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創作) 最美的平凡

有秘密的人,
到底是想保護自己還是保護他人呢!?

我的答案是保護他人,
有些事藏在秘密下面,
不要揭開比較好,
揭開了就把簡單的變成複雜了,
幸福也不復存在了,
何不帶著祝福讓那些美好不會被破壞。

至少身為癌末病患的我是這樣認為的,
雖然家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不過朋友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而我慢慢藉由忙碌的藉口淡出朋友圈,
不讓朋友知道這件事情。

這樣看來我很自私,
沒有錯!!!我希望上天能夠保佑我,
保佑我的親友都能平安健康的,
也願大家能把記憶停在最美好的時刻。

這個秘密,是保護自己嗎!?
我自己是認為是保護他人,
以免不小心傷害到他人,
也不希望別人為我難過傷心,
至少天真的我是這樣認為的。

我是大一升大二的學生叫阿盜,
很奇怪的稱呼對吧!
我的本名叫做羅秉漢,
唸起來很像羅賓漢。
小學開始同學就俠盜俠盜叫著,
久了就變成阿盜。

說說我的癌症吧!!!
在台灣得到癌症,
通常本人不會第一個得知這件事情,
而是先告知家屬,
最後才是病人本人知道,
因此我家人才會知道這件事情,
不然可以的話,我連家人也想瞞。

關於癌症這件事情,
我得到的是肺癌,
一開始也以為只是感冒之類的,
結果咳著咳著竟然有血。

跟家人商量的結論就是去醫院做檢查,
報告出來後就是肺癌末期,
醫師說基本上大概就剩半年左右的時間。

原本我以為會像電視上所演,
躺在病床上做化療度過餘生。

醫師這樣告訴我:
因為是末期,最後也是慢慢走完人生這條路,
生命有限,也不一定會化療,
所以好好把握當下,去珍惜每一天吧!

確診癌末之後,
家人帶我到處去求醫,
各類醫療場所、宗教場所都去了,
各種藥品或是補品也都吃了不少,
我明白這是求好心切的善意,
只是愈是這樣我愈感到生命的沉重。

當我表達出心中的壓力,
家人也不再逼迫我,
純粹把我的飲食簡單健康化,
這是彼此承諾好的底線。

為了不對生命失去熱情,
我想我應該要做些什麼。
我想起之前看過的一部電影『The Bucket List』,
直接翻譯是遺願清單的意思,
台灣的譯名我覺得翻得不夠好叫作一路玩到掛,
意境上差別蠻大的。
會想起這部電影是我得知到消息後,
我思考著要不要跟主角一樣,
列個自己人生想去完成的清單。

我拿出筆記本,
試圖列出一些想去做的事情,
頭腦卻充滿著空白,
我發現我一項都寫不出來。

假如明天就是生命最後一天,
原來我只想細細地去體會生活中的平凡。

我努力試著讓自己平靜去過好每一天,
剛得知癌末後的一個禮拜,
可能是無法壓抑自己情緒的關係,
我變得暴躁易怒也無法好好與人談話。
就連跟女朋友的相處,
也變成只有爭吵跟解釋。

我不願再傷害女朋友,
決定把事實藏起來,
不要耽誤她的青春年華。

她是我高中同學,
大概是高中二年級熟起來的,
說真的我不太會追女生,
問我怎麼在一起的,
我還真的回答不出來,
就......感覺對了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大學雖然讀不同間學校,
感情還是維持得不錯,
直到我病發前真的都還不錯......

現在我們大一將升大二了,
在一起約莫兩年多。

青澀轉變青春的年紀,
正值女孩子繽紛綻放的時候,
內蘊的涵養悄悄轉變成自信的美,
臉上的笑仿似微風中輕輕搖曳的花朵。
如果我不再適合擁有,那就放掉吧!

