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毒哥在遠古》 作者: thaty

【文案】https://czbooks.net/n/cpg9njo
賈純原來覺得自己的名字太……但等他有能力改名字的時候,發現一連串的手續太麻煩了,於是他就繼續賈純唄。

等到他穿越後,他有了另外一個名字——白禿。
賈純:……我還能繼續叫賈純不?
白禿:作者你出來,我絕對打不殘你!

都說(劍網三)毒哥的衣服穿得少?白禿,不,白銳看著來來去去的遠古漢子表示:呵呵。
所以,本命又名《有比較才有發現,毒哥的衣服也是很多的》
警告:
1、本文沒有玩過基三的妹紙也能放心食用
2、毒哥是攻毒哥是攻毒哥是攻(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第一章
天空一聲炸響!賈純他……穿了。

  ***

  「臥槽!」賈純嚇得一聲大吼,一秒鐘之前他還躺床上想:今天雨這麼大,溫度正好,能睡個舒服覺了——沒錯,是躺在床上睡覺,這麼好的天氣,他懶得上線遊戲了,正適合睡覺。可他就不明白了,怎麼會閉眼的時候他躺著,還沒睜眼突然就覺得自己站起來了呢?閉眼的時候他還在家裡,嚇一跳之後睜開眼,他就站在……一個大鳥窩的邊緣?

  怎麼個意思?

  「傳送完成,正在進行二次定位,以確定空間位置。」

  賈純還因為突然的地點轉化而跟不上趟,腦海裡就忽然響起了機械性的聲音。

  幾秒前的空間轉移賈純不知道自己不是被雷劈的,但是,這一刻,他睜大眼睛,從頭到尾,清清楚楚的感受了一把啥叫被雷劈!

  他滿眼都是白光,整個身體又木又僵,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抽搐。

  臥槽!完了!完了!我這是要被雷劈死了!

  過電中的賈純渾身僵直抽搐,一個不穩從鳥窩邊上掉了來,本該一閃即逝的雷電,半天還不消失,追著他一路劈了下來。賈純的四周變得焦黑一片,木頭上的小火苗跳躍了一會,才被雨水澆熄。

  當雷電終於消散,賈純迷惑的睜開眼:能想、能看、能動……還沒死?

  他爬了起來,身上窸窸窣窣掉下了黑色的渣子,賈純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看到的是一雙很小的手,指甲很髒,皮肉上有很多細小的傷痕,這絕對不是他的手啊!

  這是……我在做夢?好吧,以為這是做夢才是做夢呢!早知道該去買彩票的,把這運氣用在彩票上,大概就不會穿越了。

  ˍ(:∠)ˍ好吧,賈純知道是自己不該想那麼美,因為現實是骨感的。

  不過,穿誰不好,把我穿過來?我就是一個家裡蹲宅男。對了,貌似還有個系統?

  「哎喲!」賈純剛想看看那系統到底怎麼回事,就額頭一疼,有人拿石頭扔他?順著石頭飛來的方向看去,賈純覺得自己更不好了——是有人,野人。

  ***

  現在,賈純應該是在某處深山老林裡,周圍都是一看樹齡就很大的樹,四五個人手拉手抱不過來的那種。樹和樹的中間並沒有太茂密的植被,只有低矮的灌木和一些爬籐植物垂下來的枝葉。

  就在這些灌木的後邊,站著那些扔他石頭的野人。他們的身體形態和人非常的接近,甚至該說他們的體型非常的矯健勻稱,手長腳長。他們直立著,身上啥都沒穿,但有極端濃密的毛髮。因為雨水打濕了毛髮,依稀能看到他們的臉,就跟科普圖片上的野人一樣。

  賈純剛看向他們,一個野人就發出了一聲長且刺耳的尖叫,賈純竟然鞥聽明白:「克嚎(惡魔)——!!!」發出尖叫的傢伙當場朝著賈純再次扔了一塊石頭過來!

  「啊!」賈純向後躲閃,可是腳下一拌,摔倒在了地上。

  「克嚎!克嚎!!!」他的倒地,更降低了野人的畏懼,他們一個個的從從灌木後邊,樹蔭背後跳了出來,舉著石頭和粗糙的木棒子,繞著賈純蹦來跳去,石頭和木棒也不時的砸在了賈純的身上。

  賈純抱著頭,他這輩子只在網游裡和人打過架,現實中頭一回被圍毆。另外不知道是這身體太年幼,還是他剛穿過來沒和身體完全融合,手腳很難控制,他幾次抓到想要逃跑,都被踢打著重新倒在了地上。賈純努力保護著自己的頭:系統!系統!被打得說不出話,他只能在心裡想著唯一的救命稻草——雖然那東西也是這一切的元兇。

  「偵測到玩家處於極度危險狀態,因處於新手保護期內,開啟短程跳躍。」

  野人在嚎叫,木棍打身上發出砰砰的捶打聲,即使護住腦袋,依舊被石頭砸的暈眩恍惚,賈純的耳朵開始耳鳴,周圍的一切彷彿變成了一場光怪陸離的全息電影。他護住自己的力量開始漸漸變弱了,系統的提示音明明在腦海中響起,可他的大腦都沒反應過來這段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有那麼一陣賈純完全失去了意識,他就躺在那蜷縮成一團,盡力保護著自己。當他意識到已經有一陣沒有石頭棍棒加身,這裡沒下雨,陽光挺暖和的時候,時間已經不知道過去多久了。

  賈純透過自己胳膊的縫隙,小心的朝外看,他看見了青草和高高在上的太陽。慢慢放下手臂,周圍的景色果然是大變樣,不但野人沒了,樹木也沒了。

  一下子,從樹林子裡跑到草原來了?

  賈純一邊坐起來,一邊活動著手腳,另外摸著自己身上之前被打得極疼的幾個部位。最後意識到自己胳膊腿完好,應該也沒骨折什麼的,不可能吧?

