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日更挑戰#7】DnEH不要吃人類EP3

【閱覽前須知】
這是個坑,2015年9月的坑,所以劇情會停在第4章。
但因為寫有非常初期星系故事的草案,很具紀念性,所以個人並不討厭,就是寫風和現在有落差。
若也有旅行者對後續感興趣,我有考慮重寫【不要吃人類】。

小說 科幻 日更挑戰 文坑 怪物世界

攝像於GTAOnline

攝像於GTAOnline
《不要吃人類》〈三、褐色的髮絲,淺褐色的眼瞳。〉
在環繞著大片強化玻璃帷幕的用餐區,葛瑞森心不在焉的玩弄吸管套,凝結在玻璃杯上的水珠緩緩滑落,晶瑩剔透的粉色飲料一口也沒喝。
「不合胃口嗎?」
坐在葛瑞森前方穿著黑色套裝的淺綠黏液這麼問道。
眼前的是班恩的律師姊姊||瑞達。
瑞達略帶濕潤的聲音十分性感,至少對於周遭面容略帶紅潮,陶醉回望的謬思古露族來說,瑞達十分具有吸引力。
「沒什麼,只是還不渴。」
葛瑞森望了一眼發出瑩瑩亮光的粉色飲料,怎麼也喝不下去。
即便清淡的香氣不斷飄進鼻腔,令口腔分泌出渴求的唾液。
「這樣啊,但『粉色戀唇』是很棒的飲料喔。」
咕嚕地轉動深藍的眼球,瑞達毫不介意地喝著自己的那一杯。
就連名字都取的十分……粉色系呢。
葛瑞森對瑞達很快有了初步的認識。性格成熟,事業有成,性感美麗,卻依然保有柔性少女的部分,這不正是許多異性理想的對象嗎?
謬思古露族中的萬人迷呢。
或著該說萬黏迷。
葛瑞森和這般萬黏迷相識不過是幾分鐘前的事,那時葛瑞森才剛把班恩惹哭,當然只是舉著管理員衝進病房。隨後就聽到門口傳來格格笑聲。和綿羊護士一起進病房的瑞達被逗樂的開懷,而這對班恩來說更加羞恥難堪。
我嗎?
我超開心的。
「家弟給你添麻煩了呢、真抱歉。」沉默一段時間後,瑞達再次開口。
「你不需要替班恩道歉,我想他就只是有點……」
葛瑞森話才到嘴邊就硬生生止住。
被請客不賞臉就算了,還說對方家人壞話也太失禮。
葛瑞森不希望初次見面就留下這般粗魯的印象。
「呵呵,不用介意,我知道我弟是個笨蛋。」
瑞達發覺葛瑞森不太好意思,初次見面就說自家人壞話,於是直接替對方接話。
而且還裸體。這句話葛瑞森沒有說出口,他不想花時間探究班恩的癖好。
當看到瑞達和其他謬思古露族有衣物的那一刻,葛瑞森才明白自己的室友是暴露狂。
沒發現葛瑞森的心思,瑞達轉動杯中的吸管。
「如果難以與他共室我並不意外,但若可以替我多關照班恩一下的話……」
瑞達可視範圍的深藍眼球一齊轉向葛瑞森,氣氛瞬間凝結起來。
「我不會虧.待.你.的.喔。」
瑞達意有所指的這麼說,相較於葛瑞森,周遭的謬思古露族反而躁動起來。
「你要幫我找工作?」
葛瑞森認為這不失為一個好機會,除了先預存房租外,還有許多日用品需要購買,此外醫院的檢查也所費不貲。檢測人類軀體能攝取的食材與料理,是很重要的功課。
葛瑞森不想一直處在不敢飲食的情況。
「哎啦哎啦、就這樣吧。」瑞達的口氣聽來稍感可惜。
不然原本是哪樣?葛瑞森反而不能明白,除了這個還有什麼好處。
等等,難道是錢?