幸福是什麼呢!?
我不認為幸福是由別人給予的,
應該是自己有獲得幸福的能力,
再互相分享彼此的幸福。
情侶們往往在這點有著迷思,
認為交往了幸福是對方給予的,
卻忘記了在一起前彼此都是有著獲得幸福能力的個體,
每個人成長的環境與個性因素,
對於幸福的認知與定義也不同,
也因此被對方的特質給深深吸引著,
進而彼此肯定交心,
把自己的幸福表達傳遞給對方。

沒錯,我認為幸福是彼此各自獲得的,
不是給予而是互相分享的,這樣才是正確的。

為何要說到幸福這件事情呢!?
我不認為癌末的我有分享幸福的能力,
繼續下去雙方只有痛苦,
我很自私真的很自私,
單方面的做了決定跟女朋友分手。

至於我會決定這樣做,
除了癌末之外,
還有其它原因。
有天我跟她激烈的吵完架後,
晚上買了些她愛吃的去她打工的地方找她,
我站在對街看著她跟男同事牽著手,
坐上男同事的機車,
抱著男同事被載走了。

當下我以為我會很生氣,
我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這樣也好餘生的痛苦我自己承擔就好,
有另外一個人會好好照顧她的。

分手必須當面說才有誠意,
我們約在速食店,
我告訴她我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說,
她說正好她也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說。

我們的習慣有話我都讓她先說,
她重要的事情是跟我提分手,
她說她還是非常愛我,
只是現在的我們坐在呎尺心卻天涯各兩端。
我感到有些錯愕但也不意外就是了,
我表示最近的相處確實充滿衝突,
分開或許是不錯的方式,先讓彼此冷靜吧!

她似乎有些意外我的平靜,
或許她以為我應該會跟之前一樣,
用激烈的情緒與不平和的語氣來對應。

她問我我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我臨時亂扯我要去國外遊學,
提升自我語文能力,所以分開也好。
她若有所思卻也沒多問,
就這樣我們很和平的分手了。

走出速食店,
那位男同事在門口等她,
她很自然的戴上安全帽坐上了機車,
頭也不回的被載走了。

看著眼前這一幕,
我輕輕哼起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實:
時間累積這盛夏的果實,回憶裡寂寞的香氣......
我要試著離開妳,不要再想妳雖然這並不是我本意。
以為妳會說甚麼才會離開我,妳只是轉過頭不看我。
不要刻意說妳還愛我,當看盡潮起潮落只要妳記得我。


哼著哼著眼淚就流下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情緒所牽動,
突然一陣狂咳,
我趕緊從口袋拿出衛生紙摀住嘴巴,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
最近只要咳嗽都會有血。

癌末啊!虛弱的身體,
不知道還有多少日子,
不管如何總算是處理掉一件事情。

現在是大一下學期,
父母有問我要不要就不去上學了,
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自己用忙碌的藉口隔絕了朋友們,
但不包含大學裡的生活圈,
說實在話大學同學們說不上熟不熟,
目前的階段跟同學們的關係,
大概屬於彼此互相知道有這個人這樣。

我仔細思考了一下,
現在是七月底大一暑假,
七月初身體開始變差,
原先預計八月身體好一點開始找打工,
打算開學後接著做下去,
半工半讀邊累積些工作經歷,
不過看身體這狀況大概無法了。
脫離了各個朋友圈,
實在有些孤寂,
若學校也不去的話,
真的是完全隔絕人群,
我還是想好好過學生生活,
至少還像個平常人一樣活著。

醫生說大概剩半年左右,
就過完大二上學期吧!
應該可以撐完吧......

告知父母我的想法後,
他們表示能夠了解,
也同意我繼續讀下去。

我開始回歸不依靠網路的日子,
我把網路社群軟體都關了或暫時停用,
手機裡面的app除了line也都刪除了,
這沒辦法,家人習慣用line溝通。

確診癌症的前幾週,
身心每天都俱疲,
真的真的非常輕易不耐煩,
家人告訴我要樂觀!!!
我卻覺得不管什麼話都很像針刺入心裡,
每次聽到要樂觀,
我都怒回。「樂觀癌症就會痊癒嗎!?」
雖然明白家人是好意,
我卻總是沒來由的情緒一下就上來了,
事後馬上就感到懊悔了,
正因為這樣我才跟朋友斷絕來往的,
我不要傷害任何人了。

