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我的第一志願

2017/06/24 聯合報繽紛版刊登
聯考 台藝大 距離 聯合報

圖片擷取自短片作品《距離》,在戀愛故事裡偷渡了難忘的人生情節。

前陣子紀錄片作品入圍某影展,身為導演的我應邀到幾所學校放映座談,包括中部的一所師範大學。明明是初次到訪,但漫步在校園裡,我卻有種又陌生又熟悉的錯覺,讓我想起了許多高中時代的回憶。因為當年,我曾經確信自己會成為這裡的學生。
剛上高中那年,我因為很討厭整天被關在學校裡,對唸書這件事極度反感,成績也一落千丈,高一結束時還差點被留級。直到某次上國文課時,本來很八股的國文老師,那天不知為何突發奇想,要我們用「人生哲學」為主題即席發想故事。倒楣被點到的我,即興瞎掰了一個很扯的小故事,原本只是想要惡搞,沒想到卻得到熱烈的迴響,讓全班哄堂大笑,包括我喜歡的女生。
那一瞬間,我突然有種錯覺,覺得說故事好像是我想做的事,報考傳播類科系的想法也油然而生。回家跟當老師的父親討論,他聽了雖然面有難色,但父親也很清楚,這時候強硬阻止只會讓我失去動力,更加討厭唸書。有鑑於我當時慘不忍睹的成績,父親便說要讀可以,但必須考上政大!
也許是終於找到了目標,後來有段時間,我的成績突飛猛進,甚至在英雄榜上搶佔一席。但隨著高三衝刺班的疲勞轟炸,原本很討厭讀書的我顯得後繼無力,最後關頭成績一直上不去,最後聯考的成績也不如預期。雖然不算差,但政大明顯無望,我試著探詢另一個國立選擇--台灣藝術大學的可能性,但父親堅決地搖頭,約定就是約定。
由於父親從事教職,他從以前就希望我能選擇師範體系,將來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我猜在我高一差點留級後,父親本來都已經放棄了,但此刻正是天賜良機,他決定主動出擊。父親帶著茫然的我跑了好幾間補習班做落點分析,還自己列表做比較分析,全程陪著我討論。如果完全不顧慮我的感受,父親應該會希望我把所有公費師院填一輪,而我的成績也毫無疑問可以考上。
眼看成為傳播人的夢碎,我也逐漸接受現實,在我能考上的科系中,開始自我摸索。因為我對數學蠻有天份,成績也不錯,所以有許多商學院的科系我都很有機會考上,但那是我想要的嗎?
或許是我太迷惑了,這時候心理輔導相關的科系,突然讓我眼睛一亮。我想透過所學重新了解自己,也想像著自己傾聽別人的生命故事,然後說點什麼去幫助他們。比起運用擅長的數學做研究,我想我還是對人類比較有興趣。
經過一番掙扎,最終我決定把某師範大學的心理系,擺在我的第三志願。因為前兩志願是填心酸的政大,實際上那就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加上落點分析顯示,我比去年的分數高了10分左右。這個決定,也讓父親欣慰地點點頭,某種程度這算是皆大歡喜的選擇了。
我記得我最後只填了十幾個志願,心理類科系後面,填了幾個商學院科系,而那個被老爸打槍的藝術大學,則被我放在第八志願。緊接在後的,則是我死都不想唸的公費師院,但那個時候沒有人覺得我會落到那邊。我甚至計劃好,準備一放榜就搭火車去趟學校,預先了解環境。
放榜那天,早上八點半我就自動清醒,心情意外地平靜。不久,我聽到電話鈴響,睡在隔壁的父親立刻接起電話,接著我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父親有點氣急敗壞地闖了進來。
「阿貴,你知道你考上哪裡嗎?」我搖搖頭。「台藝廣電啦!」
家裡瞬間陷入一片愁雲慘霧,母親甚至不理智地直接要求我重考,但我很篤定地跟她說,我真的很討厭唸書,逼我重考只會考更差而已。為了化解這個僵局,逐漸冷靜下來的父親,趕緊將我拉到一旁。
「我問你,你有照我們之前討論的劃卡嗎?」
「當然有,爸你還幫我檢查了好幾次才送出去,不是嗎?」
「......嗯,那你想唸嗎?」我毫不猶豫地點點頭,父親嘆了口氣。
「好啦,那你就好好唸,我會去說服你媽媽。」
我真心感謝父親當時的回答,就這樣,我如願進入藝術大學,開始學習寫劇本拍片、開始作息不正常、開始收入不穩定。一路走來雖然跌跌撞撞,但總在我沮喪到想要放棄轉行時,就會發生一些激勵我的發展,也讓我終於有些成績,逐漸能靠自己的專業養家維生。
紀錄片播畢,映後的座談相當熱絡,我還不經意地聊到,關於我差點成為這裡學生的故事。結束之後,有個同學私下來找我聊天,說她讀的科系好像就是以前的心理系。她稱讚我分析事情的感覺,其實蠻像心理系畢業的學生,我笑笑說:「可惜無緣成為妳的學長!」
她的反應也挺快的,秒回我:「但你還是來啦,回來當老師跟我們講故事。」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聯考  #台藝大  #距離  #聯合報 
分類:藝文

文字與影像工作者,兩個男孩的爸爸, 喜歡聽人分享故事,然後用自己的方式說給更多人聽。 文字作品曾獲海洋文學獎、台中文學獎、電影優良劇本入圍等。 影像作品曾入圍電視金鐘獎、台北電影節、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等影展。

評論
上一篇
  • 老樣子
  • 下一篇
  • 菜鳥導演戰鬥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