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分享

失智照顧手扎

至今年8月媽媽去失智托老日照中心已經滿3年了,我決定從今年9月開始來寫我的照顧手扎,這是我能為自己想到的唯一抒發出口,所有經歷的苦楚或歡喜只有自己面對自己的文字時才能再次轉換成正能量滋養自己。媽媽被診斷為失智那一年我常常會在趕上班或下班時坐在路邊無助又怨恨的放聲大哭。慢慢的當你把自己收起來想著眼前到底該怎麼做才是對一個不識字一輩子靠勞力養活一家子的媽媽最好的安排時,然後我成了媽媽的最主要照顧者。我的脾氣不好性子急如他們所說的很情緒化,這是我在照顧媽媽這一路上部分家人對我的批評,那麼換你來照顧三年,我想我只會對你說辛苦了或什麼都不必說。然而照顧媽媽的艱難之處並不在這些眾叛親離的孤獨感或照顧本身上面而是在於媽媽有個背後靈這件事,她的背後靈就是她一輩子疼惜如命的大兒子(以後簡稱肖空),一個幾乎十年不工作只想伸手要錢又長期酗酒的酒空。三年來對我沒間斷過的言語暴力肢體暴力行為暴力精神虐待...可能是因為媽媽失智後他要不到錢了,媽媽失智後我晚上會來陪媽媽睡覺他覺得媽媽被搶走了,他覺得他的世界被徹底改變了,而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我來照顧媽媽而演變出來的所以肖空對我懷恨在心且很深。而我為了媽媽只能承受但直到去年我幾乎覺得自己的生命已經有危險,我放在屋裡的東西一直被丟掉,回到媽媽家時廚房放著一把斧頭,我才坐在客廳喘口氣他衝過來手指著我眼瞪的快爆出對著我措幹喇譙,只要我一回去就是叫我滾所有難聽的字眼都來個幾遍 ,叫囂到半夜我們進房睡覺他開始踹房門繼續鬧,早上6點多起床幫媽媽做出門準備時他也開始言語暴力精神虐待,這些照顧媽媽的日子一直這樣持續著,於是去年2020年的11月我去法院申請家暴令。今年農曆年前的一個下午要帶媽媽去醫院住院開刀,出門前肖空又開始暴力叫囂我心想反正等下要去醫院了不然就來打一架吧,扭打中媽媽為了保護我被肖空推倒然後整個人撞到牆,頭撞到叩了一聲,我含著淚帶著媽媽坐上計程車奔往醫院,那個冬日午後冬陽燦爛奪目滲透著我嘴裡的血腥味,一滴一滴像冬天的陽光一樣溫柔。故事架構大致如此,開始紀錄下這些故事給自己看吧,似乎置身事外一般。
#媽媽  #失智  #托老  #日照中心  #經歷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