我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態,
努力回到從前的自己。

暑假我每天都會出門,
仔細去感受著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

嘿!早餐店老闆,
你知道我日子所剩不多了嗎!?
我會知道這家早餐店,
是因為老闆每天都會在門口擺著小黑板,
寫上一些名言佳句,
我就好奇去吃吃看。
偶然之間我問老闆為何要寫那些名言佳句!?
老闆回答我。
「人生有時會在不經意的地方獲得啟發,
我經營小小早餐店,希望不在此充飢的人,
路過時心靈上也能獲得精神糧食。」
有溫度的不只是餐點,這是很棒的事情,
就這樣,我成了這家早餐店的熟客。

巷口的超商男店員,
偷偷喜歡著常常跟他一起上班的女店員。
我為何知道!?
我常常去買東西,跟他很熟了,
他自己告訴我的。
我問過他為何不敢告白!?
他說害怕告白之後一切都會變,
就再也不回去了。
以我癌末的心情來看,
我是這樣想的,
不管能不能在一起,
愛一個人就該讓對方知道。
等我整理好自己,再來鼓勵他吧!
現在我跟人對話,十之八九都會起衝突,唉!

常常去的那家租書店,
老闆夫婦都很感嘆什麼都電子數位化了,
來看漫畫跟小說的人都變少了。
確實是如此,
現在手機一打開就很多東西看了,
不過我自己是喜歡翻閱實體書籍,
紙本的存在哪天真的消失,
我想我也會很困擾。
租書店夫婦養了一隻貓叫作『阿彌』,
他們說這隻貓特別愛聽佛經,就叫牠阿彌了。
有時候我在裡面看書的時候,
阿彌會跳到我大腿上睡覺,
租屋店夫婦看到後很驚嚇怕我不開心,
我表示我不介意就讓阿彌睡吧!
從此老闆夫婦就叫我阿彌的好朋友,
阿彌啊!有天我不能再來你會難過嗎!?

我就像這樣子,
邊走過街道馬路,
邊想著我的生活到底是哪些所構成的,
想想好像很普通又過於簡單,
這卻是平凡的美好,
我還能擁有這些日子多久呢!?
我靠著這樣的方法拾起自己的碎片,
逐漸拼湊回原本的自己,
不再那麼悲觀了。

但是!!!
死了,還是要留下一點東西!!!
我買了一本手帳,
來記錄最後的生活,
有人翻閱的話,
就知道我活在那裡面喔!

九月大學開學了,
升大二沒什麼感覺,
跟大一時差不多,
不過遠離人群已久的我,
看到同學們還是很感動,
歡樂的氣氛是會感染的,
來上學果然是對的。

開學後,上學途中常常會遇到一位女孩子,
會吸引我引起注意是她的特質跟我很像,
我覺得她也是跟我一樣有秘密的人,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有些人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
會讓人覺得是同類。
偶然間看到她走進同系一年級的教室,
才知道她是學系的學妹。
經過許多方面打聽之後,
知道她叫作『孫芳朵』,
大家都叫她小芳。

我沒有想過要再交女朋友,
單純想跟小芳學妹交個朋友,
希望在生命最後能幫幫有故事的人,
若是能幫到就太好了。
剛好系上要抽直屬學弟妹,
我特別去打聽到小芳是12號,
我拜託了班上的公關給我12號的籤,
代價是一杯星巴克,
公關很乾脆的答應了,
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

晚上,回家打開12號的籤,
加了小芳學妹的line,
一看是皮卡丘的大頭貼,
哇!她跟我一樣很喜歡皮卡丘嗎!?真是太好啦!
我思考了一下打下了以下的對話。
「小芳學妹,妳好。看妳的大頭貼是用皮卡丘,
請問妳也很喜歡皮卡丘嗎!?」

等了大概半小時的時間我收到了回訊,
我馬上打開來看。
「學長您好,我是學弟叫阿譽,不是什麼小芳學妹喔!謝謝。(∩_∩)」
阿譽!?這誰啊!?12號不是小芳學妹嗎!?
我馬上回應。
「怎麼可能!?學妹妳不要跟我開玩笑了。」
自稱阿譽的學弟看起來剛好在用手機,馬上回訊過來。
「學長真的啦!我是學弟阿譽,不是什麼小芳學妹。( ′-`)y-~」
我思考了一下,我實在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這是真的的話,我可就糗大了!!!
「怎麼可能!?我有先打聽過的,雖然說來不光彩,
我可是打聽之後,才用方法拿到學妹妳填寫的資料卡。」