可惡。葛瑞森對自己的口快感到些許悔恨。
「正好最近剛幫一位客戶打贏官司,他也算欠個恩情,不妨就幫你牽個線試試。」
瑞達說完後,拿過原本請葛瑞森的「粉色戀唇」一飲而下。
隨後便起身準備離去。
「等等、所謂關照是什麼樣的程度?」
在瑞達走遠前,葛瑞森趕緊追上去。
先把條件談好才能避免日後的糾紛。若瑞達所謂的關照是相親相愛,那這樣完全不划算。
「就像在病房那樣就好了。」瑞達愉快地說著。
虐待相處法阿……
班恩肯定惹過瑞達不開心呢……
葛瑞森雖然感慨,但心裡毫不意外。自己認識班恩不到一個小時,就希望他痛苦,這不正是明擺的證據嗎。但玩笑話歸玩笑話,葛瑞森知道自己還是會跟他正常相處。
「我就先感謝你的包容囉。」
再次轉身向出口走去,瑞達最後用著清晰動人的嗓音說道:
「期待下次見面,葛瑞森,你就先期待好消息吧。」
看著曼妙的淺綠黏液瑞達滑行遠去,葛瑞森試圖了解周遭謬思古露族的迷戀。但終究有些困難,兩方物種的審美標準有段落差。不過葛瑞森明白,瑞達的性格確實具有魅力。
葛瑞森不免好奇,這樣好性格的瑞達會介紹自己什麼樣的工作?
這三天波折不斷,葛瑞森現在只希望新生活會逐漸平靜下來,再這樣波濤下去,終將變成暴風巨浪,他可消受不起。
一邊抱著新的期許,葛瑞森走過綠蔓圍繞的白色拱門,沿著銀灰的長毯步出餐廳。
和地球一樣,這裡的醫院充斥著消毒水的氣味,只是多帶了點綠葉的清香。但不論如何,葛瑞森並不討厭醫院裡的藥味,曾經他也是個藥罐子,出入醫院的次數頻繁。
隔著袖子倚在二樓扶桿上,眺望一樓的大廳。各式各樣的種族來來去去,葛瑞森還有許多種族無法辨認,而使得這般景致變得新奇,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就像有共識般,大家的步伐都很輕,醫院儼然成為神聖的領域,寧靜而安詳。
閉上眼,葛瑞森聽著這些規律的短節拍,享受這份美好的清閒。
站在威格洛醫院大門前,路卡斯順了順銀白的瀏海,卸下白外袍,用手帕擦拭剛滲出的汗水。對於出生於水行星深海都市的他,豔陽與乾燥的空氣不只是新奇,也是一種挑戰。
習慣幽暗光源與冰涼濕潤氣候的肌膚瞬間被曬得通紅。
路卡斯墨鏡下銀灰的雙眼透漏著無奈。
好熱。
將原本捲成七分袖的襯衫拉整。
路卡斯為避免曬傷只能忍著悶熱,減少皮膚暴露在外的量。
「您好,醫生,在下名為塔克。」
守在醫院外的石怪保全早已授命等待嘉賓。
確認完路卡斯的身分後,塔克便恭敬的詢問:
「需要在下幫您將行李送進辦公室嗎?」
「那就麻煩你了,塔克。」
路卡斯這一趟是為了協助醫學交流。威格洛這座都市介於不錯的星際位置,所以宇宙醫學會議十屆內,有五次舉辦在這裡。但自己代表水行星來這還是第一次。
會議從明天開始會連續忙碌三天,鮮少離開家鄉的路卡斯打算利用今天進行短暫的異地探索,自然對塔克的協助恭敬不如從命,畢竟自行搬運器材太花時間了。
「那麼在下會將您的行李置放在陽台。」
塔克用雙臂一把將行李抱起,展開背後的石翼,雙腳一蹬,宛如附有推進器般直衝向上,到達十樓路卡斯的專屬辦公室。
路卡斯一向對石怪有些許敬畏之情,他們非但體質健壯,性情也忠誠可靠,是可以深深信賴的交際對象。即便不是全部,至少統計學上大部分如此。