  「新手保護時期唯一一次短程跳躍使用完畢,跳躍期間為玩家修復身體創傷,請玩家珍愛生命,遠離危險。」

  系統解答了問題,這不是廢話嗎,他又不是專門的作死一族:「系統,我能回……」

  「定位已確定,系統開始定制計算。」

  「系統!系統?」

  「定制中,請稍等。定制中,請稍等。」

  賈純眼睛花了一下,視線恢復時,賈純覺得自己就像是戴了個電子眼鏡之類的東西,右眼視線範圍內,右上的位置,出現了一根進度為零的進度條,進度條旁邊還有朵不停旋轉的菊花。

  「……」賈純下意識的找了半天「刷新」的按鈕,沒找著。

  看不了系統那就先確定自己狀況吧。

  賈純拍拍手站起來,他這個身體的年紀應該很小,而且不健康,小胳膊小腿就不用說了,胸口上能清楚的看見肋骨條,但偏偏還有個大肚子,就跟電視上的非洲兒童似的。這不是他小時候的身體,是佔據了這世界一個孩子的身體。賈純想想那些差點把他打死的野人,他們會不會是這孩子的家人?

  不過為什麼他沒多少毛呢?反而該說皮膚真心的好,還很白……等等。

  賈純記得身上曾經掉了很多黑渣子,他又在身上摸了摸,沒有當初那麼明顯了,但確實還有一些小顆粒的殘留。

  ——他這不是沒毛,是因為過電所以毛被電光了?賈純趕緊朝臉上、頭上摸,頓時淚奔了。

  ┬┬﹏┬┬哥是不怎麼稀罕腿毛,但是,頭毛能不能給我留點?竟然眉毛也一乾二淨了。而且系統不是說了修復身體創傷嗎?眉毛也算五官之一啊,就這麼不管了。

  ***

  「嗷~」

  一聲嚎叫,嚇得賈純立刻停止了對自己頭毛和眉毛的哀悼,從不著調狀態恢復到現實狀態。

  「小傢伙,對不起了。」賈純歎口氣,朝四方拜了拜。

  他不是自己想穿過來的,這個孩子卻比他更無辜。但作為一個凡人,現階段賈純的宗旨是好死不如賴活著,只能虛偽的對這孩子說一聲抱歉了。當然,人家是不可能對他說沒關係的。賈純自嘲一笑,現在他的問題是如何用這副小身板活下去。

  至於死了會不會穿回去的問題,也就是剛才快被揍死的時候聯想一小下而已,用生命親自嘗試一下?還是等到系統的那朵菊花完事了,和他溝通過再說吧。賈純沒有太多的好奇心,也不是個勇於探險的人。

  雖然這看起來是個逼著他去探險的世界……

  賈純看了看周圍,野草長得比他的人都高。「啪!」他拍死一隻蟲子,弄得滿手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啪啪!」又拍死幾隻蟲子,但賈純身上的疙瘩還是在飛速增加中。

  繼續在原地站著,這是這些蟲子就能要了他的命,但是朝哪走?沒有道路,沒有目標,沒有方向,亂闖亂逛消耗體力一定也是死吧?他的電腦也不知道會被誰接手,如果發現裡邊的愛情動作片,主角都是兩個漢子,會不會受到心靈傷害啊?

  ——賈純又想歪了,不過這也是他調節心情的一種方式。

  終於,賈純選定了一個方向,他依稀看著,那裡像是有山。有山就有山洞,希望能找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吧?

  ***

  用一根小棍敲打著前路的草叢,感謝曾經看過的小說,還是有一些實用技能的。棍子雖然小,卻足以把蟲子和蛇驚動起來。看著嗡嗡的蟲子鋪天蓋地,賈純一陣陣頭皮發麻。他沒有鞋,草叢不止絆纏著他的腳,鋒利的草葉子還會把腳割傷。他沒有衣服,其他地方能忍,可是他那個小兄弟……被蟲子咬了兩個包,已經腫了一倍而且又癢又疼!!!!

  尼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賈純真想捂著小兄弟哭啊!!!!

  但以他的身高在草叢裡走又不能只用單手,他必須一隻手用木棍不斷的敲打,另外一隻手推開厚密的草叢,沒法一直捂著小兄弟。

  他試過用比較寬大的草葉子折一下,結果證明了他這個宅男果然是動手廢。先劃傷了手,後劃傷了大腿,最後把蛋蛋也給劃了。

  ┬┬﹏┬┬於是賈純決定,還是別自己摧殘自己的小兄弟和蛋蛋了,就留給蟲子摧殘去吧。

第二章
頂著大太陽,忍著蛋蛋和小兄弟的強烈不適,深一腳淺一腳的朝前挪。雖然周圍都是植物,但身為一個連韭菜和蒜苗都分不清楚的宅男,野外生存直接上來就是挖野菜,那難度也太大了。本來這小身板就弱的要命,還沒有水,沒有食物。賈純腳底下開始打顫,眼前也開始一陣陣的發黑,他第一次看見滿眼的星星,甚至把右上那朵小菊花都遮住的時候,賈純不得不停下來。

  可是他連坐都不敢坐,小兄弟和蛋蛋已經不好了,菊花要是再出點什麼事,那……算了,想多了更想哭了。

  用小棍杵著地,賈純慢慢調整自己的呼吸,總算緩過來了一點。周圍偶爾也有那麼一兩棵樹,或者比較低的灌木。如果樹上有果子,果子被野獸或者蟲子咬過,那麼,大概、也許、可能,人也是能吃……的吧?

  沒等他下定決心,突然有黑影從他頭頂掠過,一開始賈純還以為是飄過的雲。

  「哇!」像是烏鴉的叫聲從頭頂上響起,賈純下意識的抬頭,看見的是一隻很像禿鷲,頭頂上有個火紅色肉瘤的鳥。賈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個子小了很多的關係,總覺得這個禿鷲比電視上看起來的大得多,大到能把現在的賈純整個人都抓起來?!的地步。

  「哇哇!」與此同時,禿鷲朝著賈純就俯衝下來了。

  賈純的腳動了一下,可他意識到這種距離,能飛的東西轉瞬就到,逃跑把背後送出去就是死。用小棍?得了吧。賈純用最快的速度撿起了一塊有他兩個拳頭那麼大的石頭,還沒來得及直起腰,禿鷲就衝過來了。不過賈純好歹把石頭扔出去了!

