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ood】竹葉

再普通也不過的深夜,我忽地驚醒。眼睛還沒適應房內深沉濃重的黑暗,因此什麼都看不見。過不久後我將可以看到電風扇藍色的指示燈,將自己的影子投在牆上,以及窗外從擁擠住宅區老公寓叢林的縫隙掙扎穿過的暖黃光,來自隔壁巷的路燈。即便它們在暑氣漸豐的日子會有不同的顏色,他們每日的角度、守夜的時間等,都如一個模子刻出來般相同,甚至有種工業標準化的無趣。
偶爾會有這種在半夜突然醒來的時候,我會在腦中播放最近喜愛的古典樂片段,同時想像自己是片正在下墜的枯黃竹葉,在風中毫無規則地盪著、飄著,凝聚並具象化那個搖晃感在我現實中的這個軀體上,使腳尖獲得失重時特有的酥麻感,裸露在外的肌膚感受到微風的撥弄,並嘗試讓這些捏造出的感覺持續,取代無法入眠的混沌焦慮。
======
搬來這個地方時已是初夏,路上的蟬鳴雖不如八月,卻已稱得上熱烈。街區縱橫著筆直的小巷,三五層樓高的公寓陽台鐵窗總會竄出密麻的綠意,僅容得下一台車停放的店門口也擺著花盆,多種著常見的變葉木與一些小柏樹。雖沒在這裡經歷過冬天,但我還是期待寒氣降臨在巷口公園的樣子。
也因為疫情大流行,接案工作沒了生意,成天在家躺在悶熱的房間中,身體不受控制地患了咳疾,一咳就是三個月。從小便是藥罐子的我,對於這程度的症狀本來是可以坦然面對的,不知道是不是換了環境的關係,病情無論是去診所或是調整生活作息都不見好轉。那陣子每日起床,梳洗完畢後就看著受日光照拂的窗子發呆,微風陣陣擺弄著新曬的衣服,五顏六色的飄啊飄的。那種光線像是被套上柔焦濾鏡般,界線變得模糊不清,混亂厚重的靈魂與記憶也因此輕盈了起來。
時序進入七月後,封閉的房間越來越小,天氣也越來越熱,整個夏天最後的結果就是被透明化,人際、社會、工作、思想、電視播出的三級電影、茶壺口冒出的水蒸氣、枕頭逐漸塌陷的細微聲響...全都陷入一種如同雲朵的蓬鬆柔軟之中。而深夜裡從無夢睡眠中被拖出來驚醒的次數也變得更頻繁。每次睜開面對孤獨的半夜三點時,只能再度抓緊自己的想像,讓微風帶走現實的一切...
分類:日記

​自由攝影師,比起商業更想創作,是超雜食、什麼都沾一點的夜行動物。 村上春樹、底片相機、虹吸咖啡、鋼筆、獨立樂團、科幻電影、排版設計與二手老物,共同組成我的生活,興趣或許廣一些,但寧可每天餓肚子也想維持這樣的狀態。除了潮流Youtuber跟正向思考、理財創業的話題之外,應該可以跟你在咖啡廳坐下來聊一陣子。 ​ ​

評論
上一篇
  • 【mood】自白:對於文字,對於生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