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為什麼人們喜歡檢討被害者與弱勢者 – 你看見,道德的高位了嗎?

﹝帝﹞
蓮座:你上一次有所保留,我想這次部分的東西應該可以提及了。
狼心:那會是什麼?
蓮座:背後的其他元素,以及上次仍未談清楚的部分。
狼心:這說來和近期事情有關,我猜,你對此或許有些疑惑。
蓮座:我確實有些不解。
狼心:關於何處?
蓮座:近期似乎有一些聲浪出來批評抗爭的一方。
狼心:而這令你難以理解。
蓮座:並非全部。如果是既得利益者出來反對,我可以充分理解。如果人們只是稍微批評,我也可以理解。我所不能理解的是,非既得利益者,卻像批評罪大惡極之徒一般,來批評為非既得利益者們自身爭取權利的抗爭一方。
狼心:我能理解你的不理解。
蓮座:而我猜測這跟你先前的保留有關。
狼心:的確,讓我們從較前面開始,常見的批評性侵受害者與近期學生不讓座的案件。
蓮座:你先前提及這與幸福國度的道德,一如他們的世界觀,一樣廉價有關。
狼心:是,但僅僅是廉價,人們更應該廉價地批評加害者和全車廂的人才是。
蓮座:所以在背後有其他的元素。
狼心:是,想像一下,這些人被批評的點如何?
蓮座:自己不檢點,與學生的樣子。
狼心:而批評者在這當中的地位如何?
蓮座:嗯,是指導者,是道德的代理人。
狼心:這便是事件的關鍵。幸福國度的主流人心,選擇批評某一方而不是另外一方,他們在心理上付出的代價與承擔,和獲得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蓮座:哦,而依你先前所提,幸福國度的人們會在這當中選擇最能廉價獲得心智好處,投機與附勢的道路。
狼心:是,這次的案例裡,批評加害者和車上其他人,不會顯得自己比較高尚。甚或是,如果你批評的是有勢者或者是整個系統,你得要承擔更大的代價,去面對比較強的對手與更複雜的問題。然而如果你批評的是受害者和學生……
蓮座:人們在道德上的地位就顯得高大,那種循著類似社會教條而來,廉價的高大,卻不用去面對真正解決問題的代價。這對外呈現出來的結果,即是那些有美德的人去批判沒有美德的人,是那些高尚的大人們在教導學生們該有的樣子。
狼心:至於事件真正的模樣,那些真正該被譴責的人,以及是否真的需要讓座,車廂上其他年輕力壯之人為何也沒讓座,與發生問題時的系統性解決方案,這些都不是那些人心真正在乎的事情。他們所在乎的是,如何在批評中,彰顯自身。正因如此,人們選擇批評的對象才會針對消費者,被害者,弱勢者,因為只有弱勢的被批評者,會無從反擊地給予這些批評者自身高大的心理快感。
蓮座:也就是所謂心理上的利益最能藉此廉價獲取與投機的對象。
狼心:是,你開始明白了。記住這件事情,人們終有所求,不論是實質利益,還是心理利益。是利益驅動著人類的欲望去如此行動。那些做出無私或犧牲行為的人,也同樣是因為這樣的行為能讓他們獲得心理利益。
蓮座:嗯,人們終有所求,與整個欲望的模型。
狼心:是,但同時你也必須分辨一件事。
蓮座:為何?
狼心:心理的利益,本身並不代表壞處或邪惡。同樣是心理的利益,有人因此約束自身,無私奉獻;也有人據此彰顯自身,並批判弱勢。前者正因為他們選擇了這樣的心理利益道路,而值得我們尊敬,值得我們稱呼他們為真正的善良。
蓮座:嗯,善良。
狼心:是,你將會注意到一點,那就是幸福國度教條式的道德,和真正的善良是脫鉤的。
蓮座:聲稱道德的未必善良,反而可能據道德為己所用,彰顯自身與壓迫他人。
狼心:所以你看到了嗎,幸福國度的道德,在很多人的使用方式裡,從來就不是承接他人的溫柔,而是壓迫異己,遂行意志的不一標準。很多人口口聲聲道德,但其實對道德的概念和思想掌握卻極度薄弱;其信念內部體系的一致性與對罪惡的權衡也不足夠。
蓮座:這就是他們總能批評受害者和弱勢者的原因,因為道德也是他們心理上投機和附勢的一項領域。
狼心:是,至此我們可以回到近期的事件了。
蓮座:人們對抗爭方的批評,力量甚大,遠勝過佔據資本卻放任缺工不便的資方;對小正義小道德等教條式的批評,也遠勝過對既得利益無良者造成人民與勞工損害的批評。
狼心:你現在應該較為理解這是怎麼回事了。
蓮座:選擇對心理利益最好的道路,選取哪一種立場能更廉價地批評與壓迫他人,而不用去面對有權勢的對手和複雜問題的解決思考,就會是他們選擇的道路。
狼心:是,批評一池骯髒的水未必會顯得自己很高尚,但批評較無缺點與較弱勢的人卻可以。人們也總不用去權衡罪惡的大小,因為這本身也需要付出代價去應付,反倒是教條式的小正義小道德好上手。
蓮座:所以在幸福國度裡,被人騙是自己笨,被人性侵是自己有問題,學生的小道德重要無比,而師長和更多政府企業高層骯髒污穢只是社會的常態;被人欺負最好不要反擊,反擊會遭人批評太過激烈;政府和資方剝削勞工罪惡難以看見,但勞工抗爭卻造成全民不便和眾人損失。
狼心:是,最後讓我再提一個概念,是什麼讓這些人在這所有行為當中,令眾人與自身利益受損害人害己亦無妨呢,是因為他們獲取了別種的利益。一種心智的實體,一種心智的利益,在那些社會與人們的互動和回饋當中流動,而需求者貪婪地攫取。對於這心智實體與利益,我個人有一個專有的名詞來稱呼它。
蓮座:是什麼?