  禿鷲被嚇著了,翅膀震顫了一下,正好賈純還彎著腰,這一下撲擊沒能得手,從賈純的頭頂掠了過去。

  只是它帶起的風,就讓賈純從彎腰變成了撲倒,地上的草和石頭還有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弄得賈純渾身都疼——尤其蛋蛋和小兄弟。但他哪敢這時候哼哼唧唧,可是跑絕對跑不快,反抗……躺在地上學兔子蹬鷹?免了吧,這一蹬下去,更像是把自己的腳送去給禿鷲抓。

  賈純最後看中了一棵樹,想著用那棵樹和禿鷲玩捉迷藏,如果他能逃到那裡的話。

  連爬帶跑,抓到土就向後撒一把土,抓到石頭也朝後扔,賈純用盡他能想到的任何動作和方法,歪歪扭扭的朝著那棵樹前進。

  「哇~~~」禿鷲又從他的背上掠了過去,把賈純帶著翻到在了一邊。

  剛剛那一下,禿鷲的爪子劃過了他的背,讓賈純背上鑽心的疼。這次不是禿鷲又偏了,是它在玩弄自己的獵物,也時習慣性的在消耗獵物的體力。

  被這麼來回戲耍了幾次,本來就沒多少體力的賈純眼前又開始冒星星了。當再次跌倒,賈純的胳膊已經動不了了,勉力撐起來一半,就跌了回去。禿鷲落了下來,停在離他不遠的地方,低頭啄食自己爪子上的碎肉,賈純的肉。

  ——真的是跑不了了。明明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可高強度的運動,讓賈純眼前發黑,外加控制不住的作嘔。

  束手就擒,讓這畜生就這麼吃了自己?!沒那麼容易!

  啄食完了腳上的碎肉,禿鷲原地蹦跳兩下,向著賈純走來,到了收穫的時候了。

  賈純緊緊盯著禿鷲,最後一搏的狠勁,讓他看起來總算有了那麼點威脅。

  禿鷲邁出的爪子短暫停頓了一下,這個狡猾而謹慎的傢伙打量著賈純,最終它沒找到什麼危險。張開翅膀,禿鷲朝著賈純撲了過來:「哇——!」它扇動起的砂石,讓賈純的眼睛疼得流淚。

  當禿鷲的啄下來,賈純險之又險的朝側面一個飛撲,躲過了被啄出腦漿的命運。

  「哇!!」禿鷲叫著,朝側方一縱,正要再次撲上去,可是……為什麼它距離即將到嘴的美食越來越遠?

  ——因為你正在被一個野人撲倒。

  正要翻身撲到禿鷲身上,想著用牙咬有手爪也有給禿鷲一個教訓的賈純看到了經過——其實時候想起來這打算挺不靠譜的。

  那個野人皮膚光滑,用獸皮裹住腰部,看起來比差點活活打死賈純的長毛野人文明度高。但是,賈純覺得還是不要估計得太樂觀了。尤其,從穿越至今幾個小時的經歷來看,如果他有幸運值這個屬性的話,那一定是負的。

  腿啊,你再撐一會!

  賈純咬著牙,踉踉蹌蹌的朝著相反的方向跑。可他沒跑兩步,唰的從草叢裡又冒出來一個野人!QAQ不只是負,還是雙倍的負嗎?

  這野人肩膀上手裡抓著兩根石茅,背上扛著一頭像鹿的野獸,單鹿腿就有賈純這個身體的腰那麼粗。

  不過攔路的野人帶著這麼多東西,還是有機會跑的!大哥我沒多少肉,你那一條鹿腿大概都比我的肉多!求饒命!

  賈純趕緊轉向,可他高估了自己的小身板,上半身成功轉向了,兩條腿卻不聽使喚。他很有技術的用自己的左腳絆了右腳,吧唧一聲,賈純臉朝下拍在了地上,外加啃了滿嘴的泥。

  一條胳膊把賈純從地上抄了起來,此時此刻賈純腦袋裡:儲備糧!奴隸!儲備糧!奴隸!血紅的大字閃個不停,尤其以他三寸豆丁的身高,儲備糧的可能更大。他已經看見自己被開膛破肚架在火上燒烤的景象了。還不如讓禿鷲啄死!

  二條

  求生的慾望和被生吞活剝的恐懼,讓賈純的小身板超水平發揮了,他張牙舞爪,又踢又撓,最後的意識裡,貌似他還上了嘴咬。然後……然後他就完全失去意識了。

  ——聲明:不是嚇暈了,真不是嚇暈了。是體力透支,虛脫的暈了。

  ***

  「滴滴滴!系統定制已完成,歡迎玩家使用文明之原始世界定制生存系統。請開啟查看更新後的系統。滴滴滴!系統定制已完成,歡迎玩家使用文明之原始世界定制生存系統。滴滴滴!」

  我什麼時候把鬧鈴改成這奇葩樣了,好吵。

  賈純迷迷糊糊的,人是醒了,眼皮像是被黏住一樣,根本睜不開,不過就算閉著眼,右眼還是能看到一行小字不斷的在他眼前轉過,轉得頭暈。兩邊太陽穴突突的跳,額頭像是被大錘打過,渾身上下的肌肉和骨頭更是沒有一處不疼的。這是我昨天喝多了還撒酒瘋跑了三千米?不對啊,我昨天……臥槽!

  終於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了,賈純的本意是立刻爬起來觀察四周。可他還沒動,就是剛剛肌肉發力,一股爽到骨頭縫裡的酸疼感,就瞬間傳遍了全身。這感覺,是只有被胖揍之後和壓路機親密接觸過才能達到的高度。

  「吧歐路?」陌生的語言加陌生的聲音,再加……烤肉的香味。

  一個野人,比之前他見過的兩個明顯年紀都小,還是少年人,正拿著一塊烤肉坐在他身邊。

  「偵測到新語言,玩家是否需要植入。」

  系統終於停止「定制已完成」那一套了。

  植入。之前被胖揍的時候系統救了他的命,應該是不用直接說話。

  果然系統給出了回應:「新語言為原始三等語言,植入需七十五生存點,玩家餘額不足,植入失敗。滴滴滴!系統定制已完成,歡迎玩家使用文明之原始世界定制生存系統。請開啟查看更新後的系統。滴滴滴!系統定制……」

  頭更暈了。系統,能停一會嗎?一會我一定看。

  滴滴滴半天,賈純覺得自己腦漿子都要疼炸了。

  「二十四小時後如未查看,系統將重新提醒。」

  耳朵裡重新恢復了安靜,右眼也沒有轉個不停的字了,賈純不由得放鬆的吐出一口氣。

  「吧咕路?」一邊的少年半天沒有等到回應,更湊近了些,主動把手裡的肉遞到了賈純的嘴邊。

  烤肉的味道竄進了鼻腔,讓賈純的嘴巴裡充滿了口水。

  沒必要把他抓回來又毒死……吧?