就在我還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
學弟又回了訊息過來。
「學長你可能弄錯了,我想你應該是想要找21號孫芳朵,小芳。
但是我是12號陳譽聲,阿譽。(~^O^~)」

我回想我去打聽時發生的經過,
他們班代美樂蒂好像是跟我說21號沒有錯,
只是那時候身體欠佳,
又咳嗽了起來,
我趕緊拿衛生紙摀住嘴巴,
跟美樂蒂揮手示意離去,
把染血的衛生紙處理掉,
我才寫下小芳的號碼,
是我搞錯的把21寫成12,
學妹搞錯成學弟,
難怪公關很乾脆。

好吧!搞錯就搞錯吧!
請學弟幫個忙好了。
「學弟,不好意思似乎是學長我真的搞錯了,
不過可以請你幫忙幫我跟小芳學妹牽線嗎!?」

這位皮卡丘......啊不是阿譽學弟,
並沒有因為我是學長或是我搞錯沒有回我,
我還是得到很有禮貌的回應,我對他印象很不錯。
「學長不好意思,我跟小芳不太熟耶!恐怕無法幫忙你。( ̄□ ̄|||)a」

剛開學所以不熟嗎!?
這個確實可以理解,
不過將死之人的執著也是很強烈的。
「學弟拜託啦!你試試看也好,失敗也無所謂,真的啦!學長拜託你。」

看著阿譽學弟回傳的訊息,
我可以感受到阿譽學弟的無奈,
畢竟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盧小。
「學長這不是試不試的問題,而是我跟小芳真的不熟。」

我想我會那麼堅持,
大概是小芳學妹流露出來藏有秘密的氣息,
讓我想了解她的故事。
動之以情沒有辦法嗎!?那誘之以利好了。
「學弟真的拜託啦!你以後要考古題蝦米的學長一定幫到底。」

沒想到這位阿譽學弟真是好人,
真的答應我了。
「好啦!我去嘗試看看,但不保證可以成功,失敗機率很大喔!ˋ(′_‵||)ˊ」
「沒有關係,學弟你肯幫忙就好了,大感謝。」

之後在班上的時候,
一位叫作陳靜香大家都叫她小靜的同學找我對話,
她本身是聽障人士一耳聽不到,
但她自身並未掩蓋這件事情,
一年級開學時自我介紹她就很大方地露出她的助聽器。
她說聽損是個缺陷,卻不是個不完美,
勇於去面對,跟大家的相處才能最好的溝通方式。

小靜坦白的勇氣讓我印象著實深刻又敬佩,
但是在班上我們交流不算多,
不知為何她會找我攀談!?

小靜示意我站到她左邊對話。
「阿盜聽說你想認識小芳學妹!?」
「喔!對啊!應該說被她的氣質吸引。」
「氣質!?什麼氣質!?」
「就是神祕帶有秘密的氣質。」
「阿盜你是說跟這學期的你一樣嗎!?」
「什麼!?我怎麼了!?」
「雖然我耳朵不好,但我可養成了細膩的觀察力,
你這學期常常咳嗽,而且我注意到了有血,你怎麼了!?」
「這......沒必要說吧!?」
「有必要,你想探究小芳學妹的秘密,就先坦白自己的秘密。」

我陷入了沉思,最後我決定坦白自己的秘密,
不過不能在班上說,我把小靜拉出去說明一切,
小靜算是很溫柔的女生,
聽完之後連忙安撫我的心情,
也明白事情的經過,
同意了交換直屬學弟妹,
可是必須跟她回報她才能放心,
我點點頭答應。

回家後,我加入小芳的line,
建立友情的第一步,
看電影是不錯的選擇,
看了同一部電影,
就是最好的共同話題,
再去衍生更多話題,
就是認識一個人最好的方式。

剛好最近有部不錯的電影要上映,
我嘗試約小芳去看,
沒想到小芳很乾脆的就答應了,
這小芳似乎跟我想得不太一樣。
可以確定的是小芳是很為別人著想的女生,
聽小靜說交換學弟妹的過程,
讓我覺得小芳很善良。

