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忽然想起的一部韓國電影「魚男悲歌/突然變異」

社會哲學 魚男悲歌 突然變異 醫療法 罷工權
這部片對我來說,是一部與「寄生上流」同類型的架空社會哲學片,寫心得的人太多了,寫的好的也不少,雖然它在今天看起來有些冷門,知道的台灣人並不多。
我今天忽然回想起這片中的一小段劇情:記者的工作條件不佳情況下(待遇低、工時長、深度報導沒人看、賺錢的都是沒什麼營養的八卦話題),究竟該加強勞方的團結權?跟隨罷工的記者同事也一起罷工,逼迫報社/新聞台與工會協商?還是寧願自己餓死,也要為弱勢寫一篇報導,為它發聲,儘管寫出來的深度報導很可能沒人看,被報社/新聞台否決掉?
這樣的難題,似乎也出現在疫情期間的醫療從業人員身上,就以醫檢師來說,薪水比醫師低上不少,也沒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同時也是高風險(被樣本所感染),PCR檢測卻是目前防疫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們民眾常常把醫德框架架在醫療從業人員身上,但卻從不過問或瞭解醫療大餅是否有分配到他們身上。
2017年,有個很有名的長庚急診風暴,大致的內容就是在講:已故的長庚醫院創辦人王永慶,其三房三女王瑞慧,將醫院當成企業下去經營,而其減少虧損的辦法,就是打算把長庚醫院一直虧損的急診部裁撤,引起林口長庚急診醫師不滿請辭,連帶那些醫師的學生醫師為響應老師的醫德風骨,也紛紛自全台各地的長庚醫院請辭,襲捲全台,基隆長庚急診科瀕臨倒科、雲林長庚急診科沒有專任醫師,這是台灣醫界的頭一次實質的集體罷工(台灣醫生沒有罷工權),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後續的影響就是讓長庚差點從醫學中心被降級成區域醫院,會大大的降低健保給付。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70704fin011/
既然要關心醫療大餅,那就要關心那件事的後續:醫療法的修法,其中醫療法35條修法草案更是被譽為這次事件的長庚條款
醫療法35條修法草案(先說,送進立法院表決沒過):明訂醫療財團法人對單一公司之投資額,不得超過該醫療財團法人淨值總額之5%、亦不得超過該上市公司實收資本額之5%,醫療財團法人投資各公司之總金額不得超過其淨值總額之30%。
幹,這長庚條款草案是在寫三小,一般民眾實在是有看沒有懂!
其實這就是在防止醫療財團法人的控股化,控股化還是很難懂,就是回到第四段,王瑞慧在2017年,長庚賺進80億的情況下,仍想要裁撤年虧損2億的急診,攤開長庚的財報,其收入主要來源,居然是投資台塑四寶所領的股利。
也就是說,王家蓋了長庚,是享有免稅的醫療財團法人,屬公益性質,他可以接受捐贈,偏偏部分醫療財團法人的捐助人將捐贈化為投資,搖身一變成為經營者,無限期掌管醫院。不只是長庚醫院,很多醫療財團法人將醫院壯大到讓人「刮目相看」,綁架健保做無效醫療,公益性蕩然無存。35條修法就是要斷絕董事會的臍帶關係,導回公益方向。
若修正醫療法第35條,限額其投資股票,且不能與被投資公司董監人事互通,才有可能免去行政凌駕醫療的現象。(裁撤急診)
台塑四寶透過贈與長庚的節稅手段,讓政府收不到台塑四寶的税,長庚這財團醫療法人又把錢拿去買台塑四寶的股票,讓台塑四寶有錢去擴大經營規模,最終的結果就是勞工和醫生無法分享雙方經營的紅利,政府無法收到税,讓台灣更進一步的擴大貧富差距。
這時,你有沒有發現迴圈又回到第一段,記者如果寫了這篇報導,那他的點閱一定是奇差無比的,民眾通常法條看都看不懂,更遑論了解法條所帶來的影響了。套句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經典台詞,觀眾只有7歲的智商,還不如做些海關殺掉154隻貓的新聞。總統都出來道歉了欸!
#社會哲學  #魚男悲歌  #突然變異  #醫療法  #罷工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劣跡藝人?真的惡劣嗎?真正的惡恐怕藏在你我習以為常的信仰中,我們與惡的距離其實沒有那麼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