走入醫院大廳,室內溫度調節適宜,很快就將路卡斯過熱的體溫降下。
環視周遭,路卡斯挺中意大廳中央的天使石砌雕塑,從石縫中微微透出的澄黃礦物光,為潔白的醫院增添些許視覺溫度,讓心底也跟著湧起一股暖意。
緊接著,路卡斯注意到懸浮於天花板下的繁星光源,不同的亮度塑造更深層的空間感,宛如天文館所能觀測的夜空星河。
威格洛醫院也擁有最大的兒童附屬醫院,所以許多的擺飾都是以放鬆身心,吸引孩童注意為主。看著來做體檢的孩童們欣喜的樣子,路卡斯確定威格洛醫院確實做的很好。
路卡斯有感覺,這個都市將帶給自己愉快的時光。
然而,這時遲那時快。
一個記憶中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倚靠在二樓欄杆上,有著褐色短髮,淺褐色眼睛的青年奪去路卡斯所有的關注。
彷彿時間靜止般,路卡斯聽不見周遭的聲音,只剩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
緊盯著那位褐髮青年,路卡斯試圖尋找任何與記憶中不相符的特徵,但青年不只是神似,從面部特徵與體態來看,都與記憶如出一轍。尤其是右眼皮上的褐痣。
路卡斯無法呼吸,回憶帶來的絞痛緊縛著心臟。
(明明親眼見證他的死亡。)
當青年轉身離去時,路卡斯不能自己的追了上去。
(眼前卻是貨真價實活著的他。)
路卡斯奔上通往二樓的樓梯,因為慌亂遺落的白袍也顧不得,深怕失去對方的蹤跡。
(拜託,請不要是幻覺。)
無論路卡斯的乞求實現與否,當踏上二樓的那一刻,他過於急躁的步伐無法煞住,而直直撞向出現在前方的無辜路人||
葛瑞森。
「對不起、」
葛瑞森習慣性的率先道歉。
畢竟自己剛才也太過鬆懈,才會忘了轉角可能會有人出來。
然而,跌坐在地上的銀髮男子僵在原地,銀灰色的雙眼呆愣地盯著自己,神情中夾雜著某種複雜的情緒。驚恐與驚喜。
「呃、這應該是你的對吧?」
撿起落在一旁的墨鏡,葛瑞森遞給男子,希望他能有些反應。
「是、是我的、沒錯、」
見葛瑞森顯露出尷尬的神色,路卡斯這才反應過來,結結巴巴的回應,並接過葛瑞森遞過來的墨鏡。
「你不站起來嗎?還是受傷了?」
葛瑞森不安的看著接過墨鏡後,卻依然坐在地上的路卡斯。
「阿、不是的、我沒事……」
路卡斯慌亂的爬起身來,頓時眼神飄移,不敢再直視葛瑞森。
不論是外表還是聲音,葛瑞森和記憶中死去的好友如出一轍。
對此,路卡斯完全無法自己,腦袋頓時感到昏眩,思緒亂成一團。
(這一切完全不真實。)
但路卡斯不希望這一切結束。
「那就好,是說、我先走一步了。」
確認對方真的沒事後,葛瑞森打算回班恩的病房看看情況。
一直讓管理員和班恩獨處可能不是個好主意。
葛瑞森可不希望班恩又爆炸,這可對不起協助自己許多的管理員。
「等等!」
路卡斯在思考前就已經行動了。
他緊緊捉住葛瑞森的手腕。
「我叫路卡斯,你的名字是?」
(不能就斷在這裡。)
路卡斯還不確定該怎麼做,但希望能再一次見到這位青年,所以至少得知道對方的名字。
雖然有些困擾,但葛瑞森還是回應了路卡斯:
「我叫葛瑞森,葛瑞森威斯卡。」
淺褐色的眼睛凝視著。
路卡斯頓時恐懼與感傷湧上心頭。
(為什麼……)
視野逐漸扭曲,路卡斯的暈眩變得更加嚴重。
(為什麼就連名字都一樣?)
