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未完成畫作




所有顏色都是我



-
你剛刺完身上的第五個刺青,並且傳了照片過來。
是顆渾圓的小水滴,裏頭有些鏡子反射的感覺,黑白素描的手繪感,在你前手臂上很適合。

「這個圖本身沒有意義,但我看到它時有給它一些想法。」
「嗯嗯?想知道!」
「好啊,待會和妳說!」

我應該是第一次對別人身上的刺青那麼感興趣...?

-


「我覺得它像鐘乳石上面的水滴,水由上而下流過,這些雜質經過沉澱後凝聚成一顆水滴。」

「就如同這一年的我吧,無論好的壞的,它都要往下一個階段去了。但也沒有拋棄什麼。」

我不曉得過去這幾年讓你真正深陷的迴圈是什麼,而這又帶給你多少個糾結的夜晚,但我很高興你將第五個刺青的想法和我說。於我來說,別人身上有多少個刺青,刺了什麼樣的東西,我不感興趣,但我會覺得那是代表自己的勳章,每個人有每個人專屬的勳章,我尊重、欣賞,但不感興趣。

於你,我彷彿覺得你是塊畫布,你身上的這些黑白線條會莫名抓住我的眼球,如同在美術館裡看一場不曉得畫家是誰的展覽,但這些線條及色塊看過就不會忘,每條線有它存在的意義,是輕輕劃過般略帶點哀愁的,必須得在這塊白畫布上造成某些傷害,用身體好好記住那種感覺,你將帶著它們繼續生活,你永遠是一幅未完成的畫。

-

「你覺得這陣子你忙完後,我們可以見個面嗎?」
「可以啊!不過....你要上台北嗎?」
「我可以北上啊,但北上後的一切就交給你了哦」
「那有什麼問題!」
「但我很隨和的啦」
「路邊吃滷肉飯!」
「好像可以...?哈哈。」


「我需要休假啦,請收留想出走的我!」
「沒問題啊,我就當你休假的第一站囉。」



你如一幅未完成的畫,而我總覺得我是空的,我什麼都不是,但我也什麼都是。我想要呈現的色彩很多,但這些色彩混合在一起之後只剩白。
如果白是我們共同的基調,你逐漸於那之中添加;我逐漸於那之中捨去。
我刻意留了最中心的一處,它還能夠再容納一些什麼。我不曉得該容納什麼,也許是你的顏色,如果是那樣最好,也許我會感到完整、感到快樂。若它永遠空在那了,也無妨。

也無妨......吧?


邊聽著歌邊寫下這些文字的同時,歌詞唱著:

I don't wanna be old
I don't wanna be young
Just wanna stay right here

Just wanna feel you
Just wanna make sure you can breathe
Just wanna know you
Just wanna see you happy
                                                                       - Feel You (RAC,feat.Jonas Bjerre)


分類:日記

總是凌晨三點半睡覺,陷入泥沼時便沉沉慢慢地思考,投入溫熱的夜晚裡。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三隻眼的次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