  賈純張嘴——他連腮幫子都是又酸又疼的——咬下了一口肉,頓時滿嘴的膻腥味,誰說純天然的本色食物味道一定好?連鹽都沒有的烤肉,而這烤肉本身味道也大。賈純快餓成人干了也好懸吐出去,但強忍著咀嚼之後嚥了下去,現在他可不能浪費食物,更不能浪費他人的善意。

  看著賈純吃東西,少年也鬆了口氣。他一邊餵著,一邊伸出另外一隻手,摸了摸賈純的腦袋。賈純「?」的看向他,他立刻就把手縮了回去,臉也扭向一邊,用肢體語言表達著:你看錯了,我沒摸你腦袋。

  緊張感因為漸漸充實的胃和這個少年的親近消失了不少,賈純看著真家徒四壁的四周。

  ——山洞,獸皮,乾草,摞在一起的四五個草筐,草蓆子,幾捆草繩,兩根石茅,等等,石茅有點眼熟。

  這時候,少年給賈純喂完東西,又看了看,就從他身邊離開了,露出了他遮擋住的山洞另外的空間。

  那兩個野人!其中一個正好也看見賈純,對著他齜牙一笑——這不科學,不是說原始人一口爛牙嗎?

第三章
被野人的大白牙閃瞎眼,賈純不由得產生了某種糟糕的聯想,比如進擊的巨人那種的……竟然嚇得癱成爛泥的賈純爬起來了,不過沒兩秒就重新摔回去了。石頭地面就算鋪著獸皮也依然是石頭,賈純起得又急,這一下摔得他眼前黑了半天。

  隨著暈眩逐漸消失,視覺恢復,他的耳朵裡傳進了三個野人的對話聲,主要是那兩個年長野人的。相比起長毛野人的語言賈純無師自通,他們的語言聽在賈純耳朵裡是「唔呱哇啦」「卡巴卡巴」,細想之下也依舊是「唔呱哇啦」「卡巴卡巴」,完全不明白啥意思。

  不過話不明白,兩大一小的表情還是能看明白的。

  他們對賈純懷著善意,在發現把他嚇著了之後,甚至於有些焦急。

  兩個成年野人的面貌和現代人已經沒有區別,身材高大強健,可又不是健美先生大麵包塊一樣的臃腫。那弘二頭肌、那胸大肌、那腹肌看得冷靜下來的賈純嘴巴裡口水略多。他倆都是深色皮膚,不過一個是很古銅色,另外一個比起真正的黑色人種也就是略淺一點有限而已。

  賈純在心裡給他們倆各自起了個代號,一個叫古銅,一個叫黑炭。

  現在古銅把黑炭趕了出去,從他指著自己的動作看,原因貌似是他嚇著了賈純。

  黑炭垂頭喪氣的出去了,古銅扭頭就又對賈純一笑,賈純頓時又是背後一涼。

  擦喲!!!終於知道為什麼嚇得他肝顫了,這野人和貝爺太像了。尤其是他一笑,「雞肉味嘎崩脆」的風采再現……

  遠古版貝爺大概是發現賈純也挺害怕自己的,笑容頓時垮了下來,默默的坐遠了點,只是遞了個杯子給少年。少年沒站起來,依舊是坐著,用一隻手撐著地面來行動。

  「哆嗝?」少年把水遞給了賈純。

  他的幸運值終於爆了一次,遇到了好人。賈純接過杯子,這時候他才來得及注意,自己的身上抹滿草泥。

  低頭,果然,蛋蛋和小兄弟上也抹了。

  賈純有點臉紅,他還是童子雞一隻呢,記事起就自己碰過那裡。臉紅走神的結果,就是他嘴唇被刺破了——木杯子的做工極其粗糙,就是一截樹樁子把中間鑿爛挖掉,而且還很新,沒有長期使用摩擦後的圓滑。

  拔下來嘴唇上的木刺,賈純繼續大口大口的喝水,都到原始社會了,哪那麼嬌慣。

  把杯子遞回去的時候,賈純也回了一個笑容。

  「霍銳!」少男野人笑了,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看賈純依舊笑,這才又拍了兩下。

  「?」不明所以的賈純只能笑著點了點頭,卻不知道就此一失足成千古恨ˍ(:∠)ˍ所以沒鬧清楚對方意思時,千萬別點頭!

  「霍銳!」一直觀察著他們的古銅也拍著手笑了。

  賈純又吃了一塊肉,喝了一杯水。他剛喝完的時候,黑炭回來了。

  語言不通,無法交流,但賈純努力笑出來,表示自己的無害和願意親近。身為一個足不出戶的宅男,他多少年都沒這麼絞盡腦汁和人親近了。

  黑炭不是單純溜一圈那麼簡單,他帶回來了一捆看著像蘆葦的東西。進洞之後就樂呵呵的分給眾人,在意識到賈純不再怕他之後,更是多給了他三根。

  他們拿過蘆葦直接卡嚓卡嚓的生嚼,如果舌頭允許,賈純大概就直接喊出來「還沒洗」了,這是快二十多年的習慣問題。

  看了看自己手裡的蘆葦,摳掉幾塊明顯的泥塊,賈純也跟著野人一塊卡嚓。蘆葦有淡淡的苦味,口感像是甘蔗。一開始吃沒覺得,多嚼兩下之後,雖然依舊是苦,但嘴巴裡竟然覺得很清爽。

  賈純覺得自己發現了什麼,難道這就是原始人大白牙的秘密?賈純決定給這東西起名苦蔗。

  ***

  吃完了苦蔗,黑炭蹲在角落裡磨石頭,古銅和少年用乾草編蓆子。賈純試探的給他們遞了一次乾草,兩個人對他笑笑,賈純更努力的給他們遞乾草,同時湊在一邊觀察他們是怎麼編的。 在原始世界的生存,從編草蓆開始!

