喔,這可是號稱能夠和七階魔獸對打,不落下風的稀有魔獸,迷惑之花喔,可以不斷施放難分真假的分身,十分難纏,遇上了千萬要小心再小心"梵亞瞪著一雙死魚眼,莫有感情的說到
"恩...很危險啊..."看著被悟翻過身搓著貓肚子的花豹,蒂娜雙眼也漸漸變成死魚眼,莫有感情的重複說到
"恩...血腥味"擼著貓的悟突然頓了一下,接著他放開了花豹身上的風壓,花豹完全沒有抵抗狼狽逃走,沒有理會花豹的逃走,悟站起身,看向他們前進的方向,說到
"血腥味?悟,你發現了什麼嗎?"索爾聽了愣了下,隨即仔細的嗅了嗅,卻只聞到森林中草木的腐蝕味,沒有聞到奇特的鐵鏽味
"還有一段距離,等等,我看看,Share sight"悟遮住左眼,右眼的視線在次轉變成蜂鳥的視野,只見視野中,一個小巧的身影在林間快速的穿梭,彷彿那些茂密的樹木還有過膝的草叢完全不存在似的......

第十章
在那個身影後則是十幾個身影,正追尋著前面的身影留下的痕跡不斷追蹤,悟嘗試讓蜂鳥靠近一些,清晰的視線終於看清楚那個小巧的身影,那個身影讓悟驚訝了一下
竟然是一個前世中讓很多人喜歡的奇特人形生物,即便是沒在看動畫的人也不能否認這個物種的可愛,作為一個半宅男,悟也不否認自己挺喜歡,不,是非常非常的喜歡這種可愛的生物
這種生物有一個專有的名稱,叫做貓耳萌娘
那是一個大約十三歲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帶著銳利感注視著前方,臉上有著血汙看不清楚面貌,頭頂金黃的柔髮間豎起著的小貓耳朵正警惕地聽著周圍的聲音,身上披著獸皮遮掩著以她的年紀來說過於姣好的身材
在這隻小貓的脖子上戴著的一個粗大的黑色項圈,那東西悟在智慧之書中看過,是名為奴隸項圈的東西,顯然,那些身後追捕的人就是奴隸販子
奴隸項圈正式的學術名稱是隸屬化項圈,一開始是召喚系的魔法師研究出來鎮壓那些過於暴躁難以馴化的魔獸,接著利用這些魔獸開拓出人類生存的空間,但是人類這種生物,有著極緻的善,也有極至的惡
不知何時隸屬化項圈竟被用在人類自己身上,一開始只是犯了重罪的死刑犯,雖然只是死刑犯的廢物利用但那彷彿潘朵拉的盒子...
接著是一般的重刑犯,囚犯...然後...就是戰敗的人類...或是,被捕抓的人類...然後,奴隸這個詞誕生了,成為奴隸的人不再是人,被剝奪了人的象徵,變成了物品,主人的私人物品,人類對待自己的種族都是如此,更別提對待其他的種族,原本用來為人類開拓生活空間的魔法逐漸地變成了惡的根源,甚至因此引發過各種族之間的戰爭
原本悟是不想管,雖然看不過去,但是入相隨俗,作為時代背景接近中世紀的世界,奴隸制度已經持續了上百年,不是他一個魔法師可以改變的,更何況他也不想管,也沒能力管
不過等悟看清楚了那個被追蹤的小巧身影,悟的眉毛揚起
"我發現了一隊奴隸販子正在追捕一個孩子,我打算去把那個孩子救下來,不過放心,我不會放下你們的委託"悟將自己看到的畫面告訴眾人,接著說出自己的打算和預案
只見他難得地沒有直接用手勢省略施法,而是從空間中掏出一把等身大的木質魔杖,魔杖杖身筆直,只有頭部呈向一個半圓的彎曲,半圓的中心還漂浮著一顆淡藍色光芒的寶石
The spirits of the earth, please answer my shout and protect the things I want to protect,Earth Golem  Multiply four!
