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探路客與我〜發於一百篇的雜感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這篇文章,是我去年11月17號寫的,本來打算作為進入探路客兩個月的紀念。但後來我發表了另外一篇,這篇寫到一半,就被鎖在記憶的箱子裡。今天重新整理一下,讓它見世。
去年發了這篇
在看不見摸不著之間、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網路方程式 @小太陽的星與心 - 探路客 部落格 (timelog.to)

這是我的第一百篇文章,發表在九月十七日前夕,我進入探路客滿一年的日子。就當lucky number 1,好運連三,ㄧ個充滿幸運數字的紀念。
(這張專輯挺好聽,大家不妨聽聽)


9月17號(還沒到,大家將就點🤣)
這是我進入探路客滿一年的日子。
我要用特殊的方式來紀念它。
就來說說、我與「寫」的緣分吧。

也許我喜歡寫作,寫作也不討厭我

睽違15年,我又重新拾起部落格。正確來說,應該說我沒有寫過部落格。如果以前MSN的時代,那個算的話。
說到寫作,國中時,班導總是抓不到參加作文比賽的人,這是個沒有人要做的苦差,在升學班裡,去參加作文比賽是吃力不討好又浪費時間的事情。
但自從被抓去參加過一次以後,不知為何,往後的每一次都是我。
但老實說,我還蠻喜歡去參加作文比賽的,因為那樣可以不用上課。我圖的是這個。(哈)
就好像小時候最喜歡的作文課一樣,天馬行空、肆意揮毫、想像無限,樂趣無窮。
我小的時候總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我的國文老師也從來沒有限制我或著是引導我,應該寫些什麼樣的文章。他總是讓我自由發輝,不吝惜給我鼓勵與讚賞。除了錯字太多這件事情讓我的老師很傷腦筋以外。
我的伯樂老師還推薦我去參加校園文學獎,我也不負他所望,抱回了大獎。我還記得、我那時16歲,寫的是一個抗戰時期,一對母子的故事。可惜,搬家多次,原稿佚失,要不還想貼上來回味一下呢。
除了校園文學獎以外,還可以提得上檯面的,應該是北區聯招,人生苦短,就請容我自滿。我的作文分數是46.5分(滿分50分),如果連招只考作文,我當年不是文狀元,也是榜眼或探花了吧!對沒有成就也沒有樂趣的歐巴桑我來說,如果成就是用分數來評斷的話,那就是我寫作人生的高點。(我記得當年的聯招作文題目,好像是什麼「土」?一個字)
想當年,坐在我隔壁的男同學,他的北區聯招作文分數是19分。我的作文分數足足多了他近30分。但是,他當年考上建中,而我沒有考上北一女。說這北一女,是故意要跟他考上的建中對比相提並論,其實,人生就算讓我重跑一遍,我也絕對考不上北一女的,這一點,我自己清楚的很。
偶而,我的文章也會出現在雅虎論壇,我的好友あき幫我引薦的,剛開始,我一直很好奇,那個客座專欄作家到底是誰?後來才知道原來就是我。(現在雅虎論壇縮編了,已經沒有繼續刊登了)
我還記得我國中時,很喜歡讀醫療散文,那一陣子,醫療散文非常流行,很多醫學院的學生都在寫文。比方說像侯文詠,還有一位醫學生,他也是非常擅長苦中作樂,將醫學院的事情寫得非常有意思。(他的大名我忘了,他醫學院畢業以後好像就沒寫了)
我記得他說這,每天有唸不完的醫學書,上不完的實習課,壓力如山大,但只要提筆寫作爬格子,就感到心情輕鬆,萬般壓力都消失。
國中的我,對這番話還沒有深刻的體驗。只覺得累的要命的話,連睡覺都來不及,誰還有時間爬什麼格子啊?我不說那醫學院學生作家神奇,他對當時的我來說,根本神經啊!
但是現在,我半夜睡到一半,想到什麼好句子,還會爬起來開機,摸黑趕快記下我的靈感。就算三更半夜了,就看到我在黑暗中靠著手機的光亮,一個人猛打猛打。寫完後,帶著我的黑眼圈,滿足的再次進入夢鄉。
我開始體會到當年那個醫學生作家的心境了。
我想,寫作就是,自己和無臉男的電車旅程。
部落格 探路客 一百篇 紀念日 山河令專輯

寫作就是,自己和無臉男的電車旅途(這個小千不是我,是洋平)