  不過志向雖然遠大,精神固然可嘉,他小身板神的受不住。沒一會,賈純就只能躺回去了。好在三個野人並沒有表現出不快,甚至那少年還湊過來給他又敷了一層綠泥,雖然敷藥過程讓賈純略微有些適應不良。

  ——把不知名的植物在嘴巴裡嚼爛,吐在手裡揉,然後再抹到賈純身上。

  綠泥涼涼的,原因是少年的口水還是草藥本身的功效,賈純就不去想了……

  賈純小心的轉了個身,讓三人看不到自己睜眼。身體不給力,正好去看看定制的系統。這種地方抱大腿只能是短期,自己的大腿也粗壯起來才是長期的,雖然以他現在的小胳膊小腿看,粗壯起來需要的時間絕對不會短。希望這根金手指能像金坷垃一樣把他這根小苗快速催肥吧。

  系統,在不?

  警告!

  眼前忽然出現了兩個血紅猙獰的大字,仔細看還朝下滴著血,賈純默然。

  別總是「警告」了,請繼續。

  本系統志在引領文明發展進步,並無任何惡意。

  ……那能把我送回去,再找另外一個有志於如此偉大事業的人來嗎?

  所有被選定玩家均通過多項測試篩選,無可更改。

  ……啥時候測試的QWQ,做對了我改。

  本系統已根據玩家最為熟悉的某網絡遊戲,定制為最適合玩家本身與此世界文明發展相符合的系統。

  某網絡遊戲?!

  賈純現在為止就玩過倆網絡遊戲:QQ農場和劍網三。他真的非常希望是QQ農場,以後吃穿不愁了,能養一大堆動物,還有無數機器。而劍網三,他是PVP和PVE雙修的……奶媽。在原始世界的一群胸大肌和肱二頭肌裡邊做灑出一片亮光,加血加血加血的奶媽?總覺得那就是被人砍了吃肉的節奏。

  本系統會伴隨玩家一起,盡情享受文明發展進程的樂趣。

  ……這句話如果翻譯過來就是「反抗不了,就享受吧」的意思吧?

  (╯‵□′)╯︵┴═┴

  警告內容總算是過去了,遮擋屏幕的文字退去,後邊就是定制後系統的廬山真面目。

  ——文明之原始世界定制生存系統。

  第二眼就差點讓他哭,因為那明晃晃的六個大字。

  ——玩家職業:五毒蠱師

  玩五毒還是都大學時被室友坑進去的,他們都是純陽、天策、明教怎麼帥怎麼來。第一次接觸這種三D網游的賈純懵懵懂懂的就被他們忽悠的去玩奶媽了。後來他發現自己的性格也確實挺適合五毒的,尤其是故意把人放生,或者一個千蝶吐瑞把全團血線拉回來的時候,很有成就感和滿足感。

  但是他真不想在這種世界裡動輒灑出一片紫光啊,被當成神還是被下鍋煮,感覺可能性都好大啊。

  唯一能讓賈純自我安慰的,就是在這個世界裡,毒哥的衣服不再是最少的了?想想野人們的裹腰布,毒哥衣著絕對保守!QWQ心塞塞的賈純,繼續朝下看。

  一級(新手):二十級前為新手保護期,在此期間玩家生命遭受威脅時,為玩家提供一次短程跳躍(已使用)。可有一次生活技能的免費選擇機會。

  然後,就沒了。

  賈純:「……」

  相當於第二條命的新手福利他剛來就用掉了,也不能怪系統,當時不用,他就死翹翹了。不過,原來等級是要從頭練的啊?生活技能?還有那個免費是什麼意思?都原始社會了,還要賺錢?對了,之前語言的時候,好像有說過什麼生存點?

  繼續朝下,生存點:10

  經驗值:0/100

  生存點哪來的?如何升級?

  沒有文字蹦出來,腦海中響起了系統的回音,固定面板出現的時候則沒有聲音。

  通過擊殺敵人、練功、完成任務,都可獲得經驗。現階段每存活24小時,獲得10點生存點,另可通過加強自身生存能力,完成任務獲得生存點。其餘獲得經驗與生存點的方法歡迎玩家積極探索。

  所以這是過了二十四小時了,所以有10點。對了,系統,有新手大禮包沒?我也不要太多,讓我能聽得懂這裡的語言,或者給我點傷藥就好。

  系統連理都沒理賈純。

  ˍ(:∠)ˍ

  賈純老老實實繼續朝下看。

  下面是三個分欄:技能、任務、生存商店。

  想看技能,技能那一欄自動打開,下面又分出戰鬥技能與生活技能。剛打開戰鬥技能,賈純還沒來得及看,系統就突然滴!了起來。

  滴!玩家開啟戰鬥技能,完成新手任務:瞭解戰鬥技能。獲得經驗100點,五毒丹(二十顆)一瓶(配合五毒心經使用)。

第四章
玩家等級達到2級,儲物空間(10*10*10立方厘米),請玩家合理使用。

  就是兩個飯盒疊起來的大小,依舊把賈純高興壞了。五毒丹已經放在空間裡了,這東西是毒藥?看解釋又不太像。

  另外……等級提升很容易啊。

  他翻回去看了看經驗條,2級:0/1000。收回前言,如果每級都是之前的十倍,那可一點都不容易。

  重新看回技能,先點進去的當然是戰鬥技能。他還以為會看到一個個的技能,隨著自己等級的提升就能點亮。誰知道看到的是一個很複雜的技能樹,最上邊唯一一個點亮的技能是心法:《五毒心經》五毒蠱師以特殊的法門配合五毒丹修煉的獨門內功。

  後邊還有一大堆解釋,賈純看完之後,嘴角心情複雜。

  這大意就是,五毒丹確實是毒藥,但卻是五毒蠱師自己吃的,而且只在心法的最初階段才會吃五毒丹。當五毒蠱師們擁有自己的毒蟲和蠱蟲之後,就要用自家的毒蠱來修煉內功了,毒越強,功法的殺傷力也就越高。

