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幻境史記──封印卡米拉

  兩扇合攏的白色大門,金色線條沿著大門的邊緣蜿蜒向上,看起來像是金色的火焰。
  御風就站在這兩扇大門前,想起和兄長爭吵的事,使得他心情有些沮喪,他告訴自己:「現在可不是喪氣的時候。」他轉身看了看大門之前的白色平台和階梯,階梯似乎是一體成形的,表面看起來十分光滑,完全看不到任何縫隙,這使得御風想起龍族搬山造屋的傳聞。
  龍搬山,御風不曾見過,也不曾聽過身邊認識的朋友或是家人有真實見過,他覺得這只不過是將龍搬岩石的行為誇大了而已。
  御風又看了看階梯的起點,那是一片草地,草地上長著許多由藍綠色往上漸次至白色的草,那是幽靈草,它們的周圍飄著點點白光,他看見幽靈草似乎散發著紫色的光芒,他想起長輩說過,看見幽靈草的紫色光芒是不祥之光,代表著災厄將至,但他覺得,自己將要做的事也不會讓他有多少好運。
  蜀星龍,現在稱霸幻境之地的種族,幻境之地是棲息著許多蟲、魚、鳥、獸和龍的地方,而生為蜀星龍的卡米拉濫殺四方,她說自己希望推翻現有的一切制度,用一個全新的制度取代。
  御風的家族因蜀星龍命河所託,要保護這世上的生物,但他的兄長認為讓家族的血脈延續比較重要,他還記得兄長是這麼說的:「說真的,御風,我認為你不該這麼去冒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和蜀星龍的力量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雖然我們學的法術比其他種族多,雖然我們更懂得運用靈力,但現在世界是由蜀星龍主導的,他們的力量就算無法與神匹敵,但要殺死我們綽綽有餘。」兄長還說了那麼一句:「而且,你是發自內心想要伸張正義嗎?你或許不過是想執行自己的使命罷了,卡米拉的那些思想你或許根本不在意。」
  的確,御風就真的只是想執行自己的使命,但他並不曉得自己為何如此重視這個使命,重視到他都覺得自己似乎不僅僅只將它單純當作使命的地步。
  正當御風沉思之時,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看見了一隻有著寬吻和一對耳朵的蜥蜴走來,那是隻狼蜥:「緋星,你來啦?」
  「是的。」名叫緋星的狼蜥問:「其他夥伴呢?」
  御風望向遠處:「沒看到,應該是要來了,希望不是遭遇了什麼不測。」
  「這可很難說。」聽到緋星這麼說,御風面露憂愁,緋星又說:「擔心也沒用,我們也不宜在這裡太久,等得越久也只是增加更多變數。」
  御風點頭:「也是,說不定他們會伏擊之類的。那麼妳負責突破這扇門,如果她的追隨者攻來,妳盡量托住他們。切記,千萬不要讓任何生物進來,就算是夥伴也一樣。」
  雖然緋星不懂法術,對御風的計劃也十分困惑,但對方可是光元素靈力的權威,況且她知道最好讓對方覺得她十分信賴對方,以免挫了士氣,她語氣堅定地說:「是的。」她面向大門,後退了幾步,而後全力衝刺,碰!地一聲將大門撞開,御風立刻衝進去。
  過了不久,卡米拉的追隨者果然氣勢洶洶地衝了過來,緋星立刻用自己的體型優勢壓倒了許多敵人,再用自己的利齒撕碎他們,她看這敵人的數量,恐怕自己會寡不敵眾,她想,如果能把門關上應該會好辦許多,但門沒有把手,她是蜥蜴,沒有辦法挪動這樣的門。
  緋星想,如果薩姆爾和他的妻子妮莎還在就好了,他們夫妻兩人是NS部落的創立者同時也是首領,原本這場戰役NS部落是要參加的,但在此之前部落卻不幸在部落混戰中被毀滅,部落首領夫妻倆也死了。
  NS部落滅亡後,御風失去了一個主要戰力,儘管如此,御風還是堅持照原計劃的時間進攻卡米拉,有的夥伴認為他他魯莽了,應該要找更多夥伴加入,但御風不曾動搖過他的選擇,最後許多夥伴選擇退出,這讓前景雪上加霜。
  緋星看了一眼天上的星辰,當他們來到這裡已經是半夜了,月亮和星星的位置沒有移動太多,看來時間並沒有過很久,但緋星卻覺得太陽似乎很快就要升起。
  一些聲響漸漸離她越來越近,她從空氣中嗅聞到同類的氣味:「魚尾?」 
  她看見了自己的女兒帶著一些狼蜥前來,他們很快就殺到她的身邊。
  魚尾問:「需要再搬更多救兵嗎?」
  緋星搖了搖頭:「我不希望再捲更多同類進來,我當初也不希望妳參與其中。」
  魚尾想說,難道緋星你不知道再拖下去,不僅僅是狼蜥,更多的生物都會慘遭卡米拉毒手,難道緋星是想犧牲其他種族來保全自己的種族?但魚尾知道現在不是爭辯的時候,她們母女倆繼續並肩作戰。