對了!!!
阿譽也是不錯的學弟有情有義,
實在很不錯,來謝謝他一下。
「學弟,你成功了,感謝你。
你是個好人,一定一生平安,
願你出門可以撿到一百塊,上廁所都有衛生紙。」
「學長免客氣,祝你一切順心囉!」
「有的,我已經嘗試約小芳去看電影跟看風景了。」
可能這樣的交友進展有點快,
阿譽有點傻眼,
最後阿譽只回了一個讚的貼圖當句點。

小芳是讓我感到非常好奇的女孩子,
看完電影往捷運站的途中,
我嘗試跟小芳聊天,
得到的回應都是簡單的嗯、啊、喔,
或是用微笑來應對。

小靜說我跟小芳的互動都要大概跟她回報,
畢竟小芳是學妹,女孩子要保護女孩子。
理所當然看電影邀約的經過也跟小靜說了,
這幾次的聊天下來,漸漸習慣小靜的聊天方式,
站在小靜的劣耳旁,她的對話就會比較緩慢跟簡短。

會在這裡提到小靜,
是因為我發現小芳對話的回應,
跟我站在小靜劣耳旁差不多,
難道小芳跟小靜一樣也是聽障!?
可是剛剛似乎沒有看到小芳的助聽器,
下次約去圖書館趁機觀察看看好了。

圖書館的邀約,
小芳也很爽快就答應了,
我嘗試在她兩耳不同邊說話,
並觀察她有沒有助聽器,
唯一確定的是她確實有聽損,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耳。

經由跟小靜對話探討這兩次的約會,
小芳的秘密應該就是聽障這件事情了,
不過小芳選擇隱瞞起來,
代表著有她自己的考量跟苦衷,
由我來幫助小芳顯然是不適合的,
由小靜來開導她走出來是最好的,
畢竟是同病相憐嘛!
關於小芳我的任務大概就到此為止了,
我說過我真的就只是好奇她的故事,
直覺性的想幫忙她。

話說阿譽是不錯的學弟,
不知道小芳在他們班上有沒有人關心。
不管怎樣,他們總是我拉起的緣分,
彼此應該有些熟悉了,
小芳自身的祕密就不說太白了,
就暗示阿譽我放棄小芳好了。
「學弟我跟你說,
後來我還有約小芳去圖書館看書,
結果她真的就只是很安靜地看書,
跟我沒什麼互動,
是說平常line聊天也沒什麼互動啦!
怎麼說呢雖然不失禮貌,
但她很像冰一樣,
我覺得我沒辦法,我要放棄了。」

阿譽傳了一個給予拍拍的貼圖給我,
並給予一些回應。
「學長,感情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希望你可以早日找到適合你的囉!」

適合我的啊!我都癌末了,也不知道剩幾天,
大概只剩下我佛慈悲的地方肯收我。
「唉!你不懂,我很挫敗都想出家去少林寺了。」

我拿少林寺舉例似乎好像不太好,
讓阿譽有些會錯意,他這樣回應。
「學長,我覺得生活不是只有感情而已,
還有許多精彩的等著我們去發現。」

阿譽的回應,讓我想起前女友,
我算是自己放開她了,可是癌症發作起來,
那種難熬與痛苦,還是想有人陪伴。
怪自己吧!我自嘲著我現在是空窗期回應。
「欸!你不懂空窗期的難熬與痛苦。」

阿譽似乎是個老實人,
認真又無奈的回應我。
「學長這我真的不懂,因為我母胎單身到現在。」

反正前面都提到少林寺好了,
這邊跟他開個玩笑好了,
我死了他還可以幫我超渡。
「好吧!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少林寺!?」
「我覺得我活得很快樂說。@@:」
「好啦!謝謝你陪我瞎聊,晚安掰掰。」
「掰掰!」

跟阿譽聊完後,
身體逐漸感到疲憊,
我就沉沉睡去了。

之後,我把事情都跟小靜說明。
小靜說她在學校的超商有遇到小芳學妹,
只是之前都是聽我敘述,
難以完全判定對方真的就是聽損,
於是就試探性地呼喊著小芳跟對話,
才發現跟我所料差不多,
小芳的秘密真的是聽障。
我希望小靜可以多多幫忙小芳,
小靜回我那還用說。