棄筆已久以後,發現探路客,仿若發現人生的新大陸
二十年後,沒有想到在我離開學生生活那麼久以後,離開台灣那麼久以後,不說中文那麼久以後,還能再重拾當年寫作的樂趣。某個層面上,我必須感謝探路客,介紹我探路客的あき,讓愛寫的人有一片發揮的天地。
剛開始,我像尋尋覓覓終於找到殼的寄居蟹一樣,瘋狂的狂搬我以前的文章。一天之內全部貼完,搬完家後,充實感與滿足感滿溢我心,真是太開心了!
後來,人總是貪心的,當初搬完家的喜悅已經不能再滿足我了。探路客除了讓人寫得充實滿意外,「看」也是一種不亞於「寫」的獲得。到了探路客兩個禮拜後,我爬出我的殼,開始看別人的文章。有許多非常有才華的大作,在我眼前交織飛奔,看得我眼花撩亂,心靈的收穫總是滿滿的。
當我是寄居蟹的時候,我寫我的、我看我的,我在我自己的世界。
當我爬出來的時候,我開始希望得到大家的肯定與讚賞。在這裡一段時間後,透過留言與聊天的方式,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也都不吝惜給我支持與指教,令人感銘肺腑。太多太多熱情與暖心的探友們了,我就不一一舉出名字了,我不說出名字,一方面是因為好探友太多太多了,另一方面是,我不說出名字,這樣這些探友有一天離開的時侯,我比較不會難過。
因為這一年來在這裡和大家交流與溝通,交換各種資訊與情報,我覺得我最近懂了好多台灣的東西,一種近鄉情卻,陌生的違和感也消失了。
我記得我前兩年回去台灣的時候,一個人到便利商店去買咖啡,我點了一個小杯美式熱咖啡,店員在忙,我隨手翻閱著雜誌。不久,店員扯著嗓子大喊,「ㄖㄜˋㄇㄟˊㄒㄧㄠˊ好了!ㄖㄜˋㄇㄟˊㄒㄧㄠˊ好了!」
我耳朵聽到這個聲音,百分之兩百一點都不覺得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心裡第一個反應是,
ㄖㄜˋㄇㄟˊㄒㄧㄠˊ是什麼ㄒㄧㄠˊ??這個店員怎麼好像在罵髒話呢?)
抿了一下嘴,投給一個厭惡的眼神,繼續看我的雜誌。三秒後,店員的叫聲如雷貫耳,好像要掀了便利商店的屋頂,
「小・ㄐㄧㄝˊ!妳・的・美・式・熱・咖・啡・小・杯・好・了!!!」
蛤?我嗎?我比了一下我。店員已經受不了了,投給我一個,「對!就是妳!」的表情。
啊……我剛還自以為正義,給店員亂丟衛生眼,這下糗大了!
前幾年換了智慧型手機,當然我一開始就是日本手機日文版,剛開始我到台灣時,我連藍芽、雲端都聽不懂。娃娃菜?飲料芝芝?人設?嫑?水管?藍瘦香菇?明明每個字都是中文,可是我沒有一個字看得懂的。
但最近混了一年探路客以後,我知道現在台灣流行吃什麼,喝什麼,玩什麼,音樂、電視、藝人、用語…多多少少,託大家的福,我終於知道大家在說什麼了,以後不會發生「ㄖㄜˋㄇㄟˊㄒㄧㄠˊ」事件了。
除了生活智慧王的新知識以外,還有好多小時後的記憶、塵封在心裡的懷舊、歌曲與音樂、藝人跟書籍…,再再撩起我失落在台灣的回憶,探路客,真是多年之後又重新開啟我和台灣的連結。每次來到這個園地,聊天、講話、交換情報、安慰別人也被別人安慰:鼓掌他人也被他人鼓掌,好像一個精神的加油站,為我充電打氣。
最後,探友百百種,部落客千萬型,心靈派和資訊派我總是屬於前者。從頭到尾,我就是靠一個feel走天下的人,我不說為什麼,因為我就是喜歡你(あき、探友們與探路客)。自己的部落格,不能寫內心,或是不好意思表達自己,那還有什麼好寫的呢?
所以,我暫時還會在這裡繼續長篇大論,寫到哪一天我彈盡援絕,才思枯竭為止。
大家對於部落格,對於探路客,對於寫作這件事,又是怎樣的想法呢?希望大家都誠實面對自己,在這裡開心的寫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完)
#部落格  #探路客  #一百篇  #紀念日  #山河令專輯 
分類:心靈

定居日本的喜歡言承旭的假太陽。興趣是寫作與天馬行空式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口譯之路
  • 下一篇
  • 我的醫院二三事    我的新人們、大齡小甜甜和美軍的後裔?(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