  五毒心經共分八重,是所有戰鬥技能的基礎。更重要的是,這心經也有自己的進度條,是需要自己修煉,不是跟著前面的人物等級一塊提升的。也有小字註解,五毒心經的修煉可以得到大量的生存點數和經驗值。可還有小字註解:因不同體質,玩家有可能出現不良反應,請謹慎選擇修煉與否。

  這托馬和遊戲完全不一樣啊!說好的一點就OK的圖標呢QAQ另外謹慎選擇個毛啊!這種金手指擺在眼前必須得修煉,至於那啥不良反應,只要不死不傻,其他都在賈純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想再看看其他技能,可惜在沒點亮的情況下,那就是一個個灰突突的圖案,連個名字沒給賈純透露。他只能放棄去看生活技能:神農、庖丁、采金、縫紉、醫術、鑄造。

  八個生活技能就剩下六個了,原本賈純是神農和醫術專精,其他技能也已經在沒事的時候練到了滿級,只是不能製造專精物品,現在熟練度毫無意外的都降到了零蛋。

  被打擊得已經蛋定了的賈純,記起他能夠免費開啟一個生活技能,不用想,當然開神農,現在它最有用。

  系統,可以開啟神農嗎?

  生活技能神農已開啟,祝玩家遊戲愉快。

  前一秒還很高興的賈純,當看了神農的註解之後,立刻就再也高興不起來了。

  神農:開啟神農視野後,可點亮玩家十米內具有藥用或食用價值的植物,玩家碰觸到點亮植物後,可看到關於植物的註解。(每點亮一根植物,消耗玩家5點生存點數)正確挖掘到具有價值的植物,可提升神農熟練度。

  點亮植物,很不錯。可是這貌似是大範圍的只要有用就點亮,太沒有目的性。另外,這也太貴了吧?

  系統,點亮一根就消耗5點?我要是不挖也消耗5點?

  玩家理解非常正確。

  ˍ(:∠)ˍ強買強賣啊。

  系統,商量一下,這技能能添加一點指向性嗎?比如我要瀉藥就點亮清熱解毒功能的藥草,其他的不點。

  神農10級可開啟此項功能,開啟時需消耗1000生存點。

  一共只有10點生存點的窮人賈純,默默的離開了生活技能欄。

  猶豫了一下,賈純還是點進去了生存商店,雖然知道這裡邊的東西八成是自己消耗不起的,可總得看看,知道有什麼,也給自己一個目標。

  工具、秘方、圖紙、秘籍、材料。

  賈純驚訝的發現竟然有自己能買得起的——粗糙的石錘/斧/茅:人類最初製造的簡陋武器,無特殊功能。不過與其花那個冤枉點數買,還不如自己用石頭和木棍做。

  這個無特殊功能提醒了賈純,他朝後翻了翻,到了金屬工具那裡,果然出現了不同。精緻的青銅劍:青銅器時代的武器,劍刃經過特殊處理,被其所傷的傷口血流不止,容易潰爛。特殊功能:持有此劍者,速度加強15%。

  果然有點像是遊戲的東西了,可是一看價格,賈純萎了。還是等稍微寬裕一點的時候,再來仔細看吧。現在看多了都是傷心。

  秘方里邊從醬油、醋的配方,一直到黑玉斷續膏,再到廚房清潔劑,應有盡有。

  圖紙有建築的,有武器的,有運輸工具的,賈純沒朝後翻太多,但他懷疑殲星艦的配方這裡都有……

  秘籍,賈純現在打不開,系統表示:請玩家人物等級50級後再來。

  材料,能打開,但是裡邊什麼都沒有,系統表示:此處提供特殊材料的購買,請玩家達到需求再來購買。

  賈純的理解,就是這地方是賣任務物品的。

  ***

  差不多看過一遍,賈純精神也萎靡下來,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唔……」迷迷糊糊的,賈純因為鼻子發癢哼哼了兩聲,朝外噴了噴氣。可是沒用,他的鼻子越來越癢,以至於他的意識也越來越清晰,「啊!啊……阿嚏!」

  一個噴嚏之後,賈純完全醒了,鼻子裡多了一根稻草,另外膀胱也要炸了。這要去哪解放小兄弟?

  「吧嘔喏嗦?」少年的聲音響起。

  聽不懂,賈純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面——他越來越沒節操了,不過原始人要什麼節操?!

  少年看懂了,拉著他的手跪著朝外走。

  這少年……竟然是個殘疾的野人。

  昨天少年的移動幅度並不大,賈純的注意力也沒在他的腳上,就認為少年是坐在自己的左腳上,卻沒想到,他左小腿的中段開始朝下是什麼都沒有的。那傷口即使癒合也依然猙獰可怖,扭曲的疤痕一直蔓延到膝蓋以上,難以想像,最開始的時候,那會是怎麼樣的傷勢。

  賈純有點發呆,膀胱的問題都忽略了。直到少年推了他兩下,醒過味來的賈純差點就尿褲,雖然他現在沒褲子。

  少年指著一個剛挖出來的坑,賈純下意識的就匆匆忙忙朝那個坑裡放水。放完之後那股輕鬆勁,讓他忍不住舒服的哼哼了兩聲。

  「嗯嗯?」

  「?」

  「吧庫嗯嗯?蛞舒舒?」少年指了指那個坑,他發「舒」的音時,特意拉長了。

  「!」如果是漫畫的話,現在必定有個燈泡出現在賈純的腦袋上。那個嗯嗯就是大,舒舒就是小吧?賈純搖頭,同時忍不住笑起來——終於能交流了,雖然開啟這個交流的是這麼一件囧事。

  少年雖然疑惑於他的反應,但並沒多問什麼。他蹲下去,用一塊薄石頭片,將賈純尿的那個坑裡的土,填回去。

  「……」少年應該不是玩尿泥,也不是捉弄他,那這事在做啥?想不明白,但他也只能入鄉隨俗的蹲下來。但還沒等他找著能用的工具,少年已經完事了,然後拉著他又回到了他們的洞裡。

  ——賈純甚至沒來得及看看周圍的環境。

  進了洞,少年遞給了賈純兩枚果子。

  還以為只有晚上一頓飯呢,原來剛起來是有東西吃的,不過……

  賈純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再看看少年的,都是黑乎乎的爪子。而且,賈純方便之後還沒洗手。不過原始社會想洗手?不過話說嗯嗯的時候怎麼辦?用葉子嗎?系統!你草紙多少點?!

