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三章無語問蒼天6

『幹,我聽到什麼?』衛菁重複說著。
『你跳針啦?』金錢睥睨了衛菁一眼吐槽著。
『那乩身的利益是什麼?』老宋問。
『錢啊!信眾給的供養、隨喜費用都是給他的。名氣啊,權力啊,這些世間的名利地位都是他的。』鯰魚精一副想當然爾的樣子。
『挖賽,一個信眾可以被剝三層皮喔?!』衛菁驚呼不可思議。
『但是你還是沒說,你們廟裡為什麼有這麼多妖異呢?』老宋問。
『啊,它們啊,它們都是…合作夥伴。』鯰魚精形容時特別用心斟酌。
『你們合作什麼?』金錢很不喜歡這隻鯰魚說話吞吞吐吐。踹一下說一句。
『就是,』鯰魚精努力想著要如何形容這個合作關係,好讓大家聽起來不要太跳腳。『就是我們需要有一些進帳,啊如果,村民們都太順遂,他們就不會來找我們。所以就需要有人幫忙造成一些不順遂,這樣村民才會一直來找我們幫忙。』
『找鬼拿藥單。』老宋聽懂了這合作關係,表情有些抽蓄。
『也就是說,你們一個做白,一個做黑。你們下的毒,然後又假裝給解藥。』金錢理解了。
『但其實,那看似藥,不過是讓信眾拿自己的福德去解掉不屬於他們的災禍,然後讓自己越來越沒有福報、沒有功德、沒有靈力,等他們真正的災劫來的時候,他們已經無法處理,就直接進入發瘋、殘廢、家破人亡的慘狀裡。』寶寶細思極恐。
『還有,這些信眾也隨著這個過程,讓自己越來越沒有解決事情的能力,也越來越依賴低等力量的操控,失去自己作為佛子的等級,拉低了人類的靈性,讓人類成為低等眾生的奴隸。這招太高!』老宋冷冷的說著。他大概懂了這個地方為什麼這麼多天災人禍的原因了。
鯰魚精聽得一愣一愣的,她覺得自己不是這樣的,可是,聽著聽著好像的確又走成了這個結果,她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轉不過來,她一路都是聽從師父教導,走一條成人成仙的道路,她的確沒想過拉低了人類的靈性是件多麼嚴重的事情。。
『恩,這裡頭的套路很深,可能不只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其影響之大,可能會超出我們的想像。』金錢若有所思地說著。
『白夜姐,白夜姐,吳阿姨回來了。』小開從外頭一路呼喊進咖啡館。
他一進門就被眼前的陣仗驚住了。
白夜整張臉蒼白得像鬼,雙眼緊閉盤坐在椅子上就像...死了一樣 。而其餘眾人卻都背對著白夜,對著咖啡館的中央空地說話,這景象太詭異了。
『白夜姐怎麼了呢?』小開瞪大了眼睛有點慌張。
『沒事,她打坐。』老宋輕輕帶過。『吳阿姨找到了?』
『對,不過好像魂沒回來,所以他們現在在廟那邊收驚招魂。』小開回答。『我本來想請白夜姐幫忙找魂的說。』
老宋轉頭對著中央空地的鯰魚精說:『不用說,吳阿姨也是你們的合作夥伴帶走的?』
講到合作夥伴的時候,特意加重語氣。這些年如果不是白夜帶著他認識這大千世界的荒謬,以他嫉惡如仇的個性,現在早滅了這隻魚了。
『是。』鯰魚精回答得有點心虛,這本來是商業機密,說破後,就覺得特別尷尬。
『魂也是?』老宋再問。
『也是。』
『也是你們讓他一直想自殺的?』老宋追問。
『那不是,那是她們自己的家業,這跟我們無關。』鯰魚精這下回答得斬釘截鐵,總算有一糟事跟自己無關了。
小開看著老宋對著空地自問自答,覺得有點稀奇。
『這個吳家的方位蓋得跟廟一樣,你知道來由嗎?』老宋問。
『那是我師父去算的。』
『這個房子至少蓋了有一百多年了,你說是你師父算的?』
『對喔!』鯰魚精來到村子裡蓋廟還不到百年,如果是師父算的方位,那師父豈不是有個一百五十歲了?『可是那是師父告訴我的啊。』
『這裡頭有點意思。』金錢冷笑著。『要不我看看去?』
『也好。你去問問這家祖先,查查這個師父的來頭。寶寶你也跟著去吧!』老宋說。
『我留下來顧著白夜。』衛菁自請任務。目前不知道白夜何時能醒來,這個肉身需要有人保護,由自己來守護是最保險的。
『好,小開,請你帶她們去吳家一趟。』老宋說。
『好。』
待三人離去後,老宋起了一個壇,從白夜的吧台裡翻出一支五吋線香。這一看就知道是她平日裡薰香用的,但此刻迫於無奈,只好勉強拿來用。
老宋燃起線香,結起手印對著北方念念有詞。
須臾間,壇前降下一位笑臉盈盈的仙女。仙女光體純白潔淨,光芒如霓裳羽衣般在空中輻射開來,步行間帶著一抹淡淡檀香飄散在整個空間中,晃然間,整個空間彷若仙境。
宋無理與衛菁一同向仙使禮拜。
『煩請仙使。』老宋尊敬地說著。
『好說。』仙使飄過鯰魚精身旁,來到白夜面前端詳一番,滿意的說道:『小白這次算是過了大劫,不錯不錯。雖然之後要把這些靈力修回可能還要個十來年,不過總算是過了這個考驗,其躍升不可思議啊。』
衛菁聽了挑了挑眉,沒聽懂這什麼意思。
『感謝仙使提點。』老宋懂了。
『起身吧,我們要走了。』仙使對著鯰魚精說著。
對鯰魚精來說,她的等級太低,根本看不到仙使的模樣,只能隱約聽到聲音,和一亮呼呼的光團。很快的,她就像被光團架起來一般,整個人浮了起來,接著就穿過了咖啡館的屋頂,融進一道極細的光線中,一路穿過無數個境界,來到功德林的山腳下。
這個境界太高了,我們就不跟進描述了。
故事回來說風X話咖啡館裡。
衛菁問:『剛剛仙使說得那番話是什麼意思。』
老宋說:『看來白夜歷了一個劫。歷劫從來都是千年一遇,想有也不一定遇得上。其考核的內容千奇百怪,有的考靈力、考情關、考術法、考品行、考德行、考愛力、考智慧等等不一而足。每歷其劫,都需歷經生死之關,九九八十一難,若能通過劫難,方能歷劫重生。跳脫此生命定的等級,往上躍升。』
『挖,這好事讓我們家白夜遇到了啊?!』衛菁感嘆著。『可是不對呀,她前幾天還跟我說她這邊事情結束,她要去找個男人談戀愛啊。我不覺得她考得過啊。』
『可能這次考的不是情關。』老宋說,他瞥了白夜一眼,想著她談戀愛時的傻樣,跟失戀時的蠢樣,笑著說:『感恩上蒼憐憫她,一直都沒讓她考情關,不然我也覺得她考不過!』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