  而御風一衝進去就想盡快找到卡米拉,他飛進了大廳,大廳的中間以及前、後的走廊鋪著紅色的地毯,地毯上鉻黃色的花紋左右對稱,地板、牆壁由淺灰色的石磚堆砌而成,沿著牆壁,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左、右一對石柱,天花板則是白色的,御風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材料做的,不過應該是某種石頭。 
  大廳內沒有任何蠟燭、火把等照明物,卻十分明亮,御風了看四周,沒有找到任何光源。
  御風穿過大廳,沿著大廳之後的走廊向前,一陣風撲面而來,他看見有什麼正朝自己直直衝來,他立刻向一旁閃避,他感覺到了自己的部份羽毛被削掉一半。
  襲擊他的東西停了下來,他此時才看清楚,那也是一隻飛羽龍鳥,翅膀黑得發亮,他立刻認出那是誰:「鴉翼!我族之恥!」
  對方並沒有言語,在對方周圍的空氣中突然出現黑色的「光」,它們凝聚成劍的形狀,向御風刺去,御風立刻凝聚了自己掛飾上的靈力,讓它們在自己面前劃出一道白色的「刀刃」,擋住對方的攻擊。
  鴉翼在第一次攻擊被擋下後,就自己向御風襲來,同時他那黑紫紅色的「劍」也朝御風刺去,御風一邊躲開鴉翼的襲擊,一邊用白色的「刀刃」抵擋「黑劍」的攻擊。
  「你是想先被制裁嗎?」御風不悅地說:「那我只好……」說到一半,他突然想到,不,不能把力量浪費在這裡,萬一對付卡米拉的時候靈力不足就糟了,只能用另一個辦法了。
  想到這裡,他就用自己尖銳的爪子,狠狠抓了鴉翼的翅膀一下,一些鮮紅的血從傷口滲出,雖然傷口不是很大,也很淺,但他想,這樣就夠了。
  他讓自己的靈力化為一顆顆粒子,讓它們聚集成一顆球,然後朝鴉翼翅膀上的傷砸了過去,然後立刻繼續朝自己的目的地前進,他聽見對方痛苦的呻吟。
  御風想著,靈力粒子應該已經滲透進他的傷口了吧?這應該會造成對方長久不癒的傷害,畢竟靈力粒子在體內是難以消除的。
  御風繼續向前行,最終他來到一扇虛掩的大門前,他從門的縫隙鑽進去,一進去就看見卡米拉,卡米拉的神情十分平靜,彷彿事先就知曉他將到來。
  御風開始佈陣,他在地上畫了一個符文,剛畫好時,卡米拉正向他撲來,他趕緊往右邊閃避,而後正當他要畫下一個符文時,卡米拉從空中召喚了許多黑暗的火球,其中一個砸向御風剛剛畫的符文,符文一下子就被黑色火焰燃燒殆盡了,御風瞬間明白,生為蜀星龍的卡米拉比他想像的強大太多了,他獲勝的概率也比他想的渺小太多了。
  原本他希望能用龐大的法陣來斬殺這個比他大得多的敵人,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這時,他想起臨行前御雨教他的一個法陣,那時御雨說:「如果真的殺不死敵人,就用這個吧,雖然代價不小,但對你來說沒有差吧。」
  御風想,代價還真不小,要奉獻上自己的靈魂或意識,但御雨說的也是對的,對於他自己而言這沒差。於是他又開始用靈力在地上畫符文,這次他將自己的靈魂灌注進去。
  卡米拉試圖破壞符文,但在符文被破壞前,御風就快將陣佈好了,卡米拉見狀立刻用尾巴拍打地面,一排銳利的石錐由卡米拉拍到的地方往御風依序從地面浮現,石錐越來越接近御風,御風一畫完符文就立刻飛了起來,那排石錐到他所畫的符文就斷了。
  御風在空中看他在地面上所畫的每一個符文,正好可以連成一個圓圈,而卡米拉正好在這圓圈裡,他在圓圈的中央飛速地畫上最後一個符文,就立刻起飛,法陣同時被啟動了,他飛到虛掩的大門邊,他感覺一股靈魂被撕裂的感覺爬上了他的脊椎,還沒等到那種痛苦襲捲他,他就感覺自己的意識被什麼東西拖拽走了。
  此時,外面的太陽正高高掛在天空中,在兩扇敞開的白色大門前,站著魚尾和緋星,她們的周圍到處都是鮮血以及狼蜥的屍體,一隻金色的雄性蜀星龍正踩在這堆屍體上,鴉翼雖然極度疲憊,身上的傷也作痛著,但他仍努力支撐著。
  魚尾和緋星突然感覺到背後門口的異樣,金色的蜀星龍也察覺到了,他大喊:「不!」他想衝進去,卻被一股力量擋住,而鴉翼雖然想衝進去幫忙,但他已經幾乎無法動彈了。
  「我們的任務完成了。」緋星說。
  「對啊,完成了。」魚尾說。
  「走吧。」
  兩隻狼蜥拖著沉重的步伐逐漸走遠。
#幻境_無限生靈 
分類:藝文

無限的世界;無限的生靈;無限的故事。這裡是連無,也可以叫連兒、無兒或蓮霧。主要是亂寫亂寫自己開心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