  結果事實給了賈純悲慘的一擊,一卷,注意,是一卷,不是一袋,也不是一組,500點。

  賈純當時已經是暴漫臉了,一卷草紙500點?!逗我呢,一卷草紙買兩把青銅劍?結果看後邊的解釋,草紙也是紙,代表的是文明發展的等級,所以500點其實是非常便宜的。所以只有第一次購買是這個優惠價哦,親。

  ˍ(:∠)ˍ賈純發現自己竟然被說服了。

  「霍銳?」

  少年也奇怪,怎麼霍銳突然一臉的傷心難過?

  賈純回憶一下,剛才他「應該是」用左手給小丁丁服務的。他伸出右手,接過一個果子放在看起來還算乾淨的火塘旁邊的石頭上,再拿過來一個果子,塞嘴裡開始啃。

  原始社會純天然野生果子,味道又酸又干,口感甚至有些刮舌頭,賈純嚼著,吃完之後一個勁的反酸。少年看著他吃完了,又遞給他一根苦蔗和一杯水。吃了兩口苦蔗,反酸的感覺終於被壓下去了。

  賈純老老實實吃喝,少年就在一邊坐下編草筐。

  少年……其實也就是十一二歲吧?只看臉以為他十四五,甚至十八歲都有可能,但是看身形,尤其是瘦小的肌肉,他明顯沒那麼大。不過他有殘疾,而且運動量不足,也說不清楚。

  一邊喝水,賈純一邊看著少年發呆。少年手上動作都停了,看了他半天,賈純都沒反應過來。突然,少年上半身一個前傾,對著賈純「吼!」的一聲大喊。

  「咳咳咳!咳咳!」嚇死爺了!

  「哈哈哈哈哈哈!」看著賈純的狼狽的,少年卻笑得白牙閃爍。

  還以為這是個溫柔大哥哥,尼瑪原來就是個熊孩子。

第五章
被熊孩子嚇了一跳,賈純差點沒嗆死。

  可被嚇過之後,賈純依舊老老實實的湊過去,跟著少年學編草筐,搓草繩。

  不管少年到底是十一二,還是十四五,他已經有了一雙和年齡極為不相符的手。當然,是以現代的同齡人標準。他的手掌心和指腹上都是老繭,大大小小的傷疤幾乎蓋住了整個手背。

  對少年熊孩子的那點怨念,看著他的手,想著他的左腿,變成了憐憫。

  憐憫?意識到怎麼回事的賈純,在心裡嘲笑了一下自己。人家再怎麼樣是在原始世界活到現在的,可能比健全的原始人弱,但絕對比他這個半路來客的生存能力強。他現在根本沒有資格憐憫人家。

  與其憐憫,不如佩服,就算有長輩保護,少年能生存到現在,也必定是頑強掙扎下來的。

  端正了心態,賈純學起來更虛心。編草蓆和編草筐他暫時辦不到,搓草繩他倒是掌握得很快,不過……硬件不給力啊。

  他力量不夠,手指靈活性,手指頭的靈活性與手腦協調也不好。繩子根本搓不緊,而作為材料的乾草,就像它們新鮮的時候能割蛋蛋一樣,它們曬乾枯黃之後,一樣能夠磨破賈純的手。

  都是原始人,為什麼我的皮就這麼薄呢。

  沒多久,賈純的兩隻手就滿是血口子,他的手掌不止發紅,還腫了起來。

  少年注意到了賈純的狀況,他停下了編織,拿著木杯從一個……一個草筐裡?舀出了杯水。

  賈純的眼睛瞪大了,都說竹籃打水一場空,草筐可是比竹籃縫隙縫隙更大,怎麼會有水呢?好奇心讓他抻著脖子朝那邊看,直到少年把他的手拉過去。他舀水竟然是給賈純洗手的,又從火塘裡撥出一些草木灰,抹在賈純的手上,最後少年對他一指邊上。

  一邊玩去。

  賈純抽抽嘴角,乖乖挪開了。他前腳走,後腳少年拽了兩根乾草朝他扔過去,這大概就是他的玩具了。

  ˍ(:∠)ˍ這種被嫌棄的感覺真酸爽。

  於是賈純決定先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在少年「?」的視線下,朝剛剛那個舀出水來的草筐湊了過去。少年把水杯遞過去了,賈純也沒解釋。看到真相的他,正在感慨,野人也是很聰明的啊。

  那確實是草筐,不過裡邊塞著一片大葉子,水都被兜在葉子裡,並不會流出去。

  賈純這個從現代來的靈魂沒想到,認為不可能的事情,野人們想到了。繼憐憫之後,賈純覺得又被教育了一下。

  ***

  看完了草筐,少年不讓他幹活,並沒完全放心下來的賈純也不敢練五毒心經,那做什麼?

  想了想,他站起來,開始繞著山洞中央的火塘走圈,一邊走,一邊伸展著雙臂。

  ——鍛煉。

  雖然看起來挺傻的,可這是現階段除了唯一能讓自己進步的方式了。

  走到距離洞口比較近的位置時,賈純會看看外邊。

  他洞口附近沒有什麼大樹,都是雜草和灌木。外邊鳥獸的叫聲幾乎能說是熱鬧,不時有蟲子飛進洞來,但很快就飛走,大概和洞裡嗆鼻的味道有關。

  有一點讓賈純很奇怪,這附近看起來不像是有其他家庭。黑炭、古銅還有少年,在他來之前是獨居?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啊……

  不過人少也有人少的好處,古銅和黑炭救了他,把他帶回家,應該是想要他成為家人吧?如果被發現了特異之處,接受的可能還大些。如果是個人多的部落,他再次被人用石頭砸死的可能更大。

  但在這個世界裡,人少,獨居,同時也代表著危險更大吧?

