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面對與解決

我已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沒有因為害怕、緊張或其他的事而發抖,發抖這件事好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見了,我想不是我可以安然面對也不是我真的不緊張或不害怕,而是我好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壓抑了我自己,不只是悲傷難過生氣的情緒被壓抑住,連害怕緊張壓力的感覺都被壓住了,而這些被壓抑住的東西都轉成我身體的一些生理反應讓我知道,只是我不自覺。
讓我留意這件事是因為我的自律神經失調,我吃藥了好一段時間,但我其實並不喜歡吃藥,而在一次的線上聊天時,藉由巧儒的緣故,我接觸了TRE壓力釋放運動,讓我回想起發抖的感覺是什麼⋯。
前一陣子因為我奶奶過世,我久違的跟我的家人聚在一起,跟我弟妹聊天的時候提到了發抖這件事,他們其實很驚訝,我不會因緊張或害怕而發抖這件事,也讓我知道,原來我真的不太正常? 我歸咎於我平常真的很壓抑自己,好像只有開心的情緒反應在臉上,我反問自己這樣是不是有點假假的?也問自己我喜歡這樣的自己嗎?我喜歡什麼時候的自己? 那我那個時候跟現在有什麼不同嗎?
我記得我有一次出海,匆忙著出門,忘記帶藥,身上只有緊急的那種,所以我出海的那段時間只能靠著自己扛,當然我的自律神經失調的症狀很快就出現了,我只能自己調節,自己想辦法緩和。在某一天裡,我那天壓力特別大,所以很不舒服,還好那天沒做得很晚,晚上洗完澡我就在房間裡做TRE,從開始前的預備七個動作喚醒身體的抖動機制,然後在床上抖動,我中間有不小心睡著,但最後還是有醒來做整合與最後的喝水,晚上就比較好睡,隔天的情況也比較好一些,沒有前幾天那麼嚴重,所以在之後的每天晚上睡前都有做TRE,當然不會好只是舒緩,等回到台北吃了幾天藥就回復正常了,所以現在還是有吃藥並偶爾釋放壓力做做TRE。
最近開心的是,我的那個緊張感好像有回來一點,事情是我星期日到泰山去參加彌撒,他們請我幫忙念讀經,我想說讀經沒問題,就答應了。我讀經前的習慣是會把要讀的部分多念幾次,確認字的讀音並將讀經念順,讓在台上時能保持通順如同以前的人宣讀聖言一般。我坐在位置上,突然有些緊張,這個感覺讓我有點高興,因為我很久沒有緊張的感覺了,然後彌撒開始,並到我上台念讀經的時候,我其實好像有點無措,雖然我平安順利的唸完了讀經一與答唱詠,但那個感覺深深在我腦子裡,然後我是開心的,因為我久違的緊張感又回來了一點,我是否又回復正常了一點?
回到之前提到的,我以前好像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探討原因,我在想說是不是因為我之前有學樂器,雖然可能需要發表或是檢定會有壓力沒錯,但對我來說,學樂器好像也是發洩情緒的一種,本想學個好帶的小提琴或是以前學過的大提琴,但最後還是決定繼續上鋼琴課好了,敲敲打打比較有發洩感(誤!?),而且老師佛心來著,學費相對比較,又有琴房可以練,雖然要到基隆去就是了,不過還是蠻划算的啦~ 就來看看會不會有影響吧~ 一步一步慢慢的改變與進步,面對自己感受自己的每一個情緒變化與聲音,讓自己慢慢好起來吧~
#壓抑  #自律神經失調  #學樂器  #面對自己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