隨著悟的完整詠唱,魔杖上的寶石發出光芒,大地的精靈回應他的呼喚,四頭土魔偶從大地中爬出,土魔偶身上都泛著金屬的光輝,顯然是精銳級別的土魔偶-金屬魔偶
"這是土魔偶召喚的上位魔法,金屬魔偶,他們有著強大的力量,還有能夠減緩敵人速度的光環,抵禦魔法的抗性,是很強大的守護者,請你們依舊維持原訂行程前進,稍等我片刻即可"悟對自己召喚出來的魔偶做了介紹
他沒有打算讓百合他們參與行動,畢竟奴隸是屬於奴隸主的商品,他的行為在這個時代是可以定義為強盜,強奪了(奴隸)商人的商品
"奴隸販子?"百合五人看到悟施放這麼強大的魔法,也是呆了好一下,聽到悟的話,幾個人互相看了看,點點頭
"我們來幫忙吧"百合說道
"嗯?這是犯法的,被發現你們會有麻煩喔"雖然從百合他們身上的衣物和裝備看起來幾個人都是有身分的人,但是這種麻煩事應該要能免則免才對,不管哪個時代能成為奴隸主都應該不簡單,碰上了可麻煩的很,如果不是他發現了一些原因,悟可沒打算出手
"沒問題的,悟,你不是本地人吧,你不知道,提斯法帝國雖然沒有將奴隸法廢除,但是帝國內其實不贊同奴隸制,所以對於奴隸販子的保護程度極低,只要不是在人目睽睽,光明正大之下動手搶,基本上完全沒問題"百合說出了他們願意幫忙的解釋,當然,這仍然是麻煩,但是對於悟,他們願意承擔這種小小的麻煩
"其實並不需要...不過算了,時間緊迫,我也不客氣了,就麻煩你們拉,我先走一步,你們隨後跟上即可,我會設定這些孩子帶路跟著你們"悟沒有翻過智慧之書這方面的記載所以不太清楚,不過他沒多說什麼,在聊那個小巧的身影就要被抓到了,所以他揮舞魔杖,設定完魔偶保護這些人後,朝眾人點點頭,轉身很快地消失

第十一章
若蘭 雪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呼吸,穿梭在樹叢之間,努力地減少自己留下痕跡,她只能盡量減少,因為她知道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就算有藥草掩飾也沒辦法完全遮掩
魔獸森林的危險她很清楚,但是她沒有選擇,部落已經沒了...想到這若蘭 雪心裡產生劇烈的疼痛感,溫和的長老,愛著她的父母,崇拜她的同族...這些都再也不存在,想到這她心中生出一股劇烈的恨意
她不能被抓住!
"找到了!抓住她"一個驚喜的聲音響起,若蘭 雪心中一驚反射性的向旁撲過去,一隻弩箭就擦著她的大腿飛往前方
她還要復仇,不能被抓住
大腿上的撕裂傷影響到她的速度,但是這裡是魔獸森林,眾多的樹木是她最佳的掩護
"快發動奴隸項圈"一個人大喊
"不行,啟動器被那個賤貨弄壞了!"另一個人也大喊到
"散開圍住,把她的腿打斷,抓回去再說!"一個像是隊長的人下達命令
十幾個人聽令散開,或是投擲拋網,或是投擲飛刀等飛行武器,逐步壓縮若蘭 雪的活動空間
"可惡..."若蘭 雪狼狽地不斷閃躲,但是作為奴隸的時候她根本沒有獲得足夠的食物,這幾天逃避追捕也沒吃什麼東西,連睡都睡不好,到現在她還能這麼靈活,已經是完全靠她的意志力了,但是她的身體也到了極限
身體的極限讓她精神一個恍神,一個飛石索直接砸在她的雙腳,繩子快速地隨著兩側綁著的石子重心快速地纏繞,直接將她的雙腳纏死
"糟糕!!!"若蘭 雪心中一驚卻已經來不及,直接重重的摔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後砸在大樹上
"終於抓住了,賤貨,我回去要好好炮製你"一個大漢從樹叢中走出,其中一隻眼睛被眼罩遮起,獨著另一隻眼,只見他走近因為撞到樹加上身體狀況極差直接陷入半昏迷狀態的若蘭 雪,一雙鐐銬直接銬住若蘭 雪的雙腳和雙手接著他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把她抓起
"哼...呸!"被扯頭髮的劇痛讓若蘭 雪悶哼一聲,隨即恢復意識便看到大漢,她一愣便發現自己被抓到了,眼中露出絕望的眼神,但動作卻一點也不示弱,直接一口混著血的口水直接吐到大漢臉上
"...!很好!"沒想到若蘭 雪都被抓到了和這麼烈,大漢沒反應過來臉上便被吐上一口混著血的口水頓時讓大漢氣的笑出來,隨即重重的扯著若蘭 雪的頭髮將她砸在樹幹上讓她悶哼一聲,疼的險些失去意識
但是若蘭 雪知道自己不能失去意識,她並沒有放棄逃脫的想法,而要做到的基本前提是她必須醒著才能找到機會
"把這賤貨的雙腳打斷,我要看看雙腳都斷了她拿什麼逃跑"獨眼大漢下達的命令,身後幾個人走向前拿出木棍見狀若蘭 雪雙眼露出絕望
"Paralysis!"
