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I/EBenji]Toothbrush at Benji’s place. 4-4 (18X)

那是什麼意思?到了家門口班吉都還想不透,只能不停從副駕駛座偷看伊森的側臉,不知道要不要跟酷跩的人說:「你的手很溫暖,台詞爛一點就別在意。」
班吉不敢。畢竟還是貪戀會陪他下車,站在另一端道別的——等等、「班吉。」
伊森喊著他,幾乎把人困到門上,「班吉。」又低聲呼喚一次,這次牙齒啃在細嫩的耳骨,「邀請我上樓,去你房間。」
「伊⋯⋯伊伊伊伊森?」班吉不用回想也知道自己太晚從心不在焉醒來,手腳和舌頭只剩打結的功能,「你、你在幹嘛?」
「班吉?」
「不是、那個——」
伊森單手把紅透的班吉從臀部托起,另一手不知何時已經拿好鑰匙,開、關、上樓、開、關、丟上床,一氣呵成。「我需要回到這裡重新確認一次。」伊森神情嚴肅地說,炙熱的手握住班吉手腕,「你那天只是在玩玩嗎?」
「⋯⋯玩?」
「我以為你說的都是真心話。」
「玩什麼?什麼話?」
「你喜歡我,只是因為喝醉的心情很好嗎?」
「才不是!」
班吉這次終於把伊森的每個字都聽清楚,轟隆巨響逼他運用所有技巧和肌肉,反身壓制比他精壯不只十倍的特務,「我喜歡你!比喝醉還要喜歡你!」
「喔⋯⋯班吉。」
他常忘記伊森.杭特掀翻一個人從來不需要理由,但是跟他一邊接吻一邊翻身?為什麼舔舔舌頭腰會感覺爽?班吉發出細細的呻吟,皺眉軟倒在自己的發現號被單裡。
直到班吉舉起柔軟的拳頭,伊森才依依不捨放開恍惚探頭的軟舌,溼溼的舌頭轉而去舔佈滿絨毛的耳窩,厚實的手跟著直接鑽入班吉的長褲。
「所以,你是醉了就會失憶的類型嗎?竟然『欺騙』我的感情。」
班吉瞇起眼,像是快樂又像折磨地咕嚕。
「班吉。」
班吉勉強越過潮溼慵懶的迷霧去看伊森,上仰的角度讓他半知半覺自己是躺在懷裡,被結實裸露的手臂環繞。
「比那天還要有反應⋯⋯果然不能讓你喝太多酒嗎。」
他無法消化伊森在說什麼,世界全變成硬繭狠狠摩擦龜頭和洞口緊繃顫抖的模樣,就連胸口都湧現兩點又熱又痛的硬處,漲得他想去捏起來扯掉。
「班吉,你好可愛。」
「可愛⋯⋯?」
班吉喃喃自語,感覺有東西在他放棄掙扎的腦海合而為一,又有東西沾滿溼涼的軟膏鑽進他。不討厭。
「啊——伊森——唔唔⋯⋯。」
從後頭入侵的人霸道地繼續用吻封鎖不知道自己可愛的班吉,手腕勾住白皙的大腿抬到最開,用粗壯的中段將窄小撐大,糊糊啾啾不停吞吐。
「咿!是你、牙刷、啊、唔——」當班吉開始哭喘模糊不清的單詞,兩隻腿都被伊森架開壓在床沿猛幹,每一次快要撞向地表又被拉回來,「是我錯了、那天、啊那裡——」
「我也喜歡你。」伊森捏緊班吉的力道足以留下指印,卻突然放緩速度欣賞班吉迷茫不安的表情,「我們正在交往,不准再忘記了。」
「我又沒聽到你問我⋯⋯我還以為是布蘭特。」班吉委屈地吸吸鼻子,被拉起來貫穿時重新哭了出來。
「請你跟我交往好嗎⋯⋯鄧恩、先生?」
分類:心靈

在噗浪接委託的神祕生物(⁎⁍̴̛ᴗ⁍̴̛⁎)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