日子一天一天過,
我的外表雖於常人無異,
身體卻愈來愈虛弱,
在學校準備回家路上,
一陣狂咳讓我蹲坐在路邊,
這樣下去我的校園生活就到此了嗎!?
當初父母答應我上學的條件,
如果有惡化的狀況,
就得乖乖休學。

一位女生過來拍拍我。
「學長你還好嗎!?」
我看了看這位女生,
有點眼熟......
啊!是小芳他們的班代美樂蒂。
「美樂蒂學妹,我沒事。」
美樂蒂瞄到我手中的衛生紙驚呼。
「學長......衛生紙上都是血耶!要幫你叫救護車嗎!?」
唉!我看我校園生活大概也就到這邊了,
就跟她說實話吧!
「不必擔心,肺癌末期了我每天都這樣。」
「癌症!?末期!?」
「嗯!我的校園生活大概可能就到此為止了。」
「天啊!學長你......」

我沒有回話,
我站起來繼續走著,
美樂蒂可能怕我出意外,
默默在一旁陪著我走。

不知怎麼回事,
又是一陣狂咳,
口袋裡的衛生紙用完了,
我趕緊伸入包包拿。

美樂蒂扶我到一旁休息去。
喝了點水,休息幾十分鐘後,
我感覺好多了!!!

「謝謝妳!」
「學長你太客氣了,任何人看到都會幫忙的。」
「不管如何還是要說謝謝,對了!叫我阿盜就好。」
「學......阿盜你好多了嗎?」
「時好時壞,發作時很痛苦。」
「都已經如此了,為何不在家休養,還要來上課呢!?」
「因為這也許是我跟平凡人一樣,最後一段平凡的日子了,
不過我大概無法再來上課了。」

美樂蒂聽了之後,
可能無法理解我這樣的心情,
因此無法回應我的話。
我想起了我的手帳,
上面把患癌後的心情清楚的記錄下來,
我從包包拿出手帳給美樂蒂看,
美樂蒂看著我的手帳,哭了起來。
是我的文筆太差嗎!?
還是我的遭遇太可憐!?

就這樣我坐著休息,
美樂蒂坐在我旁邊看著我手帳陪我。
等我完全恢復過來後,
美樂蒂拿過我的手機加了line,
要求我平安回到家要跟她回報,
我說了聲好。

回到家後我依約回報了,
不過美樂蒂可能忙碌中,
沒有即時回應我。

父母看我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幫我辦了休學,
我在家裡好好的靜養。

美樂蒂不時會跟我line,
她看了我的手帳之後,
覺得我把自己隔絕起來,
都沒人可以談心,
這樣是不可以的。
美樂蒂特地來我家附近找我,
她認為我需要有人陪伴談心。

見面之後,
美樂蒂請我把手帳拿出來,
我一頭霧水不太明白她想幹嘛,
我還是聽話地拿出手帳給她看。

她翻著翻著手帳,
指著其中一頁說道。
「阿盜上次看你手帳,我就很好奇這隻叫阿彌的貓。」
我有些不解的回應。
「不就是隻貓嗎!?有什麼特別的!?」
「我很喜歡貓啊!但會跳到人大腿上睡覺的沒遇過。」
「是喔!我對貓的習性不熟耶!我以為貓都是這樣的。」
「總之帶我去嘛!走啦走啦!」

我就帶著美樂蒂往租書店走去,
她很主動的牽起了我的手,
我心想這樣好嗎!?
當我正想說些什麼,
她唱起了學貓叫這首歌,
一路喵喵到租書店,
我發覺我不太會應付美樂蒂這女孩。

到了租書店,
我們各自找了想看的漫畫坐了下來,
阿彌照慣例跳到我大腿上休息,
美樂蒂露出雀躍興奮的表情,
拿出手機幫我跟阿彌拍照,
拍完之後她把阿彌抱過去,
請我幫她跟阿彌拍照,
最後還把拉過去一起自拍合照。