  胡思亂想著,賈純走得越來越慢,最後實在走不動了,就在靠近洞口有陽光的地方坐下來曬太陽。既然沒牛奶,那補鈣只能靠太陽了。

  休息得差不多了,就繼續走。

  隨著洞口照進來的陽光越來越短小,賈純每次走動的時間也越來越短暫。不是他懶了,是他餓了。

  可是少年還在不停的編著草蓆和草筐,只是偶爾喝水和去外邊方便,他沒有吃東西,賈純不認為自己有資格要求吃。

  原來看小說的時候,總是想一個在現代奸懶饞滑的宅男,怎麼到了其他世界,就忽然勤懇上進了起來,成了成功人士呢?身為宅男一員,賈純現在是理解了——都是被逼的。就跟背後有瘋狗追著必然跑得極快是一個道理,有壓迫才有動力啊……

  靠著山洞坐下來,賈純定下目標:首先活下來,其次能一天吃三頓,最後我要買草紙!

  ***

  太陽還沒完全下山,但從洞口吹進來的風已經開始變涼了後不久,黑炭和古銅回來了。

  他們帶來了苦蔗,野菜,一些水果,並沒有獵物。

  放下東西,古銅和少年擁抱,他們笑著拍打彼此後背。賈純正想著自己是不是也這樣一下,就被黑炭整個的抱起來了!被扔了兩扔後,賈純被他摟住,臉緊貼著對方的胸大肌——夠硬,撞得賈純臉發木。

  賈純學著少年的動作,拍打黑炭的後背。雖然那情況看起來有點像是快被憋死的人,在垂死掙扎……

  他的舉動讓黑炭很高興,抱得更緊了。賈純也拍打得更用力,並不,他是真的在垂死掙扎!賈純覺得自己的心肝脾胃腎都快被勒得從喉嚨裡吐出來了,而且有什麼在戳他的腦門上,要把他腦漿子戳出來了!

  最終,古銅救了賈純,等到賈純緩過勁來的時候,正看見黑炭對他一笑,轉身出去了——至於戳他腦門的,是黑炭脖子上掛的獸牙項鏈,古銅和少年也各自都有一條。

  一開始賈純還以為黑炭這是被罵出去了,可沒一會,看見黑炭帶著一條動物大腿回來,才知道他其實是拿存糧去了。

  這條動物大腿是已經被風乾了的肉,並沒有變質,味道比昨天的鮮肉還更難吃。

  肉同樣沒有放任何調料,還有一股子不知道怎麼形容的腥味。兩人帶回來的野菜也是生吃,味道苦澀而且刮嘴。

  賈純把自己分到的一小塊肉吃得乾乾淨淨,野菜也努力嚼碎了,忍著口腔和喉嚨的疼痛,一點不浪費的吞下肚去。吃完了,他看著其他人沒吃完的肉沒,有點沒忍住的舔了舔嘴唇。古銅看見之後,立刻把自己的肉撕了一塊遞過來。賈純趕緊搖搖頭,爬到自己昨天睡覺的塊皮子上躺下閉眼。

  他餓歸餓,古銅和黑炭是打獵養家的主力,他怎麼能要他們的口糧。

  ——很顯然他們的吃食都是有定數的,那條動物腿,四個人也只吃了三分之一。賈純需要營養,需要食物,但作為一個現階段什麼都幹不了的拖油瓶,從救了自己的恩人那裡摳他們的口糧,這事他幹不出來。

  ***

  七天過去,賈純發現了很多事。

  這附近確實只有他們一家,也知道了自己現在住在一座石頭山上。黑炭和古銅存糧的地方,是山上更高處的另外一個洞。他們爬上去的時候無比靈活,賈純第一次看見的時候,肚子裡一個勁的喊「大俠」。

  不過,「大俠」們的身手雖然出眾,生活依舊艱難得很。黑炭和古銅在這幾天裡,只有兩次帶回了獵物,一次是一窩兔子,另外一次……還是一窩兔子。其餘只帶回了水果和野菜,有一天幾乎可以說是空手而歸。

  看來他們遇到賈純那天還是少有的大豐收,實際上周圍的獵物並不多。

  雖然第一次差點被憋死,但賈純還是和少年一樣,每次回來都給黑炭和古銅抱抱。前兩天是做樣子,但第三天的時候,那兩個人直到天黑才回來,那就是那天他們幾乎空手而歸,但同一天賈純意識到了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那是歡迎和慶祝,歡迎他們的回來,慶祝他們還活著,同時也慶祝自己,還能有依靠,還能繼續活下去。

  賈純當然也嗯嗯了,更當然的他用的是葉子。ˍ(:∠)ˍ

  第一次的時候經驗不豐富,沒注意選的葉子上面有小絨毛,以至於他那不可說的部位疼癢了整整一天。

  另外還有讓賈純心情極為複雜的兩個發現。

  一個是某天夜裡賈純醒過來,發現黑炭和古銅正在火塘邊上演現場版的,愛情動作片,黑炭為正義的進攻方,古銅是被打倒在地各種被懲罰的反派BOSS。其情景原始、火辣、激烈,讓人熱血沸騰,看得賈純在不好意思的同時,口水嘩啦啦的。

  在此之前賈純倒是也有點心理準備,只是因為他的另外一個發現,或者說猜測,讓他一直懷著複雜的心情,不敢這麼想。

  所以另外一件事是什麼呢?

  ——少年管黑炭和古銅叫「帕」,一個是哞帕,一個是喏帕。賈純懷疑這個帕,就是爸的意思。

  所以,兩個爸爸,一個兒子,原始社會。呵呵。

  知道讓賈純心情複雜,乃至於一想起來就忍不住暴漫臉,外加逃避現實的原因是什麼了吧?╮(╯▽╰)╭不過要真是那樣,賈純覺得自己還是能接受的。索性他是蓋,比直男的接受起點更高點。眼看著兌換語言的生存點數就快夠了,賈純想著能交流了,跟他們說明白了,就在白天開始練功。

#穿越  #五毒  #劍三  #原始部落 
分類:藝文

耽美、穿越題材小說/影視,關注劍俠情緣3、古劍奇譚網路版、古劍奇譚系列、仙劍奇俠傳系列相關資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