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4君的劇場||菸

漆黑房間中唯一光源是深夜窗外的街燈與孱弱的月光,不足以看清桌上擺飾、床榻與櫃子、椅子和書桌的相對位子,也看不見坐在床邊人的臉龐,倏忽,打火機在空中燃起一點炙熱的圓,散發獨有的菸草香,逐漸瀰漫在整個空間,手機螢幕在手中亮起——8月31日04:00。
他開啟衛浴間的燈,脫下衣服,轉開蓮蓬頭開關淋浴,水由上而下像雨般灑落在身上,浸濕頭髮也帶走身上濕黏的汗,走出浴室換上連帽短袖上衣以及工裝短褲,打開家門便往社區大門出去。
雨點弄不濕地板和身上的衣服,公園沒人,他獨步在彷彿只有他一個人清醒的街道上,與一排排違停汽車併行,闌珊步伐不問目的只管向前,食指與中指夾著菸,對他而言無須記得是第幾根。他瞥眼看向斜坡上方,便利商店燈火通明,停車場上沒車,隨後踏上平坦的停車場,便利商店廊道上桌椅疊放一起。他走進便利商店,在櫃檯買兩包萬寶路和一隻打火機,又隨手點了一支菸蹲在停車格前,花已枯萎的花圃上吐著煙,而照明燈正吸引著兩隻飛蛾。
時間緩慢的流動,手機螢幕上顯示——8月31日04:30。
他拾起手機放入口袋,將手中的菸蒂熄滅放進空菸盒中在塞進口袋,準備啟程,用闌珊的步伐回返自己的住處,菸在他兩指間隨風慢慢燒盡,他走下斜坡,眼前的路燈整齊劃一的迎接他,灑落橙黃燈光,幽靜地彷彿這座城市只有他一個活人,一排排與他路線垂直的房子黯然而黑,玳瑁花貓眼帶驚恐地看向他,不一會兒跳進一旁種滿七里香的花圃裡,在一邊馬路中央的黑色米克斯犬按兵不動觀察眼前的陌生人,他吞吐白煙,意興闌珊,仰望由黑漸變為藍的天空,走著——走著——
公園開始有了一群人。
唰——唰——
他們拿著竹掃把、呂夾、垃圾袋等清潔用具,四處遊走,慢慢從公園開始散開……
他與一排排違停車輛併行,兩指間的菸已換上第幾根也不曾在意,他將熄滅的菸頭放入空菸盒之中,拿起打火機點燃新的一根菸,返家是他現在唯一的路徑,他走進了社區大門,走上一階一階的樓梯,踏入房門,漸藍的天空,光線足以讓人看清桌上擺飾、床榻與櫃子、椅子和書桌的相對位子,他拉下連帽上衣的帽子,獨坐在床邊,用打火機在空中燃起一點炙熱的圓,散發獨有的菸草香,逐漸瀰漫在整個空間,手機螢幕亮起,8月31日05:00。
時間不斷向前推進,菸在手中逐漸燃盡;一日一日更迭,一根一根燃滅。
他看著窗外的景色逐漸明亮,逐漸照亮屋中的一切,不由得再點上一根菸,向著千篇一律的世界,敬上一句:「早安。」
【完20210902】
#街道  #月光  #米克斯  #菸  #死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