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906

啊啊啊、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打起才好
每次有關主人的事情全都會像這樣吞回肚子裡,尤其在主人面前更是什麼都講不出來
跟主人說話感覺都是縮著身子的,就算是輕鬆的聊天也是只敢稍微放鬆一點
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個樣子,只有在主人面前才會如此,記得之前好像有跟主人反應過自己這樣的情況的…
當然也很想很自然的侃侃而談、很大方的說想要實際的被主人觸碰什麼的
一方面除了很怕被主人拒絕,會更失望難過、不然就是知道現在還不是時機
又或者是怕自己要求了一次之後會再變本加厲的抱有更多不必要的期待。
就拿自己最想跟另一個主人說話這件事情來說好了,知道主人很認真的在打遊戲、也知道另一個主人真的很不常出現,而且主人也是個非常看心情做事的人
既然明知如此,那就更不敢直接要求,只敢全部想在心裡

…這下真的越打越快把自己給逼到非常急迫了
夜晚只要一閉上眼睛、在一周那唯一一次的自慰裡面想了多少場景……不對,就算是不能自慰的時候也都一樣
可是腦子想完之後也不能怎麼樣,只能好好睡覺隔天再好好上班
那如果真的想要實現腦子裡的那些東西,除了能衝盡量衝以外,想不到其他任何方法了
主人說不抱期待一年之間可以有多大改變
「不抱期待」這四個字老實說讓奴隸覺得有點難過,但是!一直都有在跟自己說主人沒有那樣的意思
對,主人給的時間很充沛、絕對不是因為主人給予了什麼時間上的壓力
可是自己慢不下來啊!最想要的東西就擺在那裡,自己怎麼會不急?
對主人來說或許沒那麼迫切,可是那對自己來說就是最想要的
如果要奴隸也放寬心、佛系等兩三年的話,除了已經不把主人看作成最高存在之外,也想不出第二個可能性了
然後一邊也在用力嘲笑自己有夠他媽擔小鬼,連主動抱主人的勇氣也沒有,還藉由這種抱其他人的爛方法想舒緩,簡直白癡到不行
不用主人出面說話,已經把自己罵的很難聽了。

對,一如既往的又是滿頭熱的打出一堆很亂的東西

真的……有好多想做的事情啊……
自己也都被沖昏了頭…。
或許這些東西以及努力的理由全是為了一個男人,這看在別人的眼裡是很好笑的、很膚淺的、很荒謬的、很蠢很傻很…隨便都好啦。
但就是沒辦法啊。
其他人不會懂這個所謂的「主人」對自己來說有多麼重要。
重要到就算最後真的中了那幾十億分之一的機率是被兇狠的一腳踹開,或是被非常冷漠的拒絕在門外、也仍然會是心目中唯一想稱呼為主人的人選。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