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3

分享

普門品述記(四十二)

經文:
蚖蛇及蝮蠍,氣毒煙火然,念彼觀音力、尋聲自迴去。
雲雷鼓掣電,降雹澍大雨,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
這二首偈頌說明觀世音菩薩救度眾生免除毒蟲難和暴雨難。
蚖、蛇、蝮、蠍等都是有害的毒蟲,在此泛指一切毒蟲,《藥師經》還提到蜈蚣、蚰蜒、蚊虻等,都是讓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昆蟲動物。「蚖」是蠑螈、蜥蜴,有四腳,亦有說是毒蛇。「蛇」又叫做長蟲,不管有毒無毒都會令人害怕。
「蝮」亦是蛇的一種,有劇毒。「蠍」是四對腳的節肢動物,最前面是一對可固定獵物的鉗足,尾巴有毒鉤。有些毒蟲會吐毒氣,如同煙火一般,抑或是吐毒汁,遇到獵物或敵人,兇狠啃嚙,麻醉毒害,令其中毒而死。
現在的研究指出,蛇並不會主動攻擊人,而且人類不是牠的獵物,除非是侵犯傷害到牠,或不小心踩到,導致驚嚇過度,出於自衛才會攻擊人,因此到山郊野外,要特別小心,登山的人通常會帶登山杖,撥草行走,有示警作用,避免被蟲蛇咬傷。
如果真的遇到了,除了躲避閃開之外,應當念誦觀世音菩薩聖號,仰仗菩薩的大慈悲力,藉以避開毒蟲之害,還可以為牠們三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心存慈心善念,請他們迴避遠離,各歸其所,其實蟲蛇的害怕程度,不下於我們。
蚖蛇蝮蠍,可比喻為惡口兩舌,氣毒煙火然,可喻為瞋恨心。有些人講話尖酸刻薄,句句傷人,痛徹心扉,又或者說三道四,挑撥離間,人世間的是非紛爭,都是由此而來。常言道:「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同樣是一句話,說的動人心弦,溫馨柔軟,就算是寒冷的冬天,也會使人感到溫暖;如若是語中帶刺,那麼酷暑炎夏,也會讓人感到心寒,因此不會講話就少開口,否則傷了感情,是很難彌補的,如果是故意為之,瞋恚心使然,那真是造口業了!
前面偈頌提及的惡獸,比喻為粗重的煩惱,而此處所說的蚖蛇蝮蠍等毒蟲,則喻為微細的煩惱。煩惱有粗有輕,粗重的煩惱有如驚天動地,自他皆受遭殃;然而內心裡有許多微細的小煩惱,是不容忽視,有道是「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勿以惡小而為之」,小煩惱積多了,也會變成大麻煩,豈能不慎?
接著偈頌說,烏雲密布的氣候裡,伴隨著雷聲轟隆,就像戰鼓擂動,連帶著電光閃爍,還下起冰雹,大雨傾注而下,這種種的惡劣的天象,真是令人感到害怕不安,尤其是夜裡在路上行走,使人不寒而慄,這時候能虔心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仰仗菩薩威神力,雲雷掣電、降雹澍雨隨即消散,雲散風輕,消除內心的恐慌,不再畏懼膽怯。
「掣」是牽引、牽動之意;「掣電」是閃電之意;「澍」是降、落之意,澍大雨即是大雨滂沱,雨勢又急又猛,就像現在只要一下大雨,隨即淹水;「應時」是隨時、即刻之意。
烏雲可喻為阿諛諂媚,雷聲喻為驕慢自大,閃電喻為嫉妒排斥,冰雹喻為詆毀汙衊,大雨喻為雷霆大怒,這種種的負面情緒反應,會讓人覺得不自在,避而遠之,有時候連自己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更遑論他人。觀世音菩薩清淨自在,無有煩惱,心繫著眾生,願離苦得樂,因此應當稱念聖號,與菩薩相應,讓我們得以撥雲見日,一掃陰霾。
我們的無明煩惱,就像是這些惡劣的天象,遇到不如意的境界時,常常是暴跳如雷,內心糾結猶如烏雲密布,心裡淌血如大雨傾瀉,苦不堪言,常是「心事誰人知」。不管是悲傷或是暴怒,千萬記得要讓自己好好與菩薩溝通交流,讓自己稍微停頓一下,沒有過不了的關卡,沒有走不出的困境。
無論是外來的迫害或是內心的苦悶,可以打敗自己的唯有自己,只要伸出手來,菩薩便會拉我們一把。觀世音菩薩就像媽媽一樣,可以安慰我們,所有的憂悲苦惱,皆會應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以上偈頌說的是免三災、除八難,有些是重頌,重複長行的義理,有些是孤起頌,前面沒有講到,另外單獨出現,於此作補充說明,這是世尊以偈頌回覆無盡意菩薩的提問,闡揚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威德,以及德號的由來。
長行:
救七難 火難、水難、風難、刀難、鬼難、囚難、賊難。(三災四難)
偈頌:
三災 火災、水風災。
八難 怨賊難、刑戮難、枷鎖難、毒藥難、羅剎難、惡獸難、毒蟲難、暴雨難。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普門品述記(四十一)
  • 下一篇
  • 普門品述記(四十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