結果漫畫根本沒看幾頁,
都是在拍照跟阿彌玩,
真是輸給她了。

送美樂蒂去坐車的路上,
我表達了我的心情。
「那個這樣好嗎?」
「怎麼了嗎!?阿盜你是指什麼呢!?」
「就是......妳牽著我的手,又跟我如此親近,
我可是癌末剩沒多少日子的人。」
我說完之後原以為美樂蒂會鬆開手,
沒想到她握得更緊了。
「你不是在手帳上寫說跟阿譽的對話談到空窗期難熬又痛苦,
既然如此,我可以當你臨時性的女友喔!」
「不對,重點是這個嗎!?而且什麼是臨時性的女友啊!?
我搞不太清楚現在的狀況。」
「你不必搞清楚啊!接受就對了。」
「不對,怎麼會對,我是癌末的病人不想給人負擔,
妳這樣只是徒增我的困擾跟壓力。」
「你才不對,這是你自己的想法,這真的是你想要的每一天嗎!?
我問你跟我聊天開心嗎!?今天這樣出來開心嗎!?」
「開心,可是......」
「開心就好啦!沒什麼好可是的。」
美樂蒂說完又再次把我的手握得更緊,
然後跟我微笑揮手再見。

我想我真的拿美樂蒂沒輒,
就笑著接受這一切吧!

會跟我聊天的,
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小靜,
小靜對於我休學靜養這事件絲毫不感意外,
只是時間上比小靜想的還要快一些,
小靜告訴我阿譽跟小芳慢慢走近了,
她也試著慢慢開導小芳聽損的事情。
我想每個人多少都有自己的難題,
我癌末還想去學校,
也許就是上天的安排,
要我去幫忙解開這些有緣人的難題。

說到小芳,
當初我就是透過美樂蒂詢問到座號的,
美樂蒂很好奇這件事情,
在LINE裡面提起了。
「阿盜問你喔!當初你跟我詢問小芳,
我以為你對她有意思耶!不過看起來你沒什麼行動。」
「沒有啦!小芳看起來就心事重重略帶憂鬱,
那一種神祕卻帶有故事的特質很吸引我,
因為得知癌末的我就是如此。」
「哦!?所以你沒有喜歡她嗎!?」
「沒有,就真的只是這樣。」
「可是你說的特質,我怎麼在小芳身上感受不到!?」
美樂蒂問的問題我覺得真的是好問題,
人與人之間非常奇妙,隱隱之間有牽連的線,
我試著去解釋那樣的過程。
「這我也說不清楚,只能說人生經歷了一些事情以後,
可以感受到某些人或事情上,本質會跟自己很相似,
直覺性的被吸引想要去了解,大概是這樣。」
「原來如此,藏有秘密神秘的特質,我懂了。」
「真假,這樣能懂!?」
「喵喵~」
「喵喵!?什麼意思!?」
「喵喵就是喵喵,人家下次想跟阿彌一樣躺在你大腿上。」
「等等,這話題轉變太快,我完全無法跟上妳的節奏啊!」
「跟著一起喵喵就是了,喵喵。」
「好吧!我真的拿妳沒輒。」

假日的早上八點,
美樂蒂特地跑來我家這裡吃早餐,
原因很簡單她想看看我手帳上的那家早餐店。

今日門口小黑板的名言佳句是:
『你的氣質裡,藏著你曾讀過的書、走過的路、愛過的人。』

美樂蒂邊吃著沙拉套餐邊好奇的打量早餐店,
她似乎對這麼獨特的早餐店感到很有興趣。

我自己是比較好奇,
為何她要參考我的手帳,
來試著了解跟探索我的生活呢!?
不只是這件事情,
可以說美樂蒂許多舉動都讓我無法理解。

吃完早餐後,
一路走到河堤散步,
美樂蒂說她累了想休息一下,
我們找了地方坐了下來,
她還真的就躺在我大腿上休息,
而且還秒入睡,讓我也不好意思吵她,
真的是每次都殺的我措手不及。

美樂蒂大概小睡了半小時,
充滿元氣的清醒過來。

我鼓起勇氣問美樂蒂。
「我很好奇,為何妳要這樣試著融入我的生活呢!?」
原以為美樂蒂又會跳脫式的回答,沒想到很正經。
「大概就是像阿盜你說的特質吧!
那天看到你在路邊狂咳,覺得好心疼,
看了你的手帳後,又覺得你好孤單好寂寞,忍不住想照顧你。」
「那又為何想要去我手帳上紀錄的那些地點呢!?」
「就像你說的,剩多久日子沒人知道,
我想了解你生活的模式,就算有天你不在了,
至少還有我知道你這樣的活過。」
「真搞不懂妳呢!」
「沒什麼不好懂,就像你把一切斷絕掉隱藏起來,
這是你的選擇,也是你正在走的路。
我呢!只是做了我自己的選擇,陪你走這段路。」
「謝謝。」
我簡短回了謝謝,有時候心裡面的感謝,
不必太多言語,眼神之間的意會就能懂。
「喵喵~不管如何,喵喵就夠了。」
美樂蒂就是美樂蒂。

