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是我生的我的孩子

我不是一個很成熟,也不是一個很合格的家長。有的時候,甚至因為這個身份,感到厭煩!因為,我是被迫的擁有了這個身份......雖然並不是獨自承擔這個責任,但大部分的責任和義務,確實也只能由我承擔。
我是爸爸,也是媽媽,我的家庭職稱是“姑姑”。
在我21歲那年,那個不是我生的我的孩子她誕生到了這個世界上,那時候我只是一個擁有血緣身份的一個輔佐者,輔佐她那兩個不夠成熟的父母一起教育她、陪伴她,然而不到3年的時間,她就已經不再擁有一個完整的家,而我也從輔佐者成了主事者。
第一次上學、第一次畢業第一次運動會、第一次園遊會、第一次生理期、第一次的叛逆,第一次和同學爭執、第一次學校要家長報到......很多時候該是父母面對的,都是成了我的課題。
很多時候,我也會被問及,為什麼不自私一點,放下那些責任,那些本來就不該屬於我的責任。可以啊......只是該負責任的都不負責任了,還有誰會去負責?我那逐漸年邁的父母?還是那孩子自己對自己負責?放著那孩子擺在那裡自己長大?
或許,我真的可以那麼做,只是即使這個世界沒有人會責怪我,我也會責怪我自己,因為明明可以做得到的事,為什麼要冷眼旁觀。
所以,我硬著頭皮把這個責任扛了下來。偉大嗎?不,我只是選擇一個讓我自己心裡好過的選擇,即使這個選擇讓我一路走到至今已經疲憊不堪......甚至也會埋怨......
我並沒有要誰幫忙我什麼,或是為我做些什麼,我只是需要被理解。不需要說我做得很好了、不需要說我做得夠多了,我不需要安慰或是稱讚,我只是需要被理解,被理解一個被迫成為家長後只能不停的學習去如何成為家長的......一般人。
我會迷惘、會憤怒、會埋怨、當然也會無助,有的時候會有人說,是你自己要把這個責任扛起來的。難道,因為這樣我就沒有無助的權利了?我就沒有埋怨的權利了?我就沒有迷惘的資格了?
法規的現實很殘酷卻又很必須,有的時候即使明明都知道這個孩子是由我在照料的,我才是實質上的家長,而我卻沒有任何實質上的立場和資格可以去決定或是去幫助這個孩子在社會上需要父母時的權利。迫於無奈,往往這個時候,我真的會埋怨憑什麼我像是個局外人......
因為我不是實質的法定監護人,雖然我能為孩子做的事情也很多,但家長必須去做我卻不能為孩子做的事情也好多。
因為不是直系血親,我等同沒有家庭照顧假、我不能為孩子開戶、我不能為孩子買保險、不能讓孩子享有屬於我直系親屬的福利、待遇,甚至學校、醫院一些需要監護人的場所或是所需的資料、表格,我都不能。即使可以,每每都必須先面對對方的猶豫甚至必須一遍又一遍的解釋、說明。每當那種時候,我真的感到憤怒又無助......憑什麼,我像個局外人!
不知道隨著孩子越來越大,因為我不是實質的監護人,不能做的事情會不會越來越多......
或許在很多家長眼裡我不很稱職的家長,更因為孩子不是我親生的,很多時候很多的教育觀念和方式都會被質疑,因為不是親生的,感受不了真正成為父母的感受所以才可以這麼從容。
真的......憑什麼,這種時候我又成了局外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天冷的時候,就特別想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