就在此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不如補奴隊的眾人只覺得身上一陣緊縮接著便失去的力氣癱軟在地上,只有那個獨眼大漢身上爆出能量的光芒
"竟然是鬥氣士,身為強大的鬥氣士竟然加入補奴隊這種骯髒的隊伍,真是意外"悟從一旁走出來訝異的看著獨眼大漢
他真的有些驚訝了鬥氣士了是做為近戰職業的根基,運用高強度的鍛鍊將元素納入體內使得戰士也可以使用能量的力量,不再單純使用肉體有限的力量進而獲得和其他職業抗衡的能力
雖然比起魔法師,鬥士的入門門檻低很多,但是可以擁有鬥氣的戰士卻還是處於少數因此每一個能夠使用鬥氣的戰士都有著不低的社會地位,更別提技能鬥氣已經到(5)的鬥氣士
所以悟才很驚訝,在這裡可以遇到鬥氣士,而那個鬥氣士還是社會地位較為低下的捕奴隊的一員
"你是誰!?"獨眼大漢警惕的看著悟,能夠一個魔法放倒他所有的部下絕對不是一般的低階魔法師,一個可能是中階以上的魔法師絕對是他對付起來十分困難的存在
"恩,雖然我很想自我介紹,不過太麻煩了,還是處理掉吧,burrow"悟偏了偏頭看著獨眼大漢,想了想,決定還是別理他,直接處理掉,想到這他伸出手打了個響指,不等大漢反應過來,他的腳下出現一個巨坑
"喝阿!"大漢嚇了一跳,直接掉進坑中,不過作為鬥士,他的反應迅速,直接攀住巨坑的邊緣,不過不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動作,悟再次打出一個響指
"rock"
一個巨石出現在巨坑的上方,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直接砸落,在大漢絕望的表情下,發出一聲巨響,直接將大坑填平,只能說,一般鬥氣士都能感應魔力的波動來躲避法師的攻擊,悟的攻擊太過作弊,完全沒有前兆跡象,根本躲無可躲,中了一招,後續綿延不斷的攻擊簡直使人絕望
"搞定,不過...快暈倒了嗎?還是睡吧,sleep"悟滿意的點點頭,接著將注意力移到貓耳萌娘上面,走到她旁邊蹲下一手伸出按在貓娘的頭上擼了一把貓頭後判斷到,雖然貓娘的眼睛還張著,但是已經漸漸失去神采,只是憑藉著一股氣,死撐著,想了想,他決定讓這個孩子陷入深沉睡眠來恢復狀態便使用了魔法
"身體沒有很重的傷勢,不過,顯然疲勞值超過上限了吧,這情況還能逃這麼遠,這麼小的孩子真了不起的意志"悟讓貓娘睡著後稍微的做了初步的檢查後感嘆地說,這裡已經離開了靠近魔獸森林的深處,來到了中央地帶,但是距離人類的生活區仍有兩天的路程,這還是因為他並非普通人,腳程飛快如果是一般的冒險者小隊,就算不躲躲藏藏避開魔獸,也得三、四天的時間,這個看起來不過十三歲的孩子能在被追殺的情況下逃這麼遠,真了不起
"還有,果然是......"悟伸手一抓,貓娘脖子上的掛墜發出光芒,直接將繩子震斷,落入悟的手中,一碰觸到悟的手掌
悟只覺得眼睛一黑,便再次出現在那個一片白的空間......
#神選者  #小說創作 
分類:藝文

麻木不堪的人生,只是在網路上面吐吐苦水,期盼人生有所改變

評論
上一篇
  • 心裡的空洞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