狼心:你看見,道德的高位了嗎?
……
哦,哈,道德的高位。這名詞顯然是狼心所提,並非眾所皆知。但相似概念並不少見,而你更是早已熟悉與應用多時。正所謂,要如何讓攻擊從罪惡較大的地方轉到較低的地方,要如何讓人們違背自身的利益去指責替自己爭取權利的人呢:一種方式就是依靠道德的高位。
讓人們更喜歡批評弱勢,而不是起身對抗強權。讓人們在眾人都一樣時,對此心安理得並正當化自身這種傾向。
所以,政客或資方出包的時候,大家都會犯錯嘛,世界就是這樣嘛;理想性高的人參政或出來抗爭的時候,不是聖人怎麼可以出來呢。理想人士做的任何事都可以說是作秀,但有權有勢的政客做什麼骯髒齷齪之事,可都是為了國家大利和建設。
挺有趣的不是嗎?在幸福國度這種地方,權力越大,責任越小,道德要求越低。
乃至這次,你要如何讓一個完美,有正當性的事情,失去正當性或產生缺口呢?你必須先讓事情發生,讓抗爭和罷工發生,讓素人去出風頭,讓那些高談論述之人,自以為正義的樣貌有時間惹人厭惡。然後,道德的犬群就將按耐不住。
加之更早的時候,因那獵巫和歸咎的方向還不甚清晰,以及人間的溫柔包覆住某些事情,這使得道德的犬群難以施力:哎呀,看見有瑕疵了,卻又不能大肆批評,箭矢的標的在那裡呢?可真令人難受,不是嗎?然而這種欲望並不會因為標的不明顯而消失,相反地,積累的窒悶會讓今日道德的犬群更加飢渴與狂亂。
是以,如今你的動作就是去創造出一種,最容易廉價批評,批評這些最能顯示自身高尚的標的:不方便,影響商家,影響孝子,學生本分,抽菸喝酒比中指,過激動作,焚燒與砸雞蛋,沒禮貌,再加上最重要的,驕傲。是的,幸福國度的人們往往不願承認自身的無能,最喜歡棒打出頭鳥和批評有所為的人太過驕傲。因此,你高舉驕傲之名,搭上那些容易批評的標的,當這所有集合都出現在一起時,道德的犬群就將餓虎撲羊。
這當中挺有趣的是,很多事情甚至不需你的介入,世人將會自動這麼做。你只需在關鍵之處做一些導引,其餘不需太多操作,更多將是人們心甘情願樂於如此。事實上,今日幸福國度會走至當前境地,並不只是各種政經國際情勢交互影響之結果,文化面的因素也是重點。如果一個地區,每當有人想改善什麼,總會有一群人出來佔據道德高位指責想改善的一方,那這地區要往好的方向移動通常難度更高,眾人的權利也更難爭取。
而要如何讓人們對有正當性的事情提出反對,如狼心所說,人們終有所求:如果要讓人們違逆實質的利益,那你就必須給予他們心理的利益,在此即是,道德的高位。這人世間,沒有什麼人是聖潔無暇,時間拉長,暴露增多,再怎麼完美的可能,都可以被道德的高位挑剔。而幸福國度廉價的世界觀與道德從不要求自身立場和哲學系統的一致性,也從不要求權衡罪孽的大小。毀壞國家與亂丟垃圾同樣罪惡,凡非聖人皆邪佞。在幸福國度,一旦被發現有可以說嘴的地方,道德的犬群便會立刻出籠。但若隔一段時間發現對立立場也有道德高位時,這群人也會馬上變更立場。先前所有說過的話語將可以立刻作為現今的對立,自相矛盾所在多是。
然而,如果人們會如此轉向,一個操作者需要擔心嗎?不,你並不擔心他們後續可能的轉向,因為這第一波道德高位只是用來鑿出缺口。一旦缺口出現,更多批評者將循血腥味而來,後續更多操作就可以展開。這才是今日的重點。同樣,你也不在意現在批評的只是一小撮人。因為這些批判不會隨意消失,只會隨時間潛藏起來。當日後人們需要的時候,他們自然會拾起諸多昔日的語言。
至於現在,壓力已經開始轉移到抗爭一方,你只需等待他們如何回應,然後對應調整操作。如果沒有特別意外的話,抗爭方的反應也應該不脫你先前思索的可能演變。而這還只是前菜而已,你為此所準備的下一波,那真正的重頭戲,才正要登場……

註:道德的高位與道德制高點有所不同,至少在我心中是如此。道德制高點指的是辯論的位置,以道德為至高超越其他論述的位置,關乎的是辯論的心態;而道德的高位指的是人心實體,那在社會與個體的人心中,將道德轉化為價值和心理利益,可供追求,可供滿足,可供壓迫他人的人心內容實體。這一實體,在社會上以及個體心中都存在。
以此例來說,當道德的犬群在以道德之名指責他人時,他們心裡所獲得利益,即是道德的高位。他們從社會環境中擷取的回饋,那在社會中鼓動著人們去追逐以道德之名批評別人的,也是道德的高位。而道德制高點,並非用來描述滿足人的心理實體,而是對這些人覺得高舉道德就能指責一切,勝過一切之此類現象、心態和所站觀點的描述。
台灣 台灣人 政治 社會 道德
#台灣  #台灣人  #政治  #社會  #道德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愛情的模樣,與2019 HBO Watchmen影集(有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