或許是激動過度,路卡斯失去意識,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
靠在石壁上,路卡斯偷瞄著那人的身影。
一位青年側身坐在城牆上,細柔的褐色髮絲微微飄蕩,睫毛輕微顫動,清澈的淺褐色眼瞳正凝視著海都市特有的結晶光點。
飄散在空氣中的冷藍光芒,將他白皙的肌膚染上夢幻的銀藍色。
青年伸出手,光點逐漸凝聚,併發出耀眼的光芒,然後消散。
(魔法使。)
路卡斯是這麼看待葛瑞森的。
雖然會魔法的人類並不尋常,但如果是葛瑞森,那一切總說得通。
「怎麼了嗎?路卡斯。」
感覺到視線,葛瑞森威斯卡轉過身,看向站在不遠處的路卡斯。
但路卡斯還來不及回應,一道稚氣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來:
「葛瑞森,我有話要跟你說。」
身著奇異衣裳的白髮男孩走了過來。
不同於稚幼的臉龐與軀體,男孩冷藍的雙眼顯露著無情與冷漠。
(汐勒,貴為海族的君主,我們的統治者。」
路卡斯明白自己此刻的立場,君王獨自外出可不是件小事。
謙卑地鞠躬後,路卡斯趕緊退到一旁,並轉身準備離去。
離開前,路卡斯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一眼,卻正巧對上葛瑞森略帶抱歉的眼神。
路卡斯趕緊扯出一抹苦笑,輕微搖頭表示不介意後,便加快腳步離去。
雖然很在意君王與葛瑞森的關係,但路卡斯直覺那不是自己該過問的事。
即便在意到心頭焦躁不已。
如果說時間能到回去,路卡斯會堅決待在原地,將一切釐清。
然而,他又怎麼會料到,那一刻便是最後的寧靜。
刻劃在記憶中的永恆。
當晚,看到葛瑞森身穿白襯衫站在祭祀台上時,路卡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見。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汐勒,我們的君王仍舊不帶一絲情緒。
手上潔白的長杖化作短劍。
就在震驚之餘,整個海底都市不自然的搖晃,防護罩外的海水染上不自然的深紅。
(我們在等著什麼?)
路卡斯漸漸明瞭內心可怕的預感。
所以他不再移開視線。
然而汐勒遲遲沒有動作,即便已經沒有時間了。
但冰藍的眼睛仍盯著手中的短劍。
(為什麼需要藉由一個人來存續一個王國?)
不是第一次困惑,但汐勒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受。
這一場重要卻愚蠢的祭祀,並不是自己渴望的,也不該發生。
汐勒抬起頭來看向前方的摯友,試圖找到任何抗拒的理由。
然而葛瑞森卻柔和的笑了。
「我們會再相見的。」
感受到冰冷的指尖,冰冷的體溫,耳邊留下對方輕柔的嗓音。
突然的擁抱讓汐勒睜大了眼,亦或是對方堅定的決斷。
劍身沒入葛瑞森的左胸,直入心臟。
沒有血液。
葛瑞森的身軀化作無數光點,消散。
大海逐漸恢復成原本的寧靜。
海族再一次躲過了災難。
星際災。
而魔法使不復存在。
在病床上醒來,路卡斯想起了五年前的事件。
這兩位葛瑞森是同一個人嗎?
路卡斯趕緊坐起身環視周遭,卻發現那位青年早已離去。
(真是太丟人了……)
路卡斯憎恨自己的軟弱,再一次丟失釐清真相的機會。
究竟還要重蹈覆轍幾次,難道失去重要的人還不夠嗎?
苛責自己的過錯,路卡斯屈起膝,將臉埋進雙臂中。
(我不想再這樣一個人。)
內心深處的願望,這次能否被聽見?
路卡斯只能不斷的祈禱。
《不要吃人類》〈三、褐色的髮絲,淺褐色的眼瞳。〉完。

#不要吃人類 #星系故事 #科幻小說 #DnEH
#小說  #科幻  #日更挑戰  #文坑  #怪物世界 
分類:藝文

對創作者最好的讚賞,就是啟發閱覽者對生命有新看法。正在執行【行星星座宮位擬人】的【星系】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日更挑戰#6】DnEH不要吃人類EP2
  • 下一篇
  • 【日更挑戰#8】DnEH不要吃人類EP4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