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肥前忠広〈海邊/融化的冰淇淋〉

刀女審,有特指女審,雙方年齡差距大,R18,文透下收。


  視察=可以出去玩加上吃東西,因為這簡單的等式讓○○非常樂意擔任事前場勘人員。

  

  時之政府今年夏季特殊戰場也是選定海邊,為此○○特地網購人氣最高的新泳衣。

  因為場勘工作不難,主要是確認結界是否有正常運作,避免時空扭曲讓審神者以外的人類進入戰區。確認完畢,剩下的時間就隨他們怎麼安排。

  

  「肥前君。」○○一如往常要餵食肥前東西,但這次沒有像平常一樣順利。她跨坐在肥前身上,手裡墨綠冰淇淋讓氣溫融的更難讓他開口。

  「這個,好吃。」面無表情把冰湊到他唇邊,毫無說服力的推薦還是讓肥前強迫自己咬一口。

  

  實際上味道不錯,只是顏色太奇怪導致他們錯失品嚐的最佳時機。她手上另一支開始融成液狀的冰滴到肥前大腿。

  ○○直覺趴下去將那團墨綠舔乾淨,顧此失彼地又在他腹部抹上一道墨綠。隨著引力緩緩下流的綠液,被柔軟小舌承接舐刮。肌肉線條分明的腹部,因她這個動作倏地繃緊。泳褲變得不那麼合身舒適,沒察覺肥前身體變化的○○仍用唇舌在他身上一下一下刺激著。

  「妳不要動。」把這個連泳裝都穿得很危險的小女孩抱起來放旁邊,因為她舔舐敏感處有點反應的肥前,趁處理冰漬的機會跟她保持距離。

  

  即使曾跟她有肌膚之親,肥前還是不想在這高溫炙熱的地方跟她交合。

  這和斬人不同,○○每次都會被他的陽物撐裂受傷落紅,這裡沒有能好好清理她的地方。即使肥前知道泳褲裡脹撐著,也想要忍下去。

  

  盯著肥前胯間,知道男性有這反應是什麼意思。感覺自己被推開,○○悶不吭聲做出抗議。她把冰淇淋吃完,但對於滴在身上的融冰置之不理。

  

  「妳……」肥前還在想要怎麼跟她說沒紙巾了,○○先他一步開口:「○○,肥前君不要。送螞蟻。」

  

  簡單語句裡的情緒肥前懂,本意也不是要責備○○。他湊過去把○○手指上的冰舔乾淨,連同其他沾到的部分仔細舔掉。

  幾乎只遮住乳尖與祕縫的性感泳衣,這時反而幫了大忙。皮膚表層的冰漬,只需舌頭與津液合作就可清除。

  肥前托著○○的臀抱起她,泳衣下裝飾性質的OK繃沒有阻隔融冰,反而黏糊的讓墨綠擴散開來。他用舌頭幾次撥弄才將那礙事黑片掀開,覆蓋其下的粉色乳首早在這無心動作中挺起小小櫻果,麻癢觸感讓○○發出嬌軟幽微的低哼。

  沒察覺她身體變化,肥前將果實舔淨就繼續往下,將她胸腹間那抹墨綠清理乾淨。小小臍凹裡的甜液,他費心多來回舐刷幾次才清乾淨。

  

  彷彿變相交合的動作,讓○○循著本能挺腰。像是結合處不是她的臍凹與肥前的舌頭,而是他的大東西與自己的小洞洞。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肥前舔肚臍就這麼舒服,可是她知道再來想要的是肥前每次會痛會被塞滿,但是最後都會舒服到像是忍耐很久終於可以尿尿的感覺。

  

  「肥前君。」張開雙腿跨在肥前肘彎。○○學著他平常的動作,把手指伸到那線遮蔽內,掰開白軟肉丘撫摸裡面花唇。

  

  ○○不懂得如何自瀆,這些動作帶來的快感不大。純真與淫猥並存的模樣,讓肥前只能盡自己最大耐性把她放躺在沙灘墊上。

  手指的代替陽物插入連要吞納兩指都有些困難的窄道,透著淡淡水蜜桃香的肩膀,再度留下肥前為她擴張入口時按捺慾望的齒痕。
#綺夜恋帖  #轉蛋  #小說  #刀女審  #刀劍亂舞 
分類:藝文

刀女審限定,目標全刀帳。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