離開河堤的路上,
我們牽著手散步著,
突然想到我身體不斷提醒我時間不多了,
有句話我一定要對美樂蒂說。
看著停下腳步的我美樂蒂說道。
「怎麼了!?」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告訴妳。」
「什麼事情呢!?」
「我愛妳」
「喵喵~」

美樂蒂只要有空就會來陪伴我,
可以說是每天都來,
她似乎也感覺到我身體愈來愈虛弱,
不時流露出擔心的神情,
這就是我最害怕看到的,
我不喜歡有人為我難過。

二月初感覺身體已經快到極限了,
我去便利商店跟那位男店員說喜歡要讓對方知道,
心意不說出來對方不會明白的,
不要害怕一切會變得不一樣,
活著就是面對自己的心不斷去做出抉擇,
所謂的答案不論如何都是種成長。

這些日子以來,
我也看了許多電影、書籍,
蒐集了許多名言佳句,
寫了兩個本子,
一本給早餐店老闆,
希望他能分享更多精神糧食給更多人。
一本給美樂蒂,
希望之後我不在了,
她可以看看這些名言佳句,
或許能得到一些幫助。

至於租書店,
對不起喔!阿彌以後大概不能讓你躺在我大腿上睡覺了,
不過美樂蒂似乎也很喜歡你,
如果她有去找你玩,
可以躺在她大腿上睡覺喔!

小靜跟美樂蒂有一起來找我,
她們看到我病懨懨的樣子,
說起了阿譽學弟期末病倒的事情,
我跟小靜討論後一起傳了訊息關心阿譽。
我們討論最熱烈的就是阿譽跟小芳會不會在一起,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一定會在一起,
可是我大概無法見證了。

小靜後面還有事情就先離開了,
美樂蒂則是陪我去河堤走走,
河堤是我們最愛的約會地點,
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極簡浪漫。

美樂蒂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本子,
那是她做的阿盜回憶錄,
她從我的手帳還有生活中細細紀錄,
所完成的關於我的回憶錄,
裡面有我、我家人、美樂蒂、小靜、租書店夫婦、阿彌.......
好多好多的日常都在裡面。

我自己則是把我的手帳,
還有寫滿名言佳句的本子都給美樂蒂,
我愈來愈沒力氣跟精神寫這些了,
就先給美樂蒂吧!
另外還有一封信,
但我特別交代,
等我不在了才能打開來看。

那封信是這樣的:
DEAR美樂蒂
人生的路總是充滿坎坷與顛簸
這卻不是最可怕的
當一切寂靜到眼淚滴落的聲音都很清晰
才明白被病魔吞噬的身心有多脆弱
很高興最後一段有妳陪我走完
讓我被愛圍繞著
其實很不甘心路途就快結束了
我的身體能夠清楚感受到
盡頭就在不遠的地方
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答謝妳
此刻我心中也有千言萬語想對妳說
在這邊好難全部說清
時間也很有限
就寫下最重要的那句吧
我愛妳 喵喵~

不知道這樣的信還可以嗎!?
希望美樂蒂看了會喜歡。

此刻的我們,
依舊走在河堤往回家的路上,
剩沒幾次了吧!
也可能這是最後一次。

我們靜靜地走著,
一起細細品嘗融入河堤,
牽著手感受著手心傳遞來的溫度,
最簡單卻也最深刻,
平凡就是最美的感動。
永遠對我而言並不存在,
這個當下即是永恆。
(全文完)
創作
#創作 
分類:藝文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文字的世界裡沒有聽損,讓我們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我的網誌都是使用我自己拍攝的照片喔!)

評論
上一篇
  • (手機攝影)黃昏的大稻埕碼頭
  • 下一篇
  • 九月的第一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