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凌晨四點,我到底是要多生氣—

想起曾經很要好的朋友
往事歷歷在目
回憶起被比較、背叛、分裂、遠離的過程
眾叛親離感湧至而上
這種感覺像頭被壓在水裡
想大叫
聲音卻在水裡毫無作用
儘管有再多的情緒都無法傳遞
反抗只會讓你嗆入更多的水
胸悶到窒息
等肺泡都積滿了液體
無力感淹沒了你
只能等待死亡的來臨
原以釋懷的事
其實依舊在心中一處黑暗角落扎根
蔓延著仇恨及負面情緒
紀錄著每一幕甚是被回憶竄改
醜陋的街道、嘴臉及欺騙
被害者效應、月暈作用
都讓你無法反抗
只能想,就順勢讓它下去吧⋯⋯
這角色沒有人會質疑,非你不可了
你並沒有忘記
只是回憶沒被觸發而已
有時候人的聯想力是自己無法控制的
系統一想讓你好過
系統二讓卻帶領你到這裡感受
—你不應該被這樣對待—
犯錯的人總是有藉口這樣對你
階梯下來沒有平地
是無止境的深淵
你無法抓住自己
你忘了自己沒有保險纜繩
只有在風中隨風飄動、殘破的綿線
所以抱歉我沒辦法釋懷
或許這就是我的底線
街道 朋友 往事 過程
#街道  #朋友  #往事  #過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剪頭髮日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