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普門品述記(四十)

經文:
或囚禁枷鎖,手足被杻械;念彼觀音力,釋然得解脫。
咒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
這二首偈頌說明觀世音菩薩救度眾生解脫枷鎖難與毒藥難。
「枷」是套在脖子上的刑具,「鎖」是鐵鍊,「杻」是手銬,「械」是腳鐐,都是控制犯人的刑具,和長行的經文意思大同小異。假若有人犯法,甚或含冤入獄,被官府囚禁,四肢手腳失去自由,披枷戴鎖,手鐐腳銬,這時一心稱名觀音聖號,以菩薩的大悲力,便可得到解脫自在。「釋然」是解散、散開之意。
晉朝河內人竇傅,為并州刺史高昌手下,向來與冀州刺史呂護各擁重兵,相互不和。有一天,呂護派遣騎兵追擊,俘虜了竇傅等同伴六七人,便將一行人押入大牢,戴上手鐐腳銬,聽候問審,牢獄戒備森嚴,隨時都可能被砍頭。
沙門支遁山與竇傅相識,正巧在呂護的營帳中,聽聞竇傳被抓,便前往牢獄探視,隔著牢門與他對話。
竇傅請問支遁山法師:「如今我命在旦夕,法師有何妙計相救?」
支遁山法師回答道:「若能至心皈依觀世音菩薩,稱念聖號,祈求加被,必定會有感應。」
竇傅早先聽聞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現如今又聽聞法師一番勸導,此刻也沒有其他方法,便專心一意的持念菩薩聖號,至誠歸依。經過三天三夜之後,奇妙的是,手腳的鐵鍊就應聲鬆開了。
看看其它同伴,竇傅實在不忍心自己逃跑,懇切祈求菩薩也救救同伴,誠心的祈禱:「今天承蒙菩薩您哀愍護佑,我的桎梏已然解開,可是同伴還很多,不忍獨自離去,觀世音菩薩的神力普濟,請您令我眾等,全都免離枷鎖牢獄之難。」不一會兒功夫,同伴的刑具一個一個解開,看守牢房的人完全沒有察覺,他們便趁著黑夜趕緊逃離。
眾人急急忙忙地奔走了四五里之後,及至天亮時分,不敢再繼續前進,以免被發現,便躲進了一座森林裡。這時呂護已經知道了竇傅不見人影,大發雷霆,派兵四處追尋,方圓百里之內,全都搜遍了,就是找不到蹤跡,奇特的是,唯獨竇傅等人躲藏,約有一畝地大的地方,沒有士兵到達,因此躲過死劫,得以返家歸還,鄉里人聽聞這件事,對觀世音菩薩生起強烈的敬信心,咸皆信奉佛法。
後來,支遁山法師過江,聽說竇傅逃脫,兩人見了面,才知道這件奇異靈感的事,仰仗菩薩大悲,方得以脫離險難,竇傅感謝法師的妙計,叩頭禮謝,並將此事到處宣揚,為世人所知。(出自《太平廣記》卷110)
「咒詛諸毒藥」,這首偈頌在前面長行並沒有提及,在此是單獨出現的義理,稱為孤起頌。「咒詛」是用巫術、咒語、符水等,驅役鬼神而加害於人,如蠱毒、下降頭、紮小人、養小鬼一類都是,如能至誠稱念觀音菩薩,就不會遭受禍害,而且施咒術的人,反而會因此遭殃。
譬喻經中記載一個故事,有位居士曾經受過五戒,由於年紀大了,記憶力衰退,常常忘東忘西。
某天,一位梵志口渴來乞水,老居士忙於農務,把梵志來乞水的事給忘了,沒有即刻端水供養,梵志心生憤恨,「這老傢伙居然不把我當一回事,一定要給你好看!」便施展咒術,招來起屍鬼:「某人羞辱我,你前去殺了他」。
有位在山上修行的阿羅漢知道這件事之後,趕緊前往農家,告訴老居士:「你今晚會有個災難,晚上提早點燃燭火,精勤努力的三皈依,持誦『守口攝意身莫犯,莫擾一切諸有情,無益之苦當遠離,如是行者能度世。』的偈語,慈悲憫念迴向眾生,這樣一來,便可安穩,免除危難。」
老居士就按照羅漢教導的方法,徹夜歸依,念誦偈語,當晚起屍鬼來到老居士家,由於三寶功德力,起屍鬼不得其門而入,莫可奈何。鬼神法是只要得到殺人的指令,就一定要有人死,如果這個人有不可殺的功德,那麼就要反過來殺害施法者,於是鬼生起瞋恨心,回過頭要去加害梵志。
羅漢愍念梵志愚痴無智,於是把他隱蔽起來,起屍鬼找不到人,就傷害不了。因此老居士得以悟道,梵志得以活命。(《法華經大成》卷9)
《東坡志林》卷2云:「東坡居士曰:『觀音,慈悲者也。今人遭咒咀,念觀音之力而使還著於本人,則豈觀音之心哉?』今改之曰:『咒咀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兩家總沒事。』」蘇東坡認為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怎麼會回過頭來讓加害者遭殃呢?認為這不是菩薩該有的本心,因此改了經文最後一句。
殊不知這不是菩薩不慈悲,而是因果儼然存,有因有果的自然法則,好比對著天吐痰,結果痰最終會落在自己身上,不是菩薩處罰,而是咎由自取。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普門品述記(三十九)
  • 下一篇